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雙葉 美佳

雙葉 美佳


  嫂子,有事嗎。


   李海深呼吸調整了一下。


         海子,快、快回來,家里出事了…電話里傳來 張翠花哭泣的的聲音。


     啊,出啥事了?嫂子你先別哭。


  李海馬上變得有點慌亂。


        電話里說不清,你快回家。


  張翠花說完就掛了。


        李海收好電話,心里有點慌張,剛才出門還是好好的,怎么一會的功夫就出事了?      孫美麗此刻一臉潮紅, 看著已經掛了電話的李海,想繼續把神曲演奏完。


        李海雖然也想好好配合一下,可是 聽到張翠花的哭聲,哪還有心情。


        美麗姐,對不起,我家出事了,我要走了。


  李海說完便開始整理衣物。


        就不能等等嗎,很快的。


  孫美麗祈求的看著李海,此刻她全身都充斥著熊熊火焰。


        對不起,下次吧,我一定好好補償美麗姐。


  李海歉意的說道。


        那好吧,有空記得來找我,姐姐還給你唱歌喲。


  孫美麗嫵媚的笑道。


        好的我一定會來的,對了,美麗姐,我傷口還要換藥嗎?李海指著傷口尷尬問道。


        已經恢復了,不用再換藥了。


        李海謝過之后,就直奔家里而去。


        孫美麗一臉幽怨的看著離開的李海,只能靜靜的關上門,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


        啊、海子,給我…很快里面又傳來了孫美麗誘人的歌聲。


        李海出來后,心里一直很亂,他想不到家里還能出啥事,難道是老媽出事了嗎?      到了家門口看到外面擠滿了村民,李海心里更加焦急,馬上擠了進去,發現張翠花正一臉蒼白的站在一旁。


        嫂子,家里出啥事了?李海趕緊問道。


        張翠花沒有說話,臉上還有著淚水,只是看著旁邊的另外三人。


        羅 桂花張大龍正在爭吵著,還有一個50多歲的老婦女,一臉的潑辣相,在一旁幫襯著張大龍。


        李海認出這個老婦女是附近十里八村的第一大媒婆,王大花,人稱王 婆子


        不好,王婆子是來提親的嗎?李海心里咯噔一下,拳頭也不自覺的攥的緊緊地。


        張大龍,你給老娘聽好了,翠花是我李家花錢娶進門的,生是我李家的人,死是我李家的鬼,誰也別想把她從我家娶走!      羅桂花指著張大龍怒吼道,口水噴了張大龍一臉。


        羅桂花,就你們家那幾萬塊錢,讓翠花伺候了這么多年也值了,居然還不肯我女兒嫁?要怪就怪你們家兒子短命鬼,死得早!      張大龍擦了下臉上的口水,看著羅桂花譏諷道。


        聽到張大龍的話,李海的臉色也漸漸冷了下去,特別是身后的村民竟也跟著小聲議論起來。


        你才是短命鬼!明明是你女兒克死我兒子,你居然還有臉說這樣的話!你女兒這輩子都要給我李家做牛做馬來補償!      聽到張大龍罵自己兒子短命,羅桂花氣的眼睛也紅了起來。


        張翠花聽到這里,臉色更加慘白起來,她最怕聽到得就是自己克死丈夫這句話。


        想起這么多年外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說自己是掃把星克夫命,眼淚就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桂花嫂,你兒子都死這么久了,難道要讓翠花守寡一輩子嗎,你憑啥阻止別人改嫁。


        王婆子也是雙手叉腰,指著羅桂花說道。


        王婆子你給老娘我閉嘴,信不信我撕了你,我說過了只要我不同意,誰都不能娶翠花。


        羅桂花一張臉黑了下來,惡狠狠地瞪著王婆子。


        羅桂花,你,你…      王婆子剛想反駁,卻看到羅桂花眼神不善的沖自己走來,連忙往后退了幾步。


        張大龍,你以為老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為了錢,才想跑來再賣一次女兒?      羅桂花看到王婆子住嘴了,就沒有在追過去,轉身又對著張大龍嘲諷道。


        嘿嘿,知道了又如何,我實話告訴你,彩禮錢我已經收了,今天就是來通知一下,明天我就帶人來接人。


        張大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沒有錢,只要有錢什么都好辦。


        張大龍你別做夢了,老娘今天把話撩這里了,只要老娘我還在,我看誰敢把翠花帶走!      羅桂花忍不住了,直接一腳朝著張大龍踢了過去,卻被張大龍給閃開了。


        爸你別(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太過分了,我從沒說過要嫁人。


  張翠花也氣的瑟瑟發抖,沒想到張大龍為了錢可以這樣。


        嫂子,我也不希望你嫁,張叔你們可以走了!      李海聽到張翠花的話,緊握的拳頭也松開了。


        翠花你給我閉嘴,還有李海,你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聽到女兒不答應,張大龍急眼了,到時手的錢可沒有不要的道理。


        李海心里一緊,正準備開口阻止,張大龍的話卻先一步說了出來。


        你不就是想打我女兒的主意嗎?我不會同意這樣的事發生,你們李家不要臉,我可還要臉!張大龍嘲諷的看著李海。


      張叔,你別瞎說!李海呼吸有點急促起來。


     昨天你們兩人大白天把門反鎖,躲在房里半天不開門,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里面干什么!      張大龍黑著一張臉,指著李海和張翠花兩人,把昨天的事一股腦的全部說了出來。


        聽完后眾人嘩然,沒想到李海竟和自己嫂子亂搞一氣。


        張翠花臉上羞愧的低下了頭,李海的神色也是慌張起來。


        兔崽子,你兩人到底做了什么?      羅桂花看到張翠花和李海的表情,也更加認定他們做了什么,被氣的一只手握住胸口。


        媽,嫂子只是幫我換藥而已。


  李海解釋道。


        換什么藥,需要這么偷偷摸摸,而且你兩一個臉色通紅,一個氣息不穩,你騙誰呢?      張大龍此刻也是心里冷笑,他要的就是這種結果,只有這樣李家才會容不得張翠花。


        眾人的唏噓聲也越來越大,李海聽著也是越發煩躁,只想把自己的心理話說出去。


        我就是喜歡嫂子又怎么樣?嫂子要嫁也只能嫁給我…      李海直接站在了張翠花前面,似乎要一人承受大家的閑言閑語。


          李海話一開口,更加的坐實了他和張翠花有著見不得人的關系。


        身后的村民開始對著他們兩人指指點點,并有嘲諷聲傳出。


        這李家的小兒子和他嫂子也太不要臉了吧,兩人竟真搞到一起去了,真是傷風敗俗呀。


        張翠花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她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你們都給我滾!都給我滾!      羅桂花氣的臉都扭曲起來,直接跑去驅趕張大龍和村民。


        事情還沒完呢,今天我們就先走了,羅桂花你可要看好你的兒子,別讓他在做丟人現眼的事了。


        張大龍走的時候還不忘調侃一下,見羅桂花又是一腳踢了過來,連忙帶著王婆子離開了。


        看著村名的離去,還有那些嘲諷的話語,張翠花終于控制不住的抱頭痛哭起來。


        看到張翠花痛哭,李海也很心痛,知道嫂子是被村名的話給傷到了。


        嫂子別哭了,我會負責到底的,等我娶了你,大家就不會再說閑話了。


        李海輕輕的拍了拍張翠花的后背。


        兔崽子你要活活把我氣死嗎?還有你張翠花你不安分守己,竟然勾引海子!      羅桂花直接一把推開了李海,然后用手指點著張翠花的腦袋怒罵道。


        聽到婆婆的話,張翠花哭的更傷心了,現在她感覺沒臉在這里呆下去了。


        媽,你胡說什么,是我喜歡嫂子,和嫂子沒任何關系!      李海又一次擋在了張翠花的面前,連忙解釋道。


        你給我滾開,你不想活了嗎,你哥就是被她克死的。


        羅桂花想推開李海,卻發現推不動。


        媽,你太迷信了,哥哥那是意外。


  李海有點急眼了,羅桂花每次都這么說。


        你,你是要氣死我是吧,你這個兔崽子!以后你自生自滅吧,我不管你了!      羅桂花捂住胸口往房間走去,她怕在多呆一會會活活氣死。


        等羅桂花進了房間,李海轉過身看著張翠花,歉意的說道:嫂子,對不起,是我太魯莽了,害你被大家誤會。


        李海有點后悔,如果沒說出心里話,嫂子就不會這樣了。


        海子,嫂子不怪你,是嫂子自己命苦。


  張翠花搖了搖頭,一邊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黃毛的速度好快,兩個起落就沖了過來。


  我反手在腦后摸了把,滿手是血,抓著樹子,搖晃著站了起來。


  我抓住樹子的瞬間,手上的血液突然被樹桿吸收了。


  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熱流透過掌心涌進了我體內。


  那股熱流宛如怒潮般的在體內瘋狂的奔騰著,我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每個細胞都在不斷的膨脹,跟吹氣球似的。


  恰在此時,黃毛的拳頭轟了過來。


  “死來!”我不閃不避,一拳轟了出去。


  轟!硬碰硬,沒半點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幾下,黃毛不斷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 光頭抓起一根米多長,小臂粗的棍子,掄起就砸。


  “滾!”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奪過,一腳踹飛光頭,提著棍子,殺氣騰騰的向門口跑去。


  我剛到堂屋門口,尾房響起嫂子憤怒的聲音:“王四虎,你別過來。


  你再過來,我叫人了。


  ”“寶貝兒,別緊張哦!我只想親手幫你取出 棗子,然后送給我親愛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證他長命百歲。


  ”王四虎浪聲說。


  “ 黑娃,快來幫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寶貝兒,別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頭和毛娃招呼,沒時間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說。


  “咳!”我提著棍子,陰沉著臉,冷冷的站在門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進來了?毛娃和光頭兩人呢?”王四虎臉色微變,憤怒的看著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聲,張開玉臂,乳燕歸巢般的撲進我懷里,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還在微微發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緊緊摟著嫂子的小蠻腰。


  這一刻嫂子徹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堅強,始終是個女人,遇上這種危險,總是需要男人保護。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著 跑了出去。


  “黑娃,光頭兩人有沒有打你?”嫂子緩緩松開,顫抖的撫著我的臉龐。


  “沒!”我用力搖頭,不想讓嫂子擔心,就善意的扯了個謊。


  “他們不是好人,肯定不會放易放過你,快讓嫂子看看,傷著沒?”嫂子松開玉臂,緊張的打量了起來。


  緊張過去了,我才感覺身體不對頭,后腦門明明受了傷,還流了好多血,現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沒發現我臉上有傷。


  我趁嫂子檢查前面時,反手一摸,不但血沒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個夢。


  我懷疑真是幻覺,拉開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別急,嫂子還沒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來。


  我穿過西屋和堂屋,到了門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頭已經爬起來了,臉色蒼白,一頭是汗,眼里充滿了驚恐。


  黃毛還蜷縮在地上。


  王四虎蹲著身子,正在給黃毛檢查。


  說明之前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門口,困惑的看著我。


  “他們兩個,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著黃毛和光頭。


  “他們被人打了,誰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圓。


  “不知道。


  ”我用力搖頭,反正沒別人看見,干脆裝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們?”王四虎扶著黃毛站了起來,滿眼怒火的瞪著我。


  “嫂子,臭老虎兇黑娃。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縮在嫂子背后,還故意摟著嫂子的小蠻腰,小腹緊緊的貼著圓滾滾的屁股。


  可惜沒起來,要不頂在溝溝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別怕啊!嫂子會保護你的。


  ”嫂子雙頰泛紅,羞澀的拉開我的爪子,溫柔的撫著我的腦袋。


  這一刻我從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對我的愛,不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之愛。


  她明明害怕,還在微微發抖,卻溫柔的安慰著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廢了,虎爺就打斷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當著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黃毛交給光頭,對他耳語了幾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頭架住黃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著黃毛向村委會方向走去。


  張桂蘭的診所就開在村委會的二樓,估計是送黃毛看醫生。


  “陸 雪梅,把棗子取出來,我帶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還是你老子親手給我的。


  里面的棗子是我剛取出來的。


  黑娃正要送過去,你就來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說。


  “陸雪梅,以為虎爺是三歲孩子啊?袋子里的棗子,誰知道是哪兒來的?我爸說了,每天要親眼看著,你從里面取出棗子。


  ”王四虎陰聲說。


  “王四虎,你們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這樣,這活兒我不干了。


  ”嫂子雙頰微微扭曲,緊緊抓著我的大手,氣得發抖。


  看她的反應,現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陰謀,泡棗子只是一個美麗的借口,其實他們父子兩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陸雪梅,在黑桃村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輪不到你說話。


  泡棗的活兒,你必須天天干,果園的活兒,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爺就打斷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著拳頭走了過來。


  “王四虎,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去村委會告你。


  ”嫂子甩開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擋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雞護小雞似的。


  這瞬間,我差點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擔心我受到傷害,寧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我。


  這是一個多么善良的女人啊!這樣的女人,值得我守護一生。


  “笑話,村委會那些狗東西,哪個不給我爸面子?哪個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壓根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囂張的笑了起來。


  不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們都沒想到,王四虎這樣囂張。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對抗王四虎,竹林那邊響起一個清脆悅耳,宛如珠落玉盤的美妙聲音:“王四虎,你就是一個暴發戶,把真自己當回事兒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說話的人是蘇 亦涵,我們村的美女村長。


  一聽蘇亦涵的聲音,我突然有點興奮。


  她是我們村里,唯一一個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點,可她的聲音很好聽。


  這點足以彌補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聽她的口氣,顯然不喜歡王四虎。


  “黑娃,別怕,亦涵來了,她會幫我們的。


  ”嫂子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雙頰紅紅的松開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絲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著我的手。


  “蘇亦涵,這是王家和陸雪梅之間的事,你別多管閑事。


  ”王四虎兩眼一翻,不屑的看著蘇亦涵。


  看來他沒吹牛,真沒把村委會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姐弟亂欲),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盤,大家心知肚明。


  這件事,我管定了。


  ”蘇亦涵邁開修長的大腿走了過來。


  披肩金發迎風飛揚,宛如飛泄而下的金色瀑布,發稍帶著少許霧氣。


  精致絕倫的錐子臉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靈動美目,宛如閃閃發亮的星星。


  純黑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誘人的曲線,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飽滿頂破了,跟隨身體的動作,不斷的顫抖著,蕩漾起了勾魂的波濤。


  修長圓潤的大腿從米白色的褲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膚都泛著晶瑩光澤,緊致細膩,充滿了彈性。


  腳上穿著深黑色的運動鞋,臉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顯然在跑步,應該跑了一段距離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來得正好。


  王四虎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過去,緊緊抓著蘇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兒,說清楚點。


  ”蘇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從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邊抹汗,一邊問。


  “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進來坐,我慢慢給你說。


  ”嫂子拉著蘇亦涵進了堂屋,給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蘇亦涵并肩坐在飯桌邊的涼板上,從在王大山那兒借錢說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門糾纏她為止。


  當然隱去了我們之間的親密經歷。


  “雪梅,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對你不懷好意,你還答應弄這個。


  ”蘇亦涵雙頰紅彤彤的,羞澀的翻著白眼。


  她還是女孩子,聽到這個挺難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幫嫂子放棗子和取棗子,肯定會跳起來。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況,你是知道的。


  三萬塊是不多,對我家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除了這個,我真不知道怎么還這筆錢。


  ”嫂子長長的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這事兒我來解決。


  ”蘇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幾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蘇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這事兒,是你能解決的嗎?”王四虎一臉冷笑,甩開腿子就向堂屋沖。


  “臭老虎。


  ”我側跨一步擋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滾開!”王四虎額頭青筋直跳,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抽了過來。


  “黑娃,小心。


  ”嫂子嚇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蘇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滾開。


  ”我舉起左手格擋。


  有點像橫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對方手腕。


  啪!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發出了沉悶聲響。


  “臭傻子,你?”王四虎臉龐憋得通紅,踉蹌后退,滿眼驚恐的瞪著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幾下,半步都沒退,瞪大雙眼,毫不示弱的盯著他。


  之前打倒黃毛和光頭,可能是僥幸。


  這會兒和王四虎面對面的干,絕沒僥幸可言。


  這是實實在在的力量,我的身體真的改變了,變得力大如牛,壓根就不怕王四虎這畜生了。


  “雪梅,這是什么情況?你家黑娃,好大的氣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蘇亦涵拉著嫂子,急忙走了過來。


  “黑娃,有沒有傷著?”嫂子抓著我的手,緊張的打量。


  “沒!”我傻傻的搖頭。


  “黑娃的力氣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開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嘆了口氣,苦笑著說。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讓你坐摩托車。


  ”蘇亦涵愣了下,溫柔的拍著我的肩膀。


  她是從城里發配到我們村的,摩托車是她從城里騎來的。


  村里到處是泥巴路,彎彎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騎了。


  有一次我去趕場,她順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當時是傻子,覺得好玩就在車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緊緊抱著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撲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貪婪的嗅著那香氣,小腹一陣發熱,里面不停的抖著,好像要起來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別怕!打他。


  ”蘇亦涵俏臉泛紅,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頭,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我。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準叫哦。


  ”我握著拳頭,傻乎乎的沖了過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緊張的握著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打虎爺?死開!”王四虎大怒,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老虎,死來!”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腳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轟!王四虎單腳著地,重心不穩,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蹌著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動。


  “黑娃,你真厲害,別讓他爬起來,快踩著他的胸口。


  ”蘇亦涵愣了下,拍著小手跑了過來,滿眼驚訝的看著我。


  嫂子好像已經傻了,站著沒動。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蘇亦涵叫我,我肯定會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我可以斷定,不僅是力氣變大了,速度也變快了,眼睛也比原來尖了。


  “曉得嘍!”我趕緊跑了過去,不等王四虎爬起來,一腳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額頭青筋狂跳,怒吼著,飛腿踹向我的褲襠。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腳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幾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爺虎。


  老子饒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囂著。


  嫂子和蘇亦涵都傻了,站著沒動,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看她們的神情,顯然都沒想到,一個傻子這樣厲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號稱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人會相信。


  其實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要是真的,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進體內的神秘力量有關。


  蘇亦涵就在站我旁邊,離得很近,少女幽香撲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著她,狠狠的親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蘇亦涵的香肩。


  好軟,真的是柔若無骨。


  好嫩,比剛出鍋的豆花還嫩,水靈靈的,輕輕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黑娃,你好厲害哦!”蘇亦涵回過來神,用贊賞的目光看著我。


  看著她臉上宛如鮮花般的燦爛笑容,我差點醉了,小腹越來越熱。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護嫂子,嫂子就不怕別人欺負了。


  ”嫂子眼底閃過一絲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著我。


  我能大致體會嫂子此時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決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護。


  我對她就不只是滿足生理需求這樣簡單了,有了更大的價值。


  “曉得嘍!”我傻傻的點頭。


  “你們兩個女人,比豬還笨。


  異想天開的,讓一個傻子保護一個人人見了都眼紅的寡婦,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說。


  “王四虎,你以后不該叫四虎。


  黑娃說得對,你該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這個鬼樣子,還有臉嚎叫。


  我要是你,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得啦。


  ”蘇亦涵冷笑看著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來鬧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蘇亦涵旁邊,有點狐假虎威的威脅王四虎。


  其實,她們兩人都是借我的勢。


  要不是我放倒了這只臭老虎,她們真沒勇氣當著王四虎的說面這種大話。


  “臭傻子、陸雪梅、蘇亦涵,你們三個,給虎爺等著,一定要你們好看。


  ”王四虎滿眼不屑的瞪著我們。


  “黑娃,收拾他。


  ”蘇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啦!”我傻笑著亂扭王四虎的小腿。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485196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49803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533597.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415119.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894937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8300575.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179667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4370988.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4377843.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1445153.html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