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臺灣 口交

臺灣 口交


一個,兩個,三個,在猛烈的撞擊下,他解開了所有上方所有的扣子,而那完美而又呼之欲出的山脈徹底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種隨著節奏不斷晃動的樣子,讓 陳凡感覺更加的強烈了。


  他加快自己的速度,幾乎是用環抱 渡邊優美的雙手將她整個 身體提起又放下,那種被束縛著不斷加速的感覺讓渡邊優美完全無法抗拒,完全的融入了進去。


  “你 太厲害了,陳凡桑,我快不行了……”渡邊優美語無倫次 的說著,聲音也隨著不斷進行越來越放開。


  兩人此時徹底將還在這個屋子里的倉佐 梨音和睡在臥室中的 渡邊一郎拋在了腦后, 沉浸在了瘋狂的快感之中。


  陳凡晃動著頭,不斷擠壓著渡邊優美胸口,而這時候,渡邊優美也放(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下了最后一絲的矜持,雙手放到身后解開了最后一層的障礙。


  那可愛的粉嫩暴露在了陳凡的眼前,仿佛是在勾引著他,讓他好好嘗一嘗那令人神往的味道。


  陳凡沒有客氣,一個低頭直接探了過去。


  這時,渡邊優美一聲聲嘶力竭的叫喊,充分詮釋了那上下翻飛如同進入天堂般的感覺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妙。


  但她卻不知道,這一聲也讓身后趴在桌上的倉佐梨音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這是什么聲音,為什么這么的……她稍稍恢復了一些意識,但因為醉酒而無法動彈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


  她努力著想要抬起眼皮,而她在嘗試了好幾次之后終于成功了,換而傳來的是直沖頭頂的醉酒之后帶來的疼痛感。


  頭痛讓她無法忍受,差點因此再睡去,但她的本能告訴她,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她通過透進瞳孔的光線,不斷聚焦,終于在努力之后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場景。


  她整個人都震驚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為什么陳凡會和自己男朋友的姐姐在餐桌上做這樣的事情?優美姐竟然如此的享受,竟然露出了這樣的姿態?這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渡邊優美的另一面,那完全被陳凡掌控,沉浸在無盡快感之中無法自拔的樣子,與她平常的氣質完全不符。


  陳凡是有多厲害,能夠讓優美姐露出這樣的表情啊!倉佐梨音徹底呆住了,半睜著的雙眼一刻不偏移的直直的盯著這香艷無比的場面。


  而因為太過投入,被渡邊優美完全擋住了視線,陳凡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和渡邊優美的一舉一動都被倉佐梨音看的清清楚楚。


  因為是第二次,他出乎意料的持久,根本沒有要繳槍的意思。


  在一陣猛攻之后,渡邊優美身體一顫,整個人死死地抱住了陳凡。


  陳凡知道,渡邊優美這次是真的踏入了頂峰。


  他慢下了自己的動作,十分嫻熟的在她皮膚的每一寸輕吻著, 右手還不停地揉捏著那令人愛不釋手的柔軟。


  “這么快就去了,優美桑你真是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啊!”陳凡笑著輕輕說著,而這話語不斷地刺激著渡邊優美,讓她再出了快感之外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屈服感。


  這種感覺換做其他時候會令人非常的不爽,但在這種情況下,卻意外的讓那份感覺有了更好的延續。


  她有些害羞緊緊抱著陳凡,將頭架在了陳凡的肩膀上,不讓陳凡看到她此時此刻的表情。


  “討厭,別說這些話,真是羞死人了……”“別急,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說著,陳凡撫了撫她柔順的長發,然后在不離開的情況下,將渡邊優美整個身體抱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倉佐梨音一下子愣住了,變得不知所措了起來……怎么辦,現在自己該怎么辦?除了內心的震驚和慌張之外,倉佐梨音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慢慢的發生著一些變化,那潛藏在身體中的記憶慢慢的被喚醒了。


  她想要閉上眼睛,但心里卻有舍不得錯過任何一幕。


  本來陳凡懷里的那個應該是自己,但是因為一些意外……想到這,倉佐梨音真相狠狠的給自己一個巴掌,讓自己清醒一下。


  明明不久之前才在臥室中下定了決心,以后和陳凡保持好距離,不在做出這么出格的事情,但現在僅僅是因為這個畫面,她竟然又有些忍不住了。


  自己就真的是這么一個無可救藥的女人了么?她一狠心,閉上了眼睛準備試著繼續睡去,但與此同時,她 聽到了渡邊優美再次發出了聲音。


  “這不好吧,有點……啊……”倉佐梨音再次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就在不遠處的沙發邊上,渡邊優美雙手撐在了沙發的扶手上,整個人站直著雙腿微微岔開了一些角度。


  那完美的身體曲線配合著前方微微前后晃動的山脈,簡直太過誘人。


  而陳凡也沒有一刻的停頓,直接站到了渡邊優美的身后,雙手狠狠地排在了她豐滿翹立的臀部上,并用力的抓了一下。


  隨著渡邊優美那聲叫聲,陳凡再次向前一挺。


  能看到,此時的渡邊優美幾乎已經說不出話來,整個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她緊皺著眉頭,嘴巴長得很大,不停地深呼吸著。


  光是這樣,她就感覺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很難想象這個時候陳凡如果直接進攻的話,自己會是怎么樣的一個感覺。


  她再次慌張了,右手抵著陳凡的身體,一副求饒的樣子。


  “別了吧,我可能……”話還沒說完,只見陳凡笑了一下,抓著她兩側胯部瘋狂的搖動了起來。


  渡邊優美并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表情到底是多么的犯規,又會讓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迸發出怎么樣的獸性。


  “啊……”渡邊優美大叫出聲,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剛剛到底頂峰之后,她的理性恢復了一些,此時她意識到了自己的聲音可能會吵醒還在屋子里的其他兩人,便做出了這樣的動作。


  但這并沒有持續多久,那夸張的感覺直擊著她身體的每一處,她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此時已經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甚至連站著的地面都感受不到了。


  而她僅能感受到的是那襲遍全身如同觸電一般的酥麻感以及身后陳凡無比熾熱的體溫。


  這太厲害了!不僅是渡邊優美這樣想著,連在一旁偷看的倉佐梨音都如此感嘆道。


  她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同化了一樣,那空虛的感覺讓她甚至忘卻了自己醒酒之后無法忍受的頭疼感,用沒有什么力氣的手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下方。


  陳凡桑……她滿腦子都是剛才自己所經歷的場景,那每一次就差一步的時機讓她對此時的渡邊優美產生了極強的嫉妒心理。


  她多么希望那個站在陳凡身前 的人是自己,那自己該會有多么的快樂啊!一邊想著,她的手指一邊撥動了起來。


  酒精帶來的麻痹感讓她變得更加敏感,雖然平常她沒有少做這種事情,但在這種情況下,她的感覺異常的強烈。


  僅僅動了幾下,她就停不下來了。


  在那一邊如潮水般的碰撞聲下,她喘息著,然后身體劇烈顫抖了一下,在他們的面前達到了巔峰。


  這一次速度是那么的快,感覺是那么的強烈,延續的時間是那么的持久。


  這是她第一次有著如此的感受,讓她不禁抽出手,細細的舔舐了幾下自己晶瑩的手指。


  “快,快給我,陳凡桑……”渡邊優美已經徹底的混亂了,語無倫次的說著,而就在她和陳凡都要再次踏入云端之時,一聲很清晰的移門聲進入了他們的耳中。


  陳凡一下子中斷了,猛地推開渡邊優美迅速的拉上了褲子。


  而渡邊優美也清醒了過來,迅速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襯衫,并走到了椅子旁,將脫掉的那件內衣給撿了起來塞在了自己掛在椅子上的包中。


  倉佐梨音立刻閉上了眼睛,保持著沉睡的姿勢,聽著身后慢慢傳來的腳步聲。


  “姐姐?你還在么?”渡邊一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猛地敲了幾下自己的腦袋。


  在看到了陳凡和渡邊優美都坐在椅子上時,他笑了笑。


  “還在喝啊,現在幾點了?” 我是一名保安隊長,今年二十六歲,體格和長相都不錯,因為工作能力出色,才當了兩年保安,就得到經理的賞識,提升為公司的保安隊長。


  可好景不長,當上保安隊長沒幾個月就出了車禍,導致神經出現問題,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療,還好精神病院的女護工和女醫生很多,而且特別漂亮。


  不知道她們是不是因為我這個年紀被撞出神經問題,覺得太可惜,還是其他緣故,很多時候都對我特別照顧,讓我在這里過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訴這里的醫生,那就是我已經恢復了,不敢說是因為我擔心我去找醫生,坦白我恢復的事情,會讓醫生覺得我的病情更加嚴重,這樣的事情,并不是沒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沒那么容易,所以并沒有表現出來,依舊 裝作一個精神病,暫時呆在這家醫院里面,打算找機會逃出去。


  不過這幾天晚上,我睡覺時一直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夢還是幻覺,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沒有睡著,躺在床上等待著那喊我的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個點其他的病人應該都沉睡在夢里,我反而是越來越精神,期待著那熟悉的聲音。


  “ 張千……”來了!忽然聽到這幾天晚上都能聽到的聲音,一下子機靈了起來,發現聲音是從醫院走廊外的 更衣室傳來的。


  我立馬起身光著腳下床,因為我的病房在走廊盡頭,病房房門正對著更衣室的,所以打開房門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況,里面燈光昏暗,房門半掩,隱隱約約能見到里面有個女人。


  長發披肩,身材苗條。


  那……是 楊姐!而且從我這個角度,能夠隱約看到楊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還喊著自己的名字?想到這兒,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來。


  楊姐,原名叫 楊蕓,是這家精神病醫院的護士。


  楊姐平時的工作就是負責照顧我,因為長得漂亮,醫院里有不少男醫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萬萬也想不到,她居然會半夜在更衣室喊我的名字!雖然看不到楊姐的臉,但是我的腦中卻已經浮現出了她的臉蛋,她那雙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貓抓了似的,終究忍不住,輕手輕腳地朝著更衣室走了過去。


  夜晚醫院的走廊很安靜,我盡量不發出一丁點聲音,走的越近,楊姐的的聲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門邊,我探過頭去,透過那條更衣室的門縫朝著里面看了去。


  只見,寬敞的更衣室里,楊姐上身穿著粉色的護士服,修長的腿,纖細的腰,真是個美女。


  以往她總是穿著這樣的衣服,微笑著照顧自己穿衣吃飯睡覺,那時候的她,就像個天使一樣。


  可是現在,她卻頭發凌亂,瞇著眼睛,臉頰泛紅,嘴里還喊著我的名字!這一幕,讓我心跳加劇!想到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腦子里也一下子竄出了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想法。


  對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別人都不會覺得奇怪,楊姐也是!以前我發病隨地大小便的時候,楊姐都沒有責怪過我,反而還微笑著幫我穿褲子。


  那么……就算我現在 推開門進去,楊姐也不會說什么的!這個念頭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臟“砰砰砰!”直跳,腦子里仿佛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推開門!推開門!”終于,我伸出手,一把將更衣室的房門給推開!“砰!”房門撞到后方的墻壁,發出一聲輕響,但就是這聲輕響,使得楊姐一下子坐了起來!她面色漲紅,慌張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這才抬頭朝著我看來。


  當她見到來人是我之后,明顯地松了一口氣,隨即才像以往那樣溫柔而又略帶無奈 地說:“張千,你怎么不睡覺又到處亂跑,你……”或許是看到我健碩的身材,楊姐那一雙美目很明顯地瞪大。


  以往的楊姐,雖然每次都會替我穿衣服褲子,但那時候我還在犯病,從來沒有往深處想,可今天已經完全不同,因為我已經恢復正常了!她明顯心慌了,連忙別過頭去,挪開視線,輕聲說:“張千,聽話,快把衣服穿上!”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下一陣暗喜,果然,楊姐只當我是個神經病,根本往深處想。


  她肯定還以為我是發病了,所以才會闖到這里來。


  我腦子里已經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著楊姐走過去,走到楊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還含糊不清地說:“我要上廁所……”楊姐嚇了一跳,還以為我真要撒尿呢,連忙起身躲開,她臉龐通紅,卻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輕聲說:“張千!別鬧,跟我走,我帶你去廁所。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伸手來提我的褲子,想要幫我把褲子穿上。


  可我哪里會如她的意,裝作往常發病的模樣,咬牙切齒說:“我要在這里!你剛剛就在這里上廁所,我也要在這里!”說到這里,我轉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楊姐剛才如出一轍。


  與此同時,我也一直在觀察楊姐的表情,我發現,她的臉比之前更紅了。


  那美麗的眸子里更是閃爍著一陣難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我……她肯定已經知道我發現剛才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她眼神閃過一抹復雜的色彩。


  因為我是個神經病,她不但不敢跟我發火,反而還害怕我會把這事給說漏嘴,讓其他的醫生護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來,明顯在想應該怎么辦。


  半晌,她咬了咬牙,轉身去將更衣室的門關上了,隨即,才走了回來,蹲到 了我的身旁。


  她臉蛋紅紅,輕聲輕氣地說:“張千,你……你要答應我,只有我們倆的時候,你才能在這里上廁所,不然,我就帶你去醫生那兒打針!”去醫生那里打針,就是打安定,強行讓病人安靜下來,這是醫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楊姐是想要嚇唬我,才這么說,所以我裝作被嚇到了的模樣,連忙坐起來說:“不打針……我要上廁所……”“張千,你別動……”楊姐下意識的推開我,“好好好,你別亂動,我幫你。


  ”楊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纖細修長,指甲上還涂了淡紅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養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廁所,過了半晌,她發現我沒動靜,便輕聲說:“張千,你沒尿,快去睡覺。


  ”我本來就不想,本來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裝作發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我想上廁所……楊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來,我要找醫生!”一邊說著,我一邊起身假意要出去找醫院里的值班醫生,可楊姐聽到我這話,卻被嚇得臉色蒼白,連忙一把拉住我說:“張千,你沒病,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醫生。


  ”我皺著眉毛搖頭:“不,要找醫生。


  ”楊姐急的滿頭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開,生怕我會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給吵醒,她猶豫片刻輕聲說:“不用找醫生,我能幫你。


  ”說到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楊姐還有些害羞,別過臉不敢看我,美麗眸子里泛起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我心下激動,難道楊姐喜歡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會兒,楊姐突然偷偷抬頭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著她,見她一抬頭,就立馬裝作原來犯了病的呆愣模樣。


  她稍稍放心幾分,開始幫我按摩。


  “恩”這么近的距離,看著楊姐那美麗的臉龐,我感覺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時激動,不小心動了下,她突然一下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子一動不動地盯住了我。


  被楊姐這么盯著,我心頭發毛,壞了,難道楊姐發現我在裝病?!可下一刻,楊姐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說:“張千,現在好點了嗎?。


  ”我一愣,因為我還在裝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說:“難受……。


  ”(愛女狂歡)楊姐吃吃一笑,搖頭自語說:“就知道和你這個神經病說不清楚。


  ”她嘴里雖這么說,卻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嚇的我以為楊姐發現我裝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來,生怕會引起楊姐的懷疑。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是我想多了,楊姐壓根就沒發現自己是裝出來的,這讓我松了一口氣,這也讓我開始欣賞起面前這個美麗的女人來。


  沒想到,楊姐竟有這么美麗的一面,看著她努力幫我按摩的樣子,我不禁心里一陣感動!“哼……臭小子,你可真難伺候!”楊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話落入我的耳朵里,卻仿佛是在向我撒嬌一樣,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來越柔和。


  看著楊姐這般模樣,我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實在太賢惠了,比我之前談的女朋友還要好,過了好久,她停了下來,目光注視著我。


  我注意到楊姐眼神里的復雜,想到到這里這么久,也沒見過楊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應該是單身。


  不過楊姐這個年紀的女人,肯定有著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個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現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壯碩的身材,一定會有別的想法。


  難道她這是在猶豫么?我不能給楊姐反應過來的時間,急忙開口道,“楊姐……還沒好!”“楊姐給你想辦法,你先別吵。


  ”“痛……”楊蕓抬頭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變,然后抬頭看著我說,“張千,等下 蕓姐給你玩個游戲,你不許告訴其他人,這個游戲只能你跟蕓姐一起玩,知道嗎?”聽到這話,我心跳都慢了半拍。


  “蕓姐,我想上廁所……”“臭小子,難怪可以當上保安隊長,身體真健碩”楊蕓紅著臉似乎有些猶豫,這時,她忽然站起身,讓我躺下去。


  我傻乎乎的點頭,按照楊蕓的意思躺著,我內心雖然有些失望,可當接下來我不禁瞪大了雙眼。


  楊蕓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秀發,拿起旁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一雙美眸看著我。


  “張千,我跟你玩個游戲,要聽話,不然我以后可不跟你玩游戲了。


  ”“行,我聽蕓姐的!”楊蕓貝齒咬了咬紅唇,忽然把身體轉了過去。


  臥槽!我心頭一震!正準備一親芳澤,這時忽然看到楊蕓回頭看著我,“張千,記住不許反悔。


  ”話畢,她沒等我回答,直接扭過頭,我心頭狂跳起來,這是在暗示我嗎……此時此刻我覺得我簡直就是個幸運兒,正在心里感慨的時候,突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吵鬧聲。


  楊蕓和我都被這吵鬧聲給嚇傻了,她立馬收拾好自己,一臉的驚慌,倒是我,沒有她那么大的反應,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病人,就算是被人看到,也用不著慌張。


  可是對楊楊蕓來說,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要是讓人看到并且說出去,那她就沒臉在這里待下去了。


  我看著楊蕓一臉的緊張,暗道糟了,怎么這個時候會有病人出來啊,破壞了自己的好事兒。


  我聽到外面那些病人的動靜,竟然大喊大叫地跑到走廊里來了!   如大運和流年行運到“沐浴”階段的時候就叫“行 桃花運”。


  那么,最近誰會擋你的桃花運呢?  憑你的直覺,從下列3組數字里面選出一個 你最 有感覺的數字。


    A、533  B、353  C、335   選擇A  有骨氣 的你根本壓根沒想過自己要靠另一半。


  這 類型的人對自己非常有自信心,不管自己是男生或女生都認為只要自己努力都可以打出一片天,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覺得 干麻要靠另一半。


    選擇B  會想靠對方發達的你可惜遇(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不到可以靠的人,只有被人靠的份。


  這類型的人內心深處還是有小女人的 情懷,覺得可以找一個人靠也是不錯的,不過有的時候人算不如天算,每次找到的都是需要一起奮斗的 對象,而且由于他都比對方還要強,反而讓對方覺得靠他也不錯。


    選擇C  挑對象謹慎高標準的你專挑可以讓你發達的對象。


  這類型的人經過很長的時間歷練個性已經很成熟了,所以現在會挑選的對象一定是對自己很有幫助,不管是在工作上、持家或者是思想的支持上都要找一個可以讓自己提升的人。


  測試:看誰會擋你的桃花運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2060952.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659242.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965421.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6787821.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568634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86569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407034.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8142715.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9753598.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965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