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devon aoki nude

devon aoki nude


劉永才劉大慶馬上一起點頭。


   孫奇勝不疾不徐的問道:“那他在桃花村的名聲怎么樣?”劉大慶恨恨的 說道:“那小子簡直壞透了。


  從小就頑劣,打架、斗毆、掀女人的裙子,摸女人的屁股,哪樣壞事沒干過。


  鄉親們恨不得把他趕出桃花村。


  ”孫奇勝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看著劉永才,“永才,你呢,你這間診所的生意怎么樣?”劉永才甚是得意的說道:“肯定很好了,這兩年桃花村的村民都來我這里 看病了。


  那小子的醫務室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孫奇勝又盯著劉大慶道:“劉村長,醫術比試的規則是你定的吧?”劉大慶點頭道:“是的,還沒有定好呢,想聽聽你的意見。


  ”孫奇勝輕笑道:“呵呵,這就好辦了。


  永才,你不要擔心,放心喝酒吧。


  ”劉永才驚喜的問道:“表叔,你有辦法?”“劉村長,其實醫術比試的勝負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想讓誰贏,誰就贏;想讓誰輸,誰就輸。


  ”“哦?”劉大慶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著孫奇勝,“孫院長,我不太明白你說的話,你能不能說得再詳細些。


  孫奇勝神秘一笑,搖著頭道:“在我看來,這次醫術比試,醫術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試的規則,你們再仔細琢磨一下我剛才問你們的問題,答案就在里面。


  ”聽了孫奇勝的話,劉大慶、劉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


  “ 小春哥,小 春哥……”次日清早,滕小春被一陣急促的叫喚聲驚醒了,揉了揉疲憊的眼睛,看到一臉稚氣的小黑喘著氣跑了進來。


  因為忙于修煉仙術,昨晚滕小春等到雞叫了三遍時才睡,這時候還昏昏沉沉的。


  小黑心急如焚的說道:“小春哥,快……快去救我娘吧。


  ”“小黑,你娘怎么啦?”滕小春一咕嚕坐了起來。


  “我娘病……病了,睡在床上起不來了。


  ”滕小春一聽,奇怪的問道:“小黑,你娘病了,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小黑的娘叫 嬌嬌,本村人,是劉永才的老弟劉永茂的媳婦。


  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生病了,自然該去找劉永才看病才是。


  小黑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勾著腦袋說:“我已經去過伯伯家了,我伯母說他到縣城辦事去了。


  我娘說了,要是找不到伯伯,就來找你。


  ”頓了頓,抬頭看著滕小春道:“小春哥,你不會是生氣了,不給我娘看病吧。


  ”“哪能呢?小黑,我們快走。


  ”滕小春跳下床來,顧不得擦把臉,背起醫藥箱就走。


  俗話說: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緩。


  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他的思想境界可沒這么高。


  滕小春的行動之所以如此迅速,其實有著不可告人的想法。


  劉嬌嬌是桃花村的美人,長的真叫個迷人,天生麗質,身材豐潤,臉蛋俊俏,特別是那雙狐貍眼,帶著迷離秋水的媚勁,走路時更是一翹一翹的,迷死人不償命。


  滕小春曾經幾次偷襲過她,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而是舒服的想抓著不放,恨不得時時粘在上面。


  “小黑,你爹怎么讓你來找我啊?”滕小春邊走邊問,這貨在打探敵情呢。


  滕小春知道,劉永茂在鎮里務工,隔三差五回家一次。


  要是正好碰到劉永茂在家,那還急個屁啊。


  “我爹昨晚沒回來。


  ”小黑才十歲,哪知道滕小春齷蹉的用心,不知不覺的,就把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給了無恥之徒。


  “好,那我們再走快點。


  ”滕小春的心頓時燥熱起來。


  原先二十幾分鐘的路程,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鐘就趕到了。


  走進劉嬌嬌的睡房,滕小春的心頓時撲通、撲通的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


  我曰!這娘們穿著一條短褲衩和背心,一對雪白的大腿,蓮藕一般的 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只是在腹部上隨意的搭著一條薄薄的毯子。


  睡姿撩.人啊!“娘,娘,你醒醒啊,小春哥給你看病來了。


  ”小黑站在床頭,輕輕的搖了搖劉嬌嬌的手臂。


  劉嬌嬌睜開眼睛,看到滕小春癡呆的眼神時,臉蛋微微一紅,咳嗽了幾聲,柔軟無力的說道:“小春,你……你來了啊。


  ”滕小春回過神來,暗自說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兄弟,耐著點性子吧。


  滕小春把醫藥箱放在一旁,然后在床邊坐下,關切的問道:“嬌嬌嬸,你哪里不舒服?”劉嬌嬌又咳了幾聲嗽,難受的皺了皺眉頭,“小春,我頭暈,全身沒有力氣,還咳嗽,不想吃飯……”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額頭上試了試體溫,感覺不發燒,“嬌嬌嬸,你可能是風寒感冒了,吃點藥就沒事了。


  ”“風寒感冒怎么還咳……”話沒說完,劉嬌嬌又咳了幾聲。


  滕小春安慰她道:“偶爾有點咳嗽,這很正常,嬌嬌嬸,不要太擔心。


  ”劉嬌嬌紅著臉道:“小春,你還是給嬸子聽一下肺部吧,我不太放心。


  ”聽一下肺部?滕小春一愣,沒想到劉嬌嬌竟然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天地良心,在來的路上,滕小春幻想過趁看病的時候,看一看劉嬌嬌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絕沒有想可以聽她的肺部。


  這樣的好事,滕小春只是在做夢的時候夢到過,沒想到今天就要夢想成真了!美夢來得太快,滕小春一下子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尼瑪的,平時摸一下這女人的屁gu,她到處追著我罵,今天卻這么主動,這不科學啊!該不會是劉嬌嬌吃藥了外加覬覦小爺的美色已久吧?可就算你是發浪吧,也沒理由裝病找我呀!桃花村長三條腿的男人多了去,我跟你無情無愛的,憑什么這樣的好事就找上我了呢?蹊蹺,有蹊蹺,大有蹊蹺!滕小春不漏聲色的說道:“既然嬸子這么說,我只好聽你的了。


  嬸子,你把身子轉過去,我從后面幫你聽一下肺部。


  ”劉嬌嬌瞟了他一眼,嬌羞的說道:“嬸子沒力氣動了,你就在我身前聽吧。


  ”我曰!這個女人竟然這樣赤果果的溝引我啊。


  滕小春不知道該不該出手了。


  他是很想把聽診器放在劉嬌嬌肺的,但又有些擔心。


  劉嬌嬌今天的表現,確實令他生疑。


  “小黑,有你小春哥在這兒,娘沒事了,你出去玩吧。


  ”劉嬌嬌見滕小春遲遲不敢出手,還以為他顧慮到小黑,直接把兒子支走了。


  滕小春心中一凜,還把小黑支走了!到時候我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小春,愣著干嘛,快動手啊。


  ”見滕小春遲遲不敢下手,劉嬌嬌嗔了他一眼,忽然掀開毯子的一角。


  頓時,裹在外衣里面的一小片雪白呈現在了在滕小春眼里。


  滕小春頓時呆住了,呼吸為之一滯,拿著聽診器頭的手在空中微微顫抖,卻怎么也不敢貼上去。


  “小春,你怎么啦?”劉嬌嬌的臉蛋紅得跟朵桃花,哪像是生病的人。


  滕小春咽了口口水,艱難的說道:“嬌嬌嬸,你是知道的,我醫術不行,你還是找永才叔給你看病吧。


  ”滕小春說完,站想起來開溜。


  此地太危險,不可久留。


  劉嬌嬌一把抓住滕小春的手臂,用盡全力將他往自己一側的方向拉。


  滕小春根本就沒防備劉嬌嬌會這么干,頓時想將撲倒在自己身上的劉嬌嬌給推開。


  而這時,劉嬌嬌用力扣住了滕小春的腰,大聲喊道:“非禮呀,非禮呀,快來人吶!”聲音響亮,根本不像剛才那樣柔軟無力。


  滕小春還沒完全明白過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驟然在門外響起,劉永才、劉大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進了來。


  劉大慶一個箭步,快速沖到滕小春背后,非但不急于把滕小春從劉嬌嬌身上拉起來,還雙手死死的摁住滕小春的屁股上。


  滕小春愣了一下,心想這個沒用的死太監,難道有助紂為虐的傾向?“咔!咔!咔……”聽到一聲聲類似快門按動的聲音,滕小春猛然回頭,劉永才站在門邊,拿著手機對著自己的方向,眼睛緊盯著手機屏幕,一臉的邪笑。


  我曰,劉永才在偷拍!“OK!”劉永才喊了一聲,心滿意足的收起了手機。


  緊接著,劉大慶也松開了摁在滕小春屁股上的雙手,邪笑道:“小痞子,這回看你還怎么跟我們斗。


  ”“嗚嗚嗚……”劉嬌嬌忽然痛哭起來,小手一下下捶打著滕小春的胸膛,“這個小痞子,他非禮我,我……我以后還怎么見人啊……”這時候,滕小春已經完全明白了,這一切原來是一場針對自己陰謀!但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要我把醫務室拱手相讓嗎?呸!做你們的春秋美夢去吧!無端被人往頭上扣屎盆子,說不惱才怪,但木已成舟,懊悔還有什么用。


  滕小春本就是個無賴,小痞子,他干脆趴在劉嬌嬌的身上不起來了,趁其不備,雙手對著劉嬌嬌的小腿,狠狠的擰了兩下。


  “哎喲!”劉嬌嬌吃痛,連哭都忘了,瞪著滕小春罵道:“你這小痞子,還敢來真的!”“嬌嬌嬸,你不是說我非禮你嗎?我現在就好好的非禮你。


  ”滕小春壞笑著,卻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哎喲,非禮啊!非禮啊……”這次,劉嬌嬌叫得比先前要痛苦得多了。


  劉大慶、劉永才是真的沒有想到了,滕小春這貨竟敢當著他們的面非禮劉嬌嬌。


  “小畜生!看你干的好事!”劉大慶怒道,從身后抓住了滕小春的衣領,想要把他給提起來。


  滕小春惱恨劉大慶的為人,毫不留情的飛起一記螳螂腿,狠狠地踢在劉大慶的小腿上。


  劉大慶哀叫一聲,倒飛了出去,身軀碰到墻壁上,跌落到地上。


  劉永才見狀,連忙拿起門框邊的一根扁擔,朝著滕小春的背心就是一記悶棍。


  滕小春聽到背后傳來的“呼呼”聲,不要命似的連續幾個滾動,閃到了一邊。


  “啊–”殺豬聲頓時響起。


  劉永才那記悶棍打在了劉嬌嬌的腹部,痛得她立即弓起了身軀,臉色煞白,豆大的汗珠從臉頰滾落下來。


  這時,聽到(愛女狂歡)劉嬌嬌呼喊聲的鄰居們已經沖到了屋里,很快就擠滿了整個屋子。


  滕小春從床上站起來,指著劉永才道:“各位鄉親們,你們都看到了,打傷嬌嬌嬸的可不是我,你們要給我作證哦。


  ”劉永才手里握著扁擔的一頭,另一頭還落在劉嬌嬌露在外面的腹部上,一條烏青色的傷痕觸目驚心。


  “哐當!”劉永才這才想起松開扁擔,但一切已經晚了,鄉親們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他,鐵證如山,劉永才百口難辯,“我……我……”劉嬌嬌的父親劉長松拉著外甥小黑,從人群外面急匆匆的擠了進來,看到女兒身上那道觸目驚心的傷痕時,心痛得差點要暈了過去,怒吼道:“這是誰下的狠手!”眾人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劉永才。


  劉長松虎目瞪著劉永才,“你干的?”看到劉長松吃人的模樣,劉永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嘴唇抖動著,驚慌失措的說道:“是……是我,不……不是……是我……”“你他娘的個幣,敢對我女兒下這么毒的手!”劉長松看準劉永才的鼻子,就是一記直拳過去,也不管親戚不親戚了。


  別看劉長松年近六十,年輕時可是一把打獵的好手,勁足得很。


   云鴿目中, 葉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腳上生風,眼瞅著距離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確定記速表指針指在30/km上,也確定葉凡不斷拉近距離沒看錯,云鴿一嚇,趕緊加油門,把車速提到了時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鴿得意說道,可看了下后視鏡,眼睛都快直了,葉凡與她的距離還不斷拉近。


  云鴿慌了神,猛加油門,車速很快飆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時, 車身一沉,一雙臂膀環住了她的腰肢,耳邊傳來葉凡的聲音:“我贏了。


  ”時速八十里,一個大活人竟然能追上來,云鴿腦袋懵了,一失神,車子打晃差點撞路邊去,險險回過神穩住,把車速漸漸降下來。


  把車停在路邊,云鴿回過頭大罵:“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帶著點慌亂,嬌艷欲滴的紅唇泛著 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著嫵媚,一副誘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樣,葉凡心動,托著云鴿的小蠻腰把她掉了個個,讓她和自己面對面,壞壞一笑,低頭吻下。


  葉凡的嘴吻到了云鴿的手心,云鴿把他的臉推開了點,厭惡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誰叫你親我的。


  ”葉凡笑道:“我們剛才打賭,你該不會不認賬了,身為一名警察,說話不算話好嗎?”云鴿一雙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嚕嚕轉了兩圈,嬌蠻道:“你胡說,我才沒和你打賭。


  你快下去,否則我不客氣了!”云鴿裝兇,卻沒半點兒兇樣兒,葉凡心知她已經服帖了點。


  放過她,沒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只要現在自己親了懷中美人兒,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葉凡一手攬著云鴿的小腰朝自己懷中緊了緊,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臉,再次吻下。


  眼看著就要被吻上了,云鴿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間不遠處‘哐當’ 一聲巨響傳來,她下意識側目看去,一輛私家車極速朝著她這里沖過來。


  葉凡和云鴿在路邊上打情罵俏,路中間逆行道一輛 奔馳車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這邊一輛正常行駛的高級 紅旗車


  伴隨一聲巨響,兩車猛烈撞擊后,奔馳車打個旋轉側翻過去,車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聲響。


  車頭癟了大半,失控的紅旗車直直的朝著葉凡和云鴿沖過來,眼看著躲閃不及了。


  紅旗車車速起碼時速八十公里,等云鴿發現時,車子已經距離他們只不過六七米,以普通人來說,壓根沒時間躲避。


  突然間,云鴿覺得腰間一緊,人就像是飛一般騰空三米多高,堪堪躲過了高速撞過來的車子。


  危急中葉凡抱著云鴿,腳踏摩托車身猛然跳起來躲避,等落下來時候紅旗車已經過去,但刮起的勁風吹得兩人身形不穩,頭朝下落地。


  在即將撞到地上時,葉凡單掌按地,使勁一按,抱著個人來了個拉風的前空翻后穩穩落地。


  奔馳車翻滾著沖出二十多米遠,又撞上一輛車才停下來,看車身癟的樣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紅旗車撞倒云鴿的摩托車,碾在車輪下,壓爛了摩托車,也改變了自身的平衡,車身一側拔高,翻了個轉兒,車頂貼地沖向路邊莊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鴿整個人懵了,不帶這么嚇人的。


  葉凡心里那個惱,賊老天,我不就要吻一個極品美女嘛,你至于給我整這么一出?‘轟’的一聲巨響,出車禍的奔馳車劇烈爆炸,車身燒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車輛行人紛紛躲避。


  奔馳車上人是沒得救了,葉凡放開云鴿,大步沖向紅旗車,興許里面還有活人。


  紅旗車底朝天沖出路面,栽在路邊田地里,油箱已經漏油,葉凡來到車邊,用硬力拽開一側車門,看清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司機,后座兩乘客。


  司機腦漿迸裂,已經死的不能再死,葉凡把車后座兩人拽出來,抱到離紅旗車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紅旗車可能發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鴿被葉凡放開,沒了支撐,因神智慌亂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過神來,四下看了看,瞅見葉凡在救人,趕忙兒跑過去幫忙。


  葉凡把兩個 傷者平放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傷勢。


  兩個傷者為一 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處傷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臉被撕裂開一大塊,半張臉的臉皮可怕的耷拉著,因沒臉皮的遮掩,半邊臉的眼珠子骨頭牙床等露在空氣中,鮮血直涌。


  老者則肚子破了,腸子露出來好大一截,隨著他的呼吸而蠕動著,兩人的傷勢都恐怖極了。


  少女暈死,老者雖然重傷,但還沒暈,一雙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葉凡,用盡全身力氣抬起手,指著邊上少女,嘴唇動了動,沒發出聲,葉凡讀懂唇語,老者說的是:“別管我,先救她。


  ”看清兩個傷者的傷勢,兩個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變(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成這付模樣,云鴿眼睛頓時濕了,一手捂著嘴,怕自己哭出來。


  葉凡說道:“你哭什么,他們死不了,趕緊報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聯系你的同事。


  ”葉凡知會了云鴿一聲后,動手為兩個傷者治療,先用內氣封住他們傷處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爺子,我會盡力救你們,但勾魂的小鬼兒已經到你們倆身邊了,能不能救回來你們,可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千萬要撐住了,誰喊你們走,你們都別走。


  ”對著老者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后,葉凡把少女被揭開的臉蓋回原位,顧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口中念道:“驅邪治鬼,肉身速速還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隨著話語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葉凡手中閃現,漸漸將少女的頭顱包裹住,繼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傷處快速愈合著。


  片刻后,白光回到葉凡手中隱現不見,少女的臉已經恢復如初,只上面掛著一些血跡,身體各處大小傷口已經痊愈。


  治好少女,葉凡額頭冒出細汗,剛才的治療耗費了他不少的內氣和體力。


  老者已經暈了過去,葉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時,老者的肚子開始蠕動起來,腸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療完畢,葉凡吐了口氣出來,“還好兩人都命大,全救回來了。


  ”邊上,云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兩個眼看著要死的人,頃刻間傷口愈合,沒事了。


  “怎,這怎么可能!”“別一驚一乍的,不就救兩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國地大物博,能人異士多了,你沒見識而已。


  ”葉凡說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發軟,葉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著,瞅了瞅自己剛內定不久的小媳婦,朝她勾了勾手指,“實話和你說,我雖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兒被幾個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說是修道也行。


  幾個師父說什么我骨骼驚奇,福緣深厚,是百年難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讓我修煉,剛才用的是中醫脈絡學配合仙法施展出的醫術。


  ”原本壓根不信葉凡的鬼話,但現在事實擺在面前,不由得云鴿不信,蹲在葉凡身邊,問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許有,但我不是,我應該還是凡人一個,要不然怎么找你這么個親親好老婆。


  ”葉凡說著,手不老實的拉住了云鴿的小手。


  “沒正經,誰你是老婆!”云鴿嗔了一句,卻沒打開葉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吶,你早前說的話算不算數?”“什么話?”云鴿說道:“教我仙術。


  ”葉凡壞壞道:“沒問題,不過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煉哦,嘿嘿嘿。


  ”云鴿嗔道:“誰理你。


  ”很快,幾輛警車從花都方向過來,幾乎前后腳,兩輛救護車趕到。


  云鴿留在現場協助同事勘察事故現場,告知事故發生的情況,葉凡陪同醫護人員送兩個傷者去花都市就醫,臨走前要了云鴿的電話號碼。


  一老一少兩個傷者的傷早已經給葉凡治好了,就是虛弱了點昏厥了過過去,他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剛進花都市市區,葉凡瞅見路邊站著一個人,趕緊叫停車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這里。


  ”于夢瑤就站在路旁,看到葉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卻馬上別過頭去,“你誰呀,我不認識你。


  ”短短時間,于夢瑤已經換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黃色過膝連體禮裙,腳踏低跟涼鞋。


  禮裙非常保守,可是還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讓人羨慕,誘人極了。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941171.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715741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35326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6096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4348389.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4060388.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223926.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8457225.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6814559.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133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