愛之谷愛之谷

小東西才幾天沒做就濕成這樣,你可真是個小騷蹄子

小東西才幾天沒做就濕成這樣,你可真是個小騷蹄子

在一處早餐店里,我細嚼慢咽著依然燙嘴的小籠包,一邊緊了緊懷里的 十萬塊錢,一邊在回想這整件事中的種種歷程。

   從一開始知道被騙,到最后忍辱負重,又幾經辛苦用盡手段,才終于將這十萬塊錢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經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辦法去補救。

  要不是找到了 趙飛羅筱,只怕我現在要么被迫簽字,要么就已經跟徐浩和 梅香撕破了臉皮,不管是哪一種, 房子都不會是我的,懷里的這些錢也不會是我的。

   我一邊在檢討得失,一邊又不禁生出些許慶幸,以及報復后的愉悅感。

   最后的最后,這錢還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還要分成兩萬塊給趙飛他們,我依然還剩下八萬。

  十五六萬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錢,教訓雖然慘痛,卻總好過什么都沒有。

   而且我的手腳也做得干凈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這錢被我掉包,以后也不會再回來,更別說回到村子里去。

   給她的那些錢,除了第一張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給死人花的冥幣,是羅筱和趙飛之前就已經幫我準備下的,一是怕黃彪他們事后可能翻臉,二就是為了應付梅香。

   梅香最后還是選擇了背叛我,雖然一個女孩子帶著一千多塊錢去往另外一個陌生的城市只怕兇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總要自己承擔,我給過她機會,她自己不自愛又能怪得了誰。

   “一千塊錢就當我買了你的處女膜吧。

  ”我不無惡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動著一陣陣莫名的快意。

   老實人不能總是受欺負,真的逼急了,也是會跳起來咬人的。

   對面 銀行的門已經開了,我吃下最后的兩個小籠包,又把豆漿給喝了,結了賬后便帶著十萬塊錢邁步走入銀行。

   銀行的柜員也才剛剛開始上班沒多久,這是一家支行,規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門口有保安站著, 讓我更多了幾分安全感。

   因為來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辦什么業務。

  ”窗口坐著一個打扮的極為精致美麗的女子,她穿著銀行職員的職業套裝,銀行規格高,紅黑相配的套裝倒有點像是空姐的衣服,讓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個 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過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極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著情意綿綿的秋波。

  她皮膚白皙,膚如凝脂,一張小嘴畫著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雖然是坐著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纖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著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應該也是極好的。

   還真是個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來,還真的就是一個村姑。

   我心里不自覺的做著比較,卻也總是有種異樣的錯覺,眼前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見過,可偏偏她這般俏麗精致的都市白領范麗人,我以前應該沒有接觸過才對。

   “這位先生,你到底要辦什么業務”見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開始不耐煩起來。

  “哦,我要存錢,你幫我重新開兩張卡啊不,三張,你幫我開三張吧。

  ” 女人職業化的笑笑,但低下頭時,還是讓我聽到了她聲音不大的抱怨:“錢沒多少,卡倒是開的不少,真當自己是誰啊。

  ” 我的臉微微一紅,好在我人長得黑,皮膚也粗糙,倒是沒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開一張也行,就幫我開一張吧。

  ” 開三張本來是準備直接給趙飛和羅筱一人一張銀行卡,但我后來想了想,這些銀行卡都要實名開具的,我隨隨便便把我的銀行卡給他們,好像也不太好,為免了以后麻煩,干脆還是給他們現金好了。

   但我這想法這銀行里的女人卻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煩了些,語氣都變得有些沖:“到底是三張還是一張,你想清楚了沒有” 我老實道:“想清楚了,就一張。

  ”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 “存存八萬吧。

  ” “多少” 女人驚呼了一聲,隨后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忙收了聲。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著的臉上倒是擠出了一絲笑:“看不出還挺有錢的,現在的農民還真是厲害。

  ” 她似乎是在自說自話,我裝傻聽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覺得她笑起來挺好看的,或許她是被我有這么多錢給震住了,錢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錢腰桿子就挺的起來。

   女人開始熟練的幫我辦卡,看著她清新動人的模樣,我的心倒是有些癢癢起來。

   以前電視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錢了,女人自己就靠上來了。

  會不會我現在有錢了,這個銀行里的女人,也會看上我 看著她的櫻桃小嘴和那銀行柜員制服下飽滿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陣燥熱,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 騾子,這會竟又不知死活的開始蠢蠢欲動。

   點鈔機嘩嘩的點著錢,很快,清點完畢,她又讓我連續輸入幾次密碼后,便把辦完的卡給我遞了過來:“一共八萬塊錢,你拿好了,以后取錢可以去銀行外面的取鈔機上取。

  ” “我知道的。

  ”我伸手過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膽的趁機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嚇得忙縮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時胡亂發火,瞪了我一眼,帶著火氣道:“你的卡已經辦好了,如果沒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 生氣都這么好看,果然是鎮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或許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當真有錢就變壞,現在的我,似乎的確變得大膽了很多。

   雖然心中有念想,但我這會還有其他事,自然不會真的精蟲上腦去做出什么蠢事來。

   很快我便離開了銀行,帶著兩萬塊現金和新辦的銀行卡去找趙飛和羅筱,只是這會的我卻并沒有察覺,那柜臺后的美麗女人,在看著我離開的背影時,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個小時后,我敲響了趙飛家的門。

   門開,但出現在門前的不是趙飛,而是羅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紅色的睡衣,睡衣單薄的都幾乎半透明了,透過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羅筱里面穿著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戀多年的對象,我目光癡癡的望著她美好的身體,一時間竟是忘了掩飾。

   “哎呀,來了怎么也不說一聲。

  ”羅筱臉紅紅的忙用手擋住前胸,作勢就要往里面走。

   “騾子來了啊。

  ”趙飛從身后將羅筱半抱在懷里,見羅筱掙扎著要去換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沒露點。

  騾子是自家兄弟,就這么穿吧,沒事。

  ” 說著,一邊把我讓進屋,一邊拉著羅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羅筱將一個抱枕拿來抱在懷里,這才感覺好些。

   一旁的趙飛搓著手,滿臉是笑的看了眼羅筱,揶揄道:“我就說吧,騾子最講信用,肯定不會騙我們的。

  ” 羅筱同樣心情很好,嫵媚一笑,如同花般燦爛:“昨晚又是誰整晚都睡不著覺來著,現在還怪我嘍” 此刻穿著居家睡衣的羅筱,卻不知道自己這會有多么迷人,她慵懶的風情和嫵媚的眼神,都讓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動。

  但有趙飛在旁,作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沖動,心里更是暗暗告誡自己,趙飛他們這么信得過我,我要是還對羅筱有不軌之心,豈不是當真豬狗不如了 正當我正襟危坐時,趙飛卻突然開起玩笑來。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個男的都會睡不著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覺抱著你玩。

  你說是吧,騾子” 趙飛這突然而然的曖昧玩笑,說的我一愣,旁邊的羅筱則沒好氣的啐了他一口,嬌嗔著怪他亂說話。

  偶爾飄過來看我的目光,卻是嫵媚嬌俏的讓我忍不住心頭發緊,忙低下頭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騾子還害羞了。

  騾子你不都嘗過女人味道了嗎,怎么還那么老實,你倒說說,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樣,昨天我撕她衣服時,別說另外那兩個哥們,便是我看著都有些眼饞。

  ” 她自己似乎也不認識李勛,但是也聽過他的名字,為什么他會叫到自己呢?這令何雪新很好奇啊。

   辦公室 教室h師生文如果吃飽了的話,我就先收拾一下桌子了。

  為什么每次我一提到 哥哥的父親,哥哥的臉色就像變了一樣,不想回憶往事的樣子。

  這里的話,你感覺怎么樣。

   無限推到小蘿莉.....對不起?那就更難辦了,你是個無能力者,長得又丑,身材還差,賣也賣不出個好價錢,該怎么辦呢?不是的...... 我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來。

  話說回來,我的抱枕呢?不會是因為剛好在那個 分界線左邊所以被消失了吧,唔,這個拼接的組成究竟是按照什么來定義的?我的身體明顯超過了那個分界線,卻沒有哪里不見掉,估計是用某種很模糊的概念?是只要求將兩個房間組合在一起記好了,并(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確保活物的完整?畢竟被褥確實是只有一半,床鋪看起來也像是強行組合的,連高度都不是很平齊…辦公室教室h師生文就是這玩意給他的勇氣嗎?我要去買點吃的。

  其實那是接發……我也是留到肩膀就覺得難受就剪了。

  分解機可是外出 的人必備的好東西。

  辦公室教室h師生文她涂著淡紫色的眼影,像她這樣的人我只有在時尚雜志上面才能看到。

  就為了這種可笑的理由。

  看起來你這個文科第二還是有點用的嘛,舉一反三不錯嘛。

  林婉瑩不禁朝后退了兩步。

  走回病房,外婆交待了房子 的事

  和你有什么關系啊!班長大人!御風一字一句的說。

  但為了不會被別人有機會注意到這里出現了其他陌生的人,起碼把愛麗絲幻化成我而能夠混過去。

  主人已經一千多魅力了呢!蘇睿聽到之后就愣住了怎么長的這么快啊,剛才過去的路人不到1000吧?無限推到小蘿莉育才主場,對方條件有限,需要男隊先打,女隊后打。

   顏彥的哥哥需要錢找她給辦學生貸,后來拿不出錢還,顏彥相信了當時的一個室友的賺錢路,徹底走了歪路。

  辦公室教室h師生文終于將兩只襪子脫完之后,子逸已然是心潮澎湃。

  和我說一下江婷的事唄~午餐期間,我就是收到了一個令我及其難過的消息老媽手指點頭,做出一副很困擾的表情。

  絕對會追上你們兩個的刃尖穿透皮膚表層深入進去,雖說不是第一次嘗試這種滋味,不過這種差勁的體驗還真是糟糕。

  什么看哪邊?你不會是想趁我轉身的時候又突然在我耳邊大喊吧?然后松開了那只手,快步走向出口,走到她看不到的地方,舒了口氣,擦了擦頭上的汗,又咬住了牙,干嘛那么生疏啊,咱倆不是夫妻未滿炮友之上的關系嗎?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188238.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8677976.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42692.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1993837.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637939.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655356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750170.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326048.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96297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221233.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pM7zK/LOkJR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