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爱之谷

emirboscattogayporn

emir boscatto gay porn


 我看到 嫂子都喝酒了,我自然也是立马喝完了杯中的酒。


  ozQ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还真别说,这果酒味道浓厚,我一杯下肚,头都微微冒汗了。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嫂子看到我脸红冒汗,那双转动的美眸仿佛是蕴含了一丝盈盈的秋水,帮我擦了擦汗,又温柔妩媚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大虎子,热 了吧,穿那么多干嘛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一刻,我几乎是已经明白了这顿晚饭的意义!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嫂子先是把他自己打扮的这么迷人,又买烧鸡和我喝交杯酒,一定是在下午的时候,尝到了甜头。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要知道,感觉这 东西,一旦打开了阀门,就不容易关了。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很快,我乖乖听话的动了动手,身上就剩了一条大裤衩子。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嫂子装作吃饭,但是目光一直没离开我,并且别有深意的看了我那一眼。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的目光来回的游走,充满着侵略性,又忽然娇声的问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大虎子,你还难不难受了?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因为要装傻,只是 傻笑的摇头,装作专心的吃饭。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样的回应,让嫂子神情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臭小子,现在舒服了是吧,不难受了吧?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完,嫂子又开始自顾自的自言自语叹气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唉,要不是因为你那死鬼大哥天天不在, 我又到了这个三十如狼的年纪,我才不会便宜了你呢。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宁可便宜了你,我也不会便宜外人,再说了, 你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是吧,大虎子。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听到嫂子自言自语这些话语之后,我的心真的是激动了起来!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因为很明显,嫂子这话说出来,就是大有要和我在一起,做那种事情的节奏!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换句话说,我以后美了,可以和嫂子在一起疯狂的……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嘿嘿!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我可没有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表现出来!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只是一边吃着烧鸡,一边傻笑点头的回应着。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看到这傻呵呵的一幕之后,嫂子怜惜(啊啊啊好棒)般的摸了摸我头发,温柔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傻子,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嫂子说我是小傻子,但是她的语气却特别的轻柔,并不是在骂我傻,反而是有一种打情骂俏的意思。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让我心中更是旖旎,忍不住傻笑的说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嫂子,大虎不傻。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完,我又给嫂子加了另一半鸡腿,憨厚的傻傻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嫂子,吃,你也吃。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的动作话语,更是让嫂子心头一暖,声音温柔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好,大虎不傻,以后你哥不在,大虎保护嫂子好不好啊?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嗯,大虎保护嫂子。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心中一动,继续傻笑的回应着。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紧接着,嫂子那柔嫩的小手,在我的耳朵上轻轻的抓着。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的声音妩媚而又温柔的娇滴滴哄道: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大虎,你哥走了,嫂子自己一个人害怕,你今晚就从后屋搬出来,和嫂子住在一起,保护嫂子好不好?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ozQ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矗立着一所神秘的基地。


  基地的某个房间里,一个青年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他的脚下,放着一只鼓鼓的行李包。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犀利的目光透着几分轻狂,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充满了自信,眉宇间细细的皱纹,却又好似饱经风霜。


  总而言之,各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在这个青年的身上,完美地融为了一体,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魅力!少顷,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一脸焦灼地问道:“老大,听说你要回去了?”中年人名叫林 建勋,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老大”。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 欧阳羽,是整个“海鹰”组织,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神”!欧阳羽回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经买好了,今天就动身。


  ”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欧阳羽轻轻地叹道:“唉……你不懂,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加入“海鹰”组织四年了,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心,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


  林建勋沉吟片刻,试探地问道:“老大,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你给我闭嘴!!!”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简直令人不寒而栗!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低头不语。


  对于欧阳羽来说,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少顷,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林建勋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可是……”“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定可以将‘海鹰’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林建勋很清楚,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的人,但凡他做出的决定,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万分无奈,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拦了。


  不过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听到欧阳羽这番话,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乡之后,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这时候,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码头了,咱们就此别(儿童智力故事)过。


  ”“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不用了,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不用劳烦大家了。


  ”欧阳羽说罢,提上自己的行李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老大……阿曼达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怪你啊………………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为,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吸溜”声,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


  “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真是丢脸啊!”“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像他这样的土包子,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


  一时间,整个餐厅内,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吸溜”声。


  不仅如此,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剥开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没谁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


  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要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几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补充体力,储备能量。


  对于他来说,什么绅士风度、公共礼仪都是扯淡,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


  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喂,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声点?不要打扰本 小姐用餐!”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圆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彰显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波涛汹涌!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难免都会心动。


  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


  虽然这几年,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他还是觉得,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喂,你别这样‘色迷迷’地盯着本小姐,否则的话,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欧阳羽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随着枪声响起,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


  循声望去,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厅门口,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看到这一幕,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这伙人八成是 海盗!就见其中一个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请你们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的话……”说着说着,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对着头顶开了几枪。


  伴随着骇人的枪声,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场面甚是狼藉。


  这时候,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


  只不过,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好不热闹!“哒哒哒……哒哒哒……”枪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只谋财不害命,只要你们乖乖配合,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


  否则的话,你们的下场,就会像他们一样……”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


  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统统扔到地上。


  对于他们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 灵珊,今年刚满十九岁,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这下可怎么办啊?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难道……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此时此刻,欧阳羽心中万分纠结。


  尼玛!不管怎么说老子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海鹰”组织,打算回到家乡过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话,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猎豹”组织的注意!这样一来,老子想要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岂不是彻底泡汤了?唉……算了算了,这小丫头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东西对她极为重要。


  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帮她一次吧。


  想到这里,欧阳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见欧阳羽突然站了出来,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仅是他,就连唐灵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说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从他刚才那副吃相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啊?迷彩服男子根本没有把欧阳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挥,试图将欧阳羽推开。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欧阳羽的身体,却是顿时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气,欧阳羽仍旧巍然不动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墙一般!迷彩服男子瞬间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谨慎地问道。


  欧阳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带着人乖乖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迷彩服男子虽然心中有所忌惮,但却并没有带人离开的意思。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猎豹”的人,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倘若就这么灰溜溜带着人离开,无法对雇主交代事小,损害“猎豹”的名声事大啊!想到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声,攥紧拳头朝欧阳羽打了过去!“哼!自不量力!”欧阳羽身子微微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继而顺势一记下勾拳,准确地击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击的人都知道,拳击之中最厉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摆拳,而是下勾拳!一旦击中下巴,轻则脱臼,重则粉碎性骨折!迷彩服男子惨叫一声,捂着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纷纷调转枪口,对准欧阳羽!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欧阳羽迅速从餐桌上抄起了什么东西,继而手腕迅速地抖动了几下!只听得“嗖嗖嗖”几声,几道凌厉的寒光,迅速朝那几个持枪男子射去!几个持枪男子的动作愕然而止,随即呜呼几声,纷纷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们凑上前去,发现他们每个人眉心的位置,都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如同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当中的情节一样,麻烦解决之后,游轮上的安保队员终于赶来了。


  看到餐厅内的情形,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还是很快行动起来,收拾残局,安抚众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唐灵珊这才长出一口气。


  呼……真是有惊无险啊!不管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母亲的遗物总算保住了。


  说起来,还真要好好感谢那个臭小子出手相救呢!咦?那个臭小子呢?怎么不见了?原来,就在唐灵珊愣神之际,欧阳羽已然悄悄离开了餐厅。


  然而唐灵珊并没有沮丧,因为她很清楚,凭借唐家在华夏国的地位,要想找到某个人,或者查清某个人的背景,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着,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