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cockyboys bareback

cockyboys bareback


說到這,李 桂芝似有意似無意的瞄了眼被陳 二寶撐起來的 被子,接著道:“其實,其實媽早已經想好了, 大寶 不行,就讓二寶頂上,大寶是我領養的,所以 你也不要有什么顧慮……”二……二寶?這話一出, 林嵐再次嚇到了,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的身體猛地一顫,夾緊了雙腿(姐弟亂性)。


  “呃!”陳二寶在被窩里躲了半天,本來就憋得夠嗆,林嵐這一夾不要緊,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陣生疼,連呼吸都有些困難,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雖然不大,卻清晰可聞。


  “ 小嵐,你這是?”李桂芝自然也聽到了陳二寶的哼聲,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嵐拱起的被子。


  “啊,沒……沒什么。


  ”林嵐冷汗都冒出來了,咳嗽了一聲,連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難受,剛才就跑了好幾趟廁所,估計跑的次數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來這樣。


  ”李桂芝恍然的點點頭,臉上卻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一臉關切的道:“既然這樣,那媽給你揉揉?”“不……不用。


  ”林嵐連忙搖頭,“我現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媽,你不用擔心。


  ”“那好吧。


  ”李桂芝點頭,可臉上玩味的笑意卻更濃了,不過她卻沒繼續說啥,而是問道:“小嵐,那媽剛才給你說的事?”“媽,這真的不行。


  ”林嵐臉紅耳赤的拒絕。


  “小嵐,媽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現在就回答媽。


  ”李桂芝察言觀色, 想了想說,“媽也不瞞你,其實……這主意是大寶提的。


  ”“什么?”林嵐一震,滿臉的不可置信,“這……不可能,大寶他怎么會……”“這種事,媽還能騙你嗎?”李桂芝苦笑一聲,無奈得道:“為了老陳家,也為了堵住村里的閑言碎語,大寶愿意犧牲,媽也只能同意。


  ”“可是……”“媽知道你心里有疑慮,要不,你給大寶打個電話問問?”說著,也不等林嵐答應,李桂芝隨手拿起林嵐放在床頭的手機,點開屏幕,翻出陳大寶的號碼撥打過去。


  “媽,你……”林嵐想攔,卻晚了一步,眼瞅著電話就要打通,不知為何,她突然莫名緊張起來。


  其實,林嵐心里是想給陳大寶打電話問問的,借種這事直接關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對于電話打通后,該怎么詢問,她卻沒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剛才李桂芝言之鑿鑿的樣子,借種的主意應該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問,自己是該同意,還是拒絕呢?就在林嵐糾結的時候,電話通了,李桂芝打了個招呼,就將手機遞給林嵐,示意道:“小嵐,大寶想跟你說話。


  ”猶豫了一下,林嵐才接過電話。


  “大寶,我有個事想問你……”“……”幾分鐘之后,林嵐掛斷電話,滿臉羞紅低下頭。


  “小嵐,大寶怎么說?”李桂芝明知故問。


  “大寶他……”林嵐腦袋垂的更低了。


  “小嵐,其實這么做,也沒什么不好的。


  ”見林嵐的態度不再堅決,李桂芝趁機道:“俗話說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時你和二寶也不生分,你倆來總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聽李桂芝話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嵐不答應和陳二寶生娃,她還要找別的男人過來。


  真的那樣,林嵐當然選擇陳二寶!對于李桂芝抱孫子的想法,林嵐一清二楚,知道一時半會說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陳二寶藏在被窩里頭時間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萬一發現什么貓膩,那可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嵐思前想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安撫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別的辦法。


  “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么出去見人呀?”林嵐故意放軟態度。


  “小嵐,你放心,傳不出去的。


  ”一看林嵐好像答應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著巴掌保證的道:“這事兒你不說,我不說,大寶不說,還有哪個會知道?”“可二寶他……”“二寶更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囑咐他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嵐搖著頭道:“我是說,就算我同意,二寶他能答應嗎?”“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寶說,只要你同意,他絕對不敢說半個不字。


  ”被窩里頭,陳二寶將李桂芝的話聽的一清二楚,震驚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為一個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會主動提出讓別的男人來染指 嫂子呢?難道僅僅就是給老陳家延續香火?陳二寶現在都十八了,農村結婚早,娶媳婦也就這一兩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陳家的香火絕對不會斷,為何要多此一舉?所以,在陳二寶看來,他哥的腦袋要不被驢踢了,要不就是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隱情。


  “媽,你還有別的事嗎?”林嵐打了一個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說好嗎?”“好。


  ”李桂芝目的達到,一口答應,說著起身向門口走去。


  呼!林嵐和陳二寶都忍不住長舒一口氣。


  林嵐還好些,腿架在陳二寶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陳二寶就不一樣了,跪在林嵐的兩腿之間,再被林嵐的腿這么一夾一壓,剛開始還挺享受,但時間一長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腳剛走,陳二寶就迫不及待的想從被窩里頭鉆出來。


  可無語的是,陳二寶剛要動,走到門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腳,冷不丁的回過頭……“媽,你……”陳二寶看不見,可林嵐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舉動差點把林嵐給嚇傻了,倒吸一口涼氣,心臟提到了嗓子眼,慌亂之余,她身體前傾,伸出手一把摁住還在動的陳二寶,尷尬的道:“這腿抬了太久,有點兒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著被子,似乎話里有話,“媽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著都累,趕緊放下來活動活動。


  ”“知道了。


  ”林嵐連連點頭。


  “那媽回屋了,你也早點休息,養好身體,媽還等著抱孫子呢。


  ”說著,李桂芝沖林嵐笑了笑,終于出去了。


  不會被發現了吧?不知為何,看到李桂芝臉上意味深長的微笑,林嵐心里咯噔一聲,突然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嫂子,媽走了沒?”就在林嵐愣神的時候,陳二寶問道。


  “哦,走……走了。


  ”回過神,林嵐連忙松開手,心里頭又是羞澀。


  剛才陳二寶就藏在被窩里,顯然,李桂芝說的借種生子的事肯定被他聽的一清二楚,現在李桂芝一走,房里頭只剩下林嵐和陳二寶兩個,而且兩人的姿勢還這么暖昧,不尷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兩人做那種事已經得到李桂芝和陳大寶的首肯,只要兩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熱打鐵,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兒給辦了。


  “嫂子,現在怎么辦?”那半根黃瓜還在林嵐的體內,經李桂芝剛才那么一鬧,現在陳二寶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問林嵐。


  “你說怎么辦?當然是繼續了。


  ”不該看的不該摸的,全都被陳二寶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嵐可不想半途而廢,說完,她一臉羞澀的低下頭。


  看著林嵐羞澀的樣子,陳二寶心里頭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竄,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嗎?他使勁的咽了咽口水,說道:“那嫂子你把腿分開點……”林嵐輕輕的打開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陳二寶面前,陳二寶呼吸急促的將手伸了過去。


  隨著陳二寶的動作,林嵐呼吸急促,渾身輕顫,口中忍不住輕吟了一聲:“啊!”聽到這勾人的聲音,陳二寶渾身像打了雞血一樣,手指不自覺的一用力。


  “啊!”林嵐怪叫一聲,癱軟的倒在了床上。


  黃瓜,終于拔了出來!可林嵐非但沒有感覺到舒服,反而愈發的難受起來,雙腿不自覺的扭了一下。


  陳二寶也是渾身燥熱,反正剛才母親已經說了要借自己的種,為啥不現在就把事情給辦了?“嫂子,要不我們繼續?”陳二寶目光炙熱的盯著林嵐。


  林嵐正渾身難受,聽到這話,不自覺的抬頭,一眼就看到陳二寶褲襠里鼓鼓的,想到廁所里頭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進來……沉默就是默許,陳二寶看林嵐沒吱聲,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撲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著陳二寶就要摸上林嵐的胸前,林嵐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寶,我……我不能對不起你哥。


  ”說著,她雙腿一蹬,語氣強硬的道:“好了,你快點出去!”“哎喲,嫂子,你這是過河拆橋呀。


  ”幸好陳二寶還沒有色心上頭,還沒等林嵐蹬到,他就趕緊一倒,掀開被子的一角,鉆出了被窩。


  林嵐一把被子蓋好,瞪了下陳二寶,伸手一指門口,蠻橫的道:“我就過河拆橋了,你現在馬上給我出去。


  ”陳二寶本來想走的,可一看林嵐羞澀的臉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壞笑的道:“我還就不走了,反正咱媽和大哥也想讓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剛才一樣,咱把燈關掉。


  ”“我……”林嵐臉色通紅,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開的有點兒大了。


  陳二寶見勢不妙,哪敢再得寸進尺,連忙解釋道:“嫂子,你不要生氣,我和你開玩笑呢。


  ”說著,陳二寶很識趣的從床沿站起,尷尬的道:“那個,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嵐沒吭聲。


  不過陳二寶走到門口,卻突然回頭,舉起手里那半根濕淋淋的黃瓜,問道:“嫂子,這半根黃瓜你還要不?”他也不等林嵐回答,就咬了口黃瓜,咯嘣脆。


  “你給我滾!”看到這一幕,林嵐又羞又怒。


  一夜無眠。


  林嵐,陳二寶,包括李桂芝在內,都沒有睡安穩。


  第二天一大早,林嵐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就上班去了,而陳二寶吃完飯,正要去診所,卻被李桂芝給叫住了。


  “二寶,你等一下,媽有話對你說。


  ”李桂芝生怕陳二寶跑了似的,上前倆步攔住陳二寶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陳二寶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說啥,裝模作樣的 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然后一拍額頭,撒謊道:“媽,我還約了個病人,時間就要來不及了,我得趕緊過去,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


  ”話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陳二寶繞過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聲大喝。


  “媽,我真的約了病人,趕時間……”“編,你接著編。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陳二寶的心思,哼道:“我告訴你,今天沒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這個門,以后就不要叫我這個媽!”李桂芝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陳二寶哪里還敢執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問的道:“媽,你究竟有什么要緊事,非得現在說?”“當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過一張凳子坐在陳二寶的對面,似笑非笑的問:“二寶,你覺得,你嫂子咋樣?”“好啊。


  ”這話,陳二寶是發自內心的。


  林嵐不僅長得漂亮,平時更是孝順,自打嫁進他家,從沒和李桂芝紅過臉,更別說吵架了,平時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緊著李桂芝,對陳二寶也是關愛有加,這樣的兒媳婦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難處,你幫不幫?”李桂芝又追問。


  “幫,肯定幫!”“真是媽的好兒子。


  ”一聽這話,李桂芝頓時臉上一喜。


  陳二寶翻了翻白眼,試探性的問:“嫂子不是好好的嗎?能有什么難處讓我幫的?” 心下想著,步伐也變得松快了許多。


   夠了不要再說了夏薇站在 洛紗的身后,所以洛紗看不到她的嘴角微微翹起。


  在繁華的南區,莊園周圍數公里范圍內都是一片荒野,但莊園內的設施卻是一應俱全,以便讓客人們 在這片寧靜的田園中享受優質的服務。


  七七,你怎么每次上廁所的時候,都和小柔進一個隔間?用你下面喂我吃東西『南山市實驗一中』是我所就讀的高中,它離我所居住的小區很近,步行大約十幾分鐘就能到。


  放心吧,時間還很充足!原本還以為他會惱羞成怒,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對著我抱了下拳,隨后一臉凝重。


  我只知道她似乎暗戀克萊頓德爾元帥的樣子。


  夠了不要再說了大街上,人們在像參加晚會一樣熱舞,只是他總是在咬對方。


  什么事?你把我拉來這里做什么?我又掏出手機,背單詞之前決定先看看金發笨蛋怎么樣了。


  這下子想不清醒都難了。


  夠了不要再說了楊溪梅笑道:得名次是不是你送件禮物?楚云橫笑道(左手握右手):可以。


  凌珊珊臉又變得通紅,腦子突然也就不靈光了,想了半天,才想起來要說什么:夏晴,今天課間要選班長,我看你昨天挺有興趣的,就幫你報名了。


  這,也算巧嗎?我已經把那邊的 房子租出去了,并且也在這兒買了一套房子。


  你怎么知道我就聽到了?今天我可是準時的在這等你了哦,還好姬希里 那女人昨天只是一時興起,要不然天天在車站前上演俠盜飛車手,我心臟可真受不起,沒準哪天那女人一失誤或者是那倆大漢操作不當,我這缺胳膊少腿的,想想就心累。


  表哥不愧是學設計的,對家庭擺設的要求真心精致。


  伯父您好~雪悅櫻和葉云還有洛嘉首先恭敬的鞠躬說道。


  用你下面喂我吃東西「話說起來……千葉把我早上給你的企劃書放哪里了?」這時候他背后傳來了聲音,校長知道是躲在暗門里的鄧卓遠,他之前說要暗中觀察一下傳說中的S級。


  夠了不要再說了不會?周小好很懷疑,蹙眉想了想,從書包里掏出一個空白的小本子,用鉛筆在上面一條一條的劃線,最后連起來。


  畫起周梓博的時候程影倒是用心的不得了,眨眼的頻率都降低了不少。


  珊璃卻抱住了口紅,空氣中多了一絲尷尬,沒事,畢竟沒有一個女生不喜歡口紅,可以原諒。


  喂喂,你們在想什么啊,我真的不是死妹控啊!可是她最近,也衰的有些太離譜了吧!?啊…呀…其實,我并不這么覺得…?此時周小如正背對著幾人吃著東西,吃著吃著突然感到脊梁骨一陣發涼,轉過頭來之后差點又被嚇了一跳。


   投技是這個游戲需要組合鍵位最多的一類技能,我在按技能的時候,慢了一拍,導致投技發出的時候對方早已僵直結束,微微把身體往后移動避開了我的投技—— 誤會,都是誤會!
https://twassad.weebly.com/6295947.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778308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113034.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881790.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4437350.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5582121.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15779.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266881.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4841423.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9314858.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