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medusa nude

medusa nude


  三年前,我 老公出國了,那時孩子才3歲。


  家庭的重任一下子全落到我的身上,沒事的時候還好,如果孩子生個病什么的,我一個人真是忙不過來。


  有時,我一遇到難事就想起老公,盡管他在電話里安慰我,但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問題還得我自己解決。


  那種無助和孤獨的感覺經常纏繞著我,我無力掙脫。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發現周圍經常有一雙眼睛在關注著我。


  他是 岳剛(化名),有著不錯的工作,他的兒子在我班里,每次接送孩子時他都要問問孩子的情況,并請我多多關照。


  他幾次提出請我吃飯,都被我謝絕了。


    半年后,我父親身體不好住院了,那段日子我忙得不可開交,一邊上班,一邊照顧孩子。


  同時還要跑醫院,真是心力交瘁,雖然自己堅持著,但內心多么需要一個支撐啊。


  一天,我去給父親送飯,看到岳剛和幾位大夫站在我父親的床前。


  他們在談論我父親的病情,大夫說只要配合治療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老公出國后,寂寞 讓我失去了 分寸(2/2)  大夫走后,岳剛沖我笑著:我剛聽說伯父住院,這才趕來看望,我找過院長了,說伯父的病情已經很穩定,你放心吧。


  我沒想到岳剛會來,更沒想到他還動用自己的關系找了院長,一時竟然不知說什么好。


  我只能加倍地對岳剛的兒子好。


    一次,我帶著孩子下班時,聽到身后有人叫我,一看還是岳剛父子倆,我奇怪:你不是早就接走孩子了嗎?怎么還在這兒?哦,玫老師,今天是我兒子的生日,他有個最大的愿望就是想邀請老師一起參加,但他不敢說出口,怕老師拒絕,就讓我幫著他說,不知玫老師能否滿足孩子這個小小的愿望。


  聽后,我實在找不出拒絕的理由,只好答應了。


    我和女兒坐上他的車,一起來到餐廳,女兒 和他兒子 小暢玩得非常開心,我順口問道:小暢的媽媽呢?岳剛沉吟(愛女狂歡)著,還沒等岳剛說話,小暢就搶先說道:我媽媽走了,不要我和爸爸了。


  我沒想到會是這樣,一時無語,岳剛解釋道:這是前不久的事,連家里人都不知道呢。


  老公出國后,寂寞讓我失去了分寸(2/2)  岳剛的心很細,吃飯時拿出兩份禮物,對他兒子說:小暢,你不是想送給 妹妹禮物嗎?說著示意小暢把禮物給我女兒。


  我表示謝絕,他卻溫和地笑著:孩子們之間的友誼我們大人就不要插手了。


    吃著吃著,兩個孩子越玩越高興,到處跑了起來,我和岳剛邊吃邊閑聊著。


  岳剛看上去性情溫和,雖然話不多,但句句能說到人的心坎上,讓人感覺非常溫暖。


    這次吃飯之后,岳剛接送孩子時,有時會多等一會兒,一塊兒接著我們母女,先把我們送 回家,他再回家。


  我拒絕過幾次,但 他總是笑而不答,依然我行我素。


  一次他送我們回家后,正好趕上家里停電,他請我和孩子出去吃飯,我沒答應。


  他沒說什么就走了。


    不大一會兒,他回來了,買來了肯德基外賣還有蠟燭,頓時我心里非常溫暖, 充滿了感激,丈夫走后還沒有人這么關心過我們呢。


  老公出國后,寂寞讓我失去了分寸(2/2)  后來,他經常問我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幫忙,讓我盡管告訴他,不要客氣。


  不知不覺地,我開始接受他的幫助,只要我家里的水管、電燈等物件壞了,我都會找他,他總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


  慢慢地成了習慣,只要碰到事,我第一時間就會想到岳剛,而他總是有求必應。


    一次,我女兒病了,到了晚上發起了高燒,我急得都哭了,情急之下給岳剛打了電話,他只用了10多分鐘就趕到我家,抱起我女兒就趕往醫院。


  女兒打完吊針已經很晚了,他把我們娘倆送回家,還忙前忙后地給女兒做物理降溫,一直折騰到子夜,女兒才安靜地睡去。


  我這才想起岳剛的兒子小暢,岳剛說他接到我的電話后,就想到要去醫院,所以把母親叫到家里照顧小暢,讓我放心好了。


    聽他這么一說,我心里充滿了感激,卻說不出一句話。


  岳剛抱住我:麗,什么都不要說,我很早就喜歡你了,只是沒有合適的機會表達,我為你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不忍心看到你為難受委屈,我想讓你過得幸福快樂。


  老公走后,沒有人這樣稱呼過我,也沒有人說過如此溫情的話,在他寬大的臂膀里,在那美國卡比萬的作用下!我既想拒絕又有些貪戀那種溫暖的感覺。


  終于,在岳剛的柔情里,我投降了。


  老公出國后,寂寞讓我失去了分寸(2/2)  一個人的日子的確很苦,特別是在遇到事情的時候,非常希望有人分擔一下,岳剛正好出現了,他不但幫我解決了很多問題,而且經常安慰我,給我一些實在的幫助。


  我們兩家的來往頻繁起來,岳剛是單身,平時的生活沒有人打理,家里總是凌亂不堪,我就幫他整理家務,洗洗衣服,他也是欣然接受。


    就這樣,我們好了3年。


  在這3年中,岳剛結了婚,我還去喝了喜酒。


  其實,在他沒結婚以前,我就多次想過結束這種不正常的關系,可岳剛 不同意,我越冷落他,他就越緊追我。


  他結婚后,我想這正是分手的好機會,但岳剛還是不同意。


  為了這事,我經常譴責自己,特別是每次與老公通越洋電話的時候,更是內疚不已,覺得自己是個壞 女人


    岳剛結婚后,依然和我保持著聯系,我對他說這樣下去不好,還是分手的好,這樣對兩個家庭都有好處。


  但岳剛就是不同意,他說是因為喜歡我才跟我在一起的,只要不影響各自的家庭,就不會對別人造成傷害。


  我把道理講了一大堆,可就是說服不了他。


  面對岳剛,我有種被人控制的惶恐。


  我對岳剛的感覺很復雜,一邊需要,一邊擔心,有時還會有反感。


  老公出國后,寂寞讓我失去了分寸(2/2)  前幾天,我接到老公的電話,聽說他要回來了,我和女兒都非常高興。


  可高興過后,我的心里充滿了擔憂,然后什么事情也做不好了,洗碗打碗,擇菜時把好菜扔掉,把該扔掉的菜卻留了下來,做飯也經常燒糊,這幾天經常走神,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晚上也睡不好,想著如何處理好這件事情,可越想越亂,理不出個頭緒來。


  我也想過和岳剛徹底斷了,但我們這種關系的主動權好像握在他的手里,我無力扭轉。


  現在,我心亂如麻,盡管知道自己更愛老公,但對岳剛又拿不準,我到底該怎么辦呢?  私房話解讀:  還是快跟那男的段了吧!既然他都已經結婚了,而你也是一位已婚人士。


  有很多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可能你一時會結束不了,但只是時間的問題。


  所以選擇分開跟自己的老公在一起是最好的選擇了。


     曾經我也是個驕傲的女人,有不錯的外表,研究生的學歷,外資企業的工作,身邊的追求者不是特別多,可也有三五個,只不過,在那三五個里,于剛是條件最好的一個,我最終的選擇也是和他在一起。


    為什么不?于剛有一米八的身高,風流倜儻的外表,和我一樣是研究生畢業,和 我又是同行,怎么看怎么般配。


  其實在第一次和他談合作的時候我就有注意到這個優秀的 男人,而他很快對我展開了攻勢,我們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其實在戀愛的最初,我們也是很甜蜜的。


  每天一通電話,下班一起吃飯,周末一起去逛公園或者看電影,看畫展,小假期時還去京郊踏青。


    我們一起度過了半年甜得發膩的日子。


  雖然在半年以后漸漸變得有點老夫老妻,約會得不是那么頻繁了,但是每天一個電話是雷打不動的。


    我毫不懷疑,今后我會和于剛攜手走入婚姻的殿堂。


   我已經26歲了,雖然在北京這樣的大(媽媽啊啊啊啊)城市里30歲以后結婚的比比皆是,但我還是希望能在28歲之前能為于剛穿上嫁衣。


  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可是,周圍 的人一個個結婚了,于剛卻一直沒有任何表示。


  我有點著急,有時候也會找借口暗示,可是不知道他是有意聽不懂還是怎么,反正就是 不接我的茬。


    那天我外出參加一個活動,活動結束后時間還早,我沒有事先打電話,就來到了于剛住的別墅區,剛走到他家門前,門開了,一個穿著優雅的女人從容地從他的屋里出來,和我打了個照面。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女人已經走了。


  壓下心頭的疑惑,我進屋看見于剛還躺在床上,一見到我,他迅速從床上跳起來。


  我什么也沒說,無力地靠著墻,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


  過了一會兒,他緊緊地抱住我,哽咽著對我表示萬分的歉意,他說那個女人只 是他的一個老鄉,是她纏著他。


    就這樣,在于剛的懺悔和保證中我原諒了他。


  想一想,不原諒,我又能將他怎樣呢?我已經是他的人,我的第一次就是給了這個我認為會陪我一輩子的男人,更何況,我那么愛他,還想著和他結婚,他那么誠懇的道歉,我的心沒辦法欺騙自己離開他。


  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但從那次起,我開始變得急躁和惶惶不可終日。


  我開始對于剛盯得緊了。


  我想等于剛主動跟我說結婚的事,可是又一個月過去了,他沒有提半句。


  我很失望。


  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  三個月后的一個周末,我又沒有給于剛打電話就直接來到他的住處,于剛不在。


  我有鑰匙,可我居然在洗手間發現了不屬于我的女式內褲和胸罩!看那胸罩的尺寸,比我還夸張,竟然是東方人很少見的D罩杯。


    等于剛一回來,我質問于剛是怎么回事?面對我的質問,他說是他妹妹的。


  我從沒有聽說過他在北京有個妹妹!  此后我開始更注意觀察于剛生活,到他的住處時間也多了。


  在他家的時候:他家的電話時常響起,奇怪的是,他統統不接。


  我問他,他說都是一些不緊要的電話。


  有一次,電話響了好久,于剛還不接,我就去接了,電話那頭聽到我的聲音后就掛了。


    還有一次,一個女人在電話里兇狠很地說:叫于剛接電話!于剛接過電話說,她是我同事,待會兒我給你電話。


  后來,于剛告訴我,那個女人是一家進出口公司的老總,要幫他的公司做食用油外貿業務,不能得罪她。


  我的心開始沉下去……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我明知這樣下去對我非常不利,三番五次的女人事件,我強烈地感覺到和他結婚談不上幸福可言,可是我曾經如斯驕傲,不屑于回應一般的男人,可是卻為于剛獻出了自己的一切——從身到心,我已經沒有力量從他和我的愛情困局里解脫出來了……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985940.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636386.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5266764.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8557741.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5961078.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988203.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380258.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2720364.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2224918.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804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