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噗噗興奮的流水水/公車上頂短裙臀部摩擦的小說/那個東西在我身體

噗噗興奮的流水水/公車上頂短裙臀部摩擦的小說/那個東西在我身體

老爺子不僅是蕭 雪芙的父親,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蕭老爺子死在這里,她不介意拿這個沒有血緣的弟弟開刀。

  金 世奇拼命的對比著數據,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監視器上,蕭老爺子的生命數據在不斷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點點的變得冰冷。

  此時的他,已經后悔接了這個工作。

  “會不會是有新的 出血口沒被發現?”終于,站在不遠處的 齊昊開口 說道

  “新的出血口!”聽到齊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對著數據反復對比,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沒錯,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連忙對蕭雪芙說道“應該有兩到三個小出血口,在照CT時候沒發現,此時突然破裂,所以導致現在的情況”“那要怎么做?”蕭雪芙不想聽金世奇的廢話,直接問解決方法。

  “只能再開刀… …”金世奇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只不過剛開了一次刀,在開刀的話,以老爺子的年紀,那成功率不足…….”說到這里,金世奇已經不敢說下去了。

  “不足什么!”蕭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領,冷冷的說道“給我說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兩成… …”金世奇哭喪著臉說道“但是如果半個小時內不做手術的話,老爺子就必死無疑了!”“混賬!”蕭雪芙很想把眼前的這朝國所謂的名醫打死,但是現在手術技術最好的就是他,為了自己父親,蕭雪芙還真的不能動手。

  “還有沒其他辦法?”蕭雪芙此時也冷靜了下來,放開金世奇,冷冷的問道。

  “沒有!”金世奇此時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囂張自信,他知道,今天沒有奇跡出現的話,自己算是完蛋了,這兩成的概率他還是說多了,實際上他 出手的話,一成概率就頂天,相當于是說,沒有幸運女神眷顧的話,老爺子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他不敢說實話啊,一旦說實話出來,立馬就得陪葬,蕭氏集團在深市的勢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辦?”蕭雪芙此時也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再開刀吧,不足兩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開刀吧,那是必死無疑,哪怕是果斷如蕭雪芙,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讓我試試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齊昊,最終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心,不忍心蕭老爺子就這樣喪命,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齊昊,你?”蕭雪芙眉頭一皺,不明白此時齊昊突然這么說是為什么。

  不過金世奇倒是大喜,畢竟齊昊出手的話,到時候老爺子死了,也有個人和他一起承擔責任。

  “蕭總,我覺得可以讓他試試!”金世奇假惺惺的說道“我出手的話,雖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畢竟兩成的把握,風險還是偏高,齊昊既然主動請纓,想來應該有不小的把握,為了老爺子著想,我愿意讓賢,讓齊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說明不是自己醫術的問題,再強調齊昊主動請纓,自己為了病人著想才讓位,這樣一來,三兩下就把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擇聰明,救不活,那是齊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這點小伎倆當然瞞不過蕭雪芙,不過她也沒時間計較,只是問道“你有把握嗎?”“我不知道。

  ”齊昊搖了搖頭“但現在也已經沒其他的選擇了,相比金醫生的話,我覺得我的成功率應該會更高”金世奇此時恨不得齊昊把自己的醫術吹上天,見此,立馬說道“蕭總,既然齊昊這么有信心,那就讓他出手吧”“不行!” 蕭卓現在慌了,他堅信金醫生的醫術,畢竟他是那個人推薦來的。

  “金醫生,還是你出手吧,齊昊這種來歷不明的江湖騙子,大姐你不能相信,還是讓金醫生來”“臥槽!豬隊友!”金世奇此時掐死蕭卓的心都有了,明明已經可以置身事外,偏偏又被這蠢貨給拉回去。

  “不用了,既然齊昊有信心,雖然我也有不小的把握,但是一切以病人為重,還是讓他來吧”金世奇謙虛的說道。

  “金醫生,你可不能被這騙子幾句謊言給騙了”蕭卓一臉鄙視的看著齊昊“這種人,怎么可能跟金醫生的醫術相比”齊昊也懶得跟蕭卓這種傻鳥計較,畢竟現在情況緊急,他看向蕭雪芙,淡淡的問道“蕭總,你的決定如何?”蕭雪芙很猶豫,畢竟齊昊的醫術他一點都沒底,不過當他看到齊昊那淡定的眼神時,終于下了決心,也沒別的選擇了。

  “齊昊,那就拜托你了”蕭雪芙對齊昊點了點頭“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大姐,你是糊涂了啊,你這樣,是在拿父親的性命亂來!”蕭卓喊道。

  “你給我閉嘴!”蕭雪芙厲聲呵斥“一切后果我來承擔,現在,你給我安靜點!”“需要什么東西?我馬上讓人準備。

  ”蕭卓安靜下來之后,蕭雪芙對著齊昊說道。

  “跟醫院這邊借八十根銀針吧”齊昊說道,緊接著讓人把老爺子推回病房。

  十分鐘之后,一切準備妥當,齊昊說道:“接下來,我會施展九九回天針,需要大概3個小時才能完成整個治療的過程,期間不允許任何人打擾”“蕭總,你要留下來看可以,但是我希望不要讓其他人闖進來,否則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不負責!”“明白”蕭雪芙點了點頭,喊了個隨身保鏢進來,吩咐了幾句之后,保鏢就離開了,房間里就只剩下齊昊三人。

  “好了,記得,不要打擾到我,也不要出聲。

  ”再次吩咐之后,齊昊開始了治療。

  把蕭老爺子的上衣脫掉后,露出了瘦骨嶙峋的上身,身上還有不少的陳年舊疤。

  齊昊把他身上的檢測儀器統統拔掉,一手扶住蕭老爺子的肩膀,讓他可以穩住坐立著,另一只手如幻化出八條 手臂,以極快的速度下針,瞬息之間下針數十次,看得蕭雪芙驚訝萬分(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這是千手針法,一種古代的施針手法,適用于需要快速施針的情況,雙臂以規律的軌跡擺動,速度過快,所以在背后形成數量眾多的手臂幻象,仿佛千手觀音一樣。

  這九九回天針,需要極高的施針速度,也只有配合上千手針法,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傳言,千手針法最高境界,每只手臂可以幻化出十五個虛像,速度可以達到瞬息百針的水平。

  千手針法,觀音渡人!“天樞,風門,轉天突”“至陽,日月,鳩尾變”“血海,涌泉,入關元”“期門,客主,接后頂”齊昊一邊下針,不斷的在腦海中構建著蕭老爺子體內的穴道,脈絡走向,扶著肩膀的手則不斷的渡入內力,掌握著蕭老爺子體內的情況,一點點的修正自己的下針位置跟順序。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齊昊已經大汗淋漓,一層細密的汗珠浮現在額頭處,顯得很勞累。

  蕭雪芙此時已經相信齊昊的實力,剛才千手針法的異象,針灸時的行云流水,已經徹底征服了他,他現在擔心的是,齊昊能不能堅持下去。

  “哎,果然還是太逞強了”齊昊在心中暗嘆了一句“這九九回天針,以我現在的內力,還是過于勉強。

  ”不過事已至此,病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上,齊昊是絕不會放棄的。

  只見齊昊低喝一聲,幻化出來的手臂從原來的八條,變成了十二條,下針速度暴漲,同時齊昊的臉上青筋暴現,死死的咬緊牙關,壓榨著丹田中的每一分內力。

  終于,20分鐘之后,在后期暴漲的速度之下,原本還有一個小時的療程被齊昊硬生生的壓縮到半個小時之內。

  “拿個水盆來。

  ”齊昊說道,蕭雪芙連忙把地上的水盆遞了過去。

  齊昊讓蕭老爺子的臉對著水盆,把他后腦勺上完骨穴的銀針拔出,頓時,蕭老爺子口中連噴三口黑血,正中水盆。

  “好了。

  ”示意蕭雪芙把水盆拿開,齊昊把蕭老爺子的嘴角擦干凈,緊接著把后背的銀針收走,扶著他慢慢的躺下。

  幫蕭老爺子躺好之后,齊昊虛弱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指著蕭老爺子胸前的七根銀針說道“這七根針,叫七星命源針,需要維持三天三夜,絕對不能拔下來”“老爺子半個小時內就會清醒過來,其他的一會再說,我要調息下”說完,齊昊就盤膝坐在椅子上,開始調息了起來。

  這次強行施展九九回天針,對于齊昊的負荷實在太大,甚至在最后,為了確保成功,齊昊直接逆轉了內力,短時間內強行提升修為,導致耗損過大,所以把事情交代清楚之后,齊昊就直接開始打坐了。

  半個小時后,隨著一聲的呢喃,蕭老爺子終于醒了過來。

  “父親!”見到蕭老爺子醒過來,蕭雪芙一個健步來到床邊,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天涯?”蕭老爺子一開始還迷迷糊糊,不過清醒之后,終于認出了蕭雪芙。

  “父親!”蕭雪芙喜極而泣,終于,這個蕭氏集團的最高領導,在深市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在自己父親面前,流露出了真實的情感。

  “傻孩子,哭什么,我這不是沒事嘛。

  ”蕭老爺子笑道“是齊昊救了我吧,齊昊呢?”蕭雪芙此時有些尷尬。

  自己之前那么懷疑齊昊,現在想想還真的有些羞愧。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薛淑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 出臺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對于如何定義家庭暴力、 家暴行為的分類以及如何定罪量刑等作出具體規定。

  該司法解釋目前已經擬定草稿,并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臺。

  這個消息,對于連續多年帶著“關于盡快制定家庭暴力 防治法提案來到全國兩會的尚紹華、柯錦華等婦聯界別的委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喜訊。

  今年已經是尚紹華第7 次在兩會上提關于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了。

  “如果今年能出臺相關解釋,那就意味著 國家這個問題的重視,也就離立法更近一步了。

  ”尚紹華委員告訴記者, 7年 來,對于推動家庭暴力立法這一工作,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更充滿了感情。

  多年前,尚紹華在《中國婦女》雜志社工作時結識 了一位名叫 陳明俠的法學專家,這位專家的水平和敬業精神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從2000年開始,陳明俠等一批法學、社會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婦女工作者,在中 國法學會開展了反家暴項目,并建立了反家暴網絡,致力于推動人們意識的改變,推動反家暴立法。

  2007年陳明俠找到尚紹華,向她講述了自己在反對家庭暴力 網絡工作期間接觸到的許多觸目驚心的事例,希望作為政協委員的尚紹華能幫助她們反映反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

  作為《中國婦女》雜志社的總編輯,尚紹華深知家 庭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就這樣她欣然加入了為保障婦女的安全和平等,呼吁立法的工作。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第一次收到 陳明俠發來的材料時,尚紹華發現其中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并不符合提案撰寫的要求。

  為了寫好提案,尚紹華和陳明俠及反家暴網絡的專家們反復推敲、討論了多 次。

  好在陳明俠本身是非常有成就的專家,因此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一份關于呼吁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提案在2007年被帶上了兩會。

  從那一年起,反對家庭暴 力網絡每年都會給尚紹華提供最新的材料,而尚紹華每年也都會把這些最新的信息匯總成新的提案,再傳遞到全國兩會。

  對于尚紹華來說,只要家庭暴力防治法一天 沒有出臺,對這個問題的呼吁,就一直是她的“使命”。

  尚紹華說:“其實,這些年對一個提案內容不停跟蹤的過程,也是對于一個事物不斷認識的過程。

  無論是反對家庭暴力網絡的工作人員,還是我,對家庭暴力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了解都是在逐步提高的”。

  尚紹華告訴記者,剛開始幾次的提案后,相關部門給她的答復她并不滿意,總覺得答復內容空洞,缺乏實質。

  但慢慢的,她發現這個問題還是得到國家重視了。

  比如2013年,她就得到消息,說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被列入未來5年人大的立法規劃。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如 今,在尚紹華眼里,這個提了7年的提案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證明堅持的數字,更是一個凝聚了幾代關注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人們心血的果實。

  “我第一次提這個提案的 時候還是作為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現在我已經是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了。

  而當年的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在社團改革中已經更名為北京帆葆,工作人員也已經換了一批又一 批,但仍然還在堅持給我提供最新的素材。

  ”尚紹華感慨,幾年來,提案的內容從單薄到豐滿,建議從籠統到具體,有很多成長。

  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才有了多年努力后水到渠成。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已有的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已經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本土立法提供了實踐經驗。

  一些(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的努力也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與實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加上人大的立法計劃和最近要出臺的司法解釋,都 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性。

  所以我今年再提,就是希望能夠推動這項法律盡快出臺。

  今后我也會關注立法之后具體執行的問題,因為這一法律必須多機 構合作才能執行,公安、法院的合作是保證,可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

  ”尚紹華表示。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本文來自:人民政協報作者:奚冬琪延伸閱讀:一個女攝影師鏡頭下的家暴始末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882347.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820867.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389938.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364067.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103591.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959838.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963069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11066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89538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2847365.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6alrcQ/9taIw0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