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small tits dp

small tits dp


  骨干 成員負責銷售毒品,實行大區經理制   伍志堅重點招收兩個群體的人并分成兩派,一是本地人,以白云區良田人為主,二是外地人,以東北、西北人為主。


  伍的思路是:需要清洗A派某人時,即用B派去執行。


  集團的骨干成員,平時多負責銷售毒品。


  伍志堅實行大區經理制——每人負責一個省份的毒品銷售。


  他還為 制毒業務配備了《醫用化學》等教科書。


    武裝多從境外購入,其中大部分為軍用武器  其武裝多從境外購入,其中大部分為軍用武器。


  記者昨天見到,主要裝備計有兩支蘇式四三式微型沖鋒槍,4把手槍,4件手銬,手機干擾器與獵槍、刀具等。


  伍志堅對武器使用定為3個方面:一是追數;二是清洗內部;三是爭地盤。


  但實際上實施內部清洗時多采取的是將被疑不忠者灌食冰毒致死隨后棄尸的手段。


  廣州最殘忍 黑幫 覆滅 繳獲大量 軍火(8/8)  財產千萬元以上,人屋車場專項整治斷了他財路  伍志堅犯罪集團的財產,估計在千萬元以上。


  此前他在芳村花100多萬買下兩套房子,籌建制毒工場,但中途被搗毀。


  2007年時,他陸續購入房產。


  但2007年后,廣州人屋車場專項整治狂飆突進,伍志堅犯罪空間被持續擠壓,從此賺不到什么錢,卻陷入江湖殺戮之中。


  他自己吸食冰毒,極端性格也令其身患多病。


    天網恢恢伍志堅犯罪 團伙覆滅記  2007年,伍志堅暴力犯罪集團開始成型并武裝化。


    這一年12月24日,伍志堅集團成員 王文遠和韓磊被組織懷疑抽水,被手銬、鐵鏈綁手腳,關押了十多天。


  伍志堅威脅王文遠,要干掉他老婆。


    當天晚上,王文遠朦朧聽到樓下有女人叫喊聲,以為是老婆被綁,突然腦里一片空白,爆發出驚人力量,一舉掙脫并從二樓跳下后報警。


  現場持沖鋒槍看管的黑幫成員也反應不過來。


  隨后,韓磊被犯罪集團帶離現場。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荔灣刑警立即找到王文遠被禁錮場所,進入場所后,發現此處挖了地下室,裝了煙囪,具備非常明顯的制毒工場的特征。


    同天晚上,佛山警方發現韓磊死于佛山市汾江中路的路邊,經法醫檢驗系被毆打傷害致死。


  辦案刑警說,從沒見過人死得這么慘——韓被塑料袋燃燒后滴下的碎片燒至體無完膚!  之后,王文遠出逃,荔灣(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刑警開始抽調力量,一邊追捕,一邊摸查,伍志堅集團開始浮出水面。


    2008年初窮兇極惡  到了2008年初,廣州開展人屋車場專項整治,毒販們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制毒工場。


  有一次,伍志堅集團成員開車到清遠巡查制毒工場時,發現后面有輛警車,遂向伍請示(后來他們供述,黑幫車輛全部裝有監控雷達)。


  伍下令:如果警車跟過第三個路口,就拿沖鋒槍將警察干死!原來警車是派出所正常巡邏,恰恰在第三個路口就拐彎了。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2008年春節,廣州刑警投入重兵,全力偵查伍志堅集團。


    2008年10月,團伙成員陳衛兵被懷疑貪污了2斤咖啡因,被伍志堅等執行家法。


  伍志堅殺氣騰騰地說:你吃了我的東西,我今天就讓你吃個夠!之后指揮灌食冰毒,致陳衛兵死亡。


    2009年1月17日凌晨,朱國戰及其女朋友吳某一起從同德街同粵廣場步行返回粵溪村住處時,遭薛大偉等4人持槍綁架。


  4人受伍志堅指使,將欠伍志堅毒資不還的朱國戰及其女友殺害,并拋尸東莞虎門大橋、淡水大橋。


    2009年3月,伍志堅懷疑同伙張洪博私吞毒資,指使手下將張洪博關押起來毆打,砍下張洪博幾根手指,并迫使其寫下300萬元的欠條,事后張洪博的家屬交了8.6萬元的贖金,伍志堅團伙才將其放出。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持槍行兇遇便衣警察  2009年4月,伍志堅察覺到警方的逼近,攜制販毒工具和軍火轉移產業進入肇慶懷集,想租礦山用于制毒,但與村民發生劇烈爭執,遂化名租房隱蔽下來。


  此前,伍志堅用于握槍的右手臂受傷,這也為其被捕埋下伏筆。


    2009年4月23日,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在懷集街頭:當地一位派出所長和刑警隊長身著便衣帶槍辦案,在駕駛掛民用牌車返程時恰與帶槍的伍志堅兄弟走到一條車道。


  伍志堅見有車膽敢不讓車道,勃然大怒,加大油門逼停對方,下車大喝: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  車內警員愕然,很快反應過來,掏槍撲向伍志堅。


  伍志堅苦于右手無力,無法將槍上膛,倉皇逃竄。


  懷集警方調集轄區警力,截停伍志堅兄弟,將兩人擒獲。


    伍志堅兄弟卻拒絕開口。


  這時,執行追捕任務的廣州刑警也到達懷集,并判斷其肯定有落腳點。


  懷集警方想了一個辦法,利用廣播、傳單向附近居民了解:有沒有遇到廣州口音的人來租房子、最近幾天又沒回來住的。


  5月2日,果然有市民提供線索。


  警方順利偵獲伍志堅的落腳點,繳獲制毒工具、毒品、軍火一大批。


  辦案刑警感慨:伍志堅兄弟的歸案真可謂是天不藏奸。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全國追逃眾惡徒就擒  大鱷落網后,專案組組成強大的追逃小組,遠赴東北和河南、河北等地,全力布網追擊,并起獲大批槍支彈藥——  4月27日,刑警在遼寧抓獲涉案嫌疑人薛大偉,后又于5月下旬、6月上旬在吉林先后抓獲司義波、曲陽、楊超等3名涉案嫌疑人。


    伍志堅供認多次向一名叫謝斌的人購買過武器。


  專案組于2009年6月23日在海珠區抓獲謝斌,在其住處搜獲4個軍用手雷、84發手槍子彈、27發獵槍子彈、吉普車1輛及現金10萬元。


    6月28日,在河南省許昌市抓獲團伙成員王中偉。


    6月30日,在越秀區某夜總會抓獲伍志堅團伙制販毒骨干成員林穎悅。


    7月6日,在廣州相繼抓獲成員陳榮彬和黃遠健,繳獲1支鋼珠手槍。


    7月8日、13日,團伙成員陳士普、王文遠分別在江蘇、河南落網。


    8月7日,追逃小組在河北滄州抓獲伍志堅團伙重要成員張洪博,在其家中繳獲約2千克麻古、1支43式沖鋒槍、2支軍用手槍、3枚軍用手雷、子彈73發……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專案組圍繞該犯罪團伙的組成結構、層級分工,根據前期偵查掌握的大量證據材料、作案事實,對疑犯進行逐個甄別和審查。


    在強有力的證據面前,伍志堅等犯罪團伙成員供認各類刑事案件17宗,其中涉及命案3宗,制販毒案件9宗,制毒窩點5個,非法買賣槍支2宗,武裝非法拘禁1宗。


  至此,廣州近十年來最殘忍、火力最強黑幫被徹底剿滅。


    伍志堅團伙  罪行:制毒販毒殺人滅口  警方查實,2007年開始,伍志堅有組織、有目的地糾集其弟伍志偉等人,購買槍支彈藥和汽車,大肆進行制販毒犯罪活動斂財。


  因制販毒團伙之間和團伙內部常有利益沖突和內訌,伍志堅對仇家或內訌團伙成員采取殺人滅口、非法拘禁、毆打致死等殘忍手段,其非法牟利所得主要用于購買房產、團伙運作以及花費。


    家法:殘忍家規至少奪4命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伍志堅按層次給團伙成員發放不同標準的武器裝備和工資補貼。


  黑幫成員每月發放5000元底薪,再根據業績發放獎金。


  伍志堅制定了嚴格的家法家規,要求手下成員無條件服從,要隨時聽命,隨傳隨到,不得向外泄密。


  如有人違反,便以令人發指的暴力手段懲罰,輕者拘禁毆打,重者殺人,至少有4人被殺。


    組織:組織嚴密分成三級管理  整個犯罪團伙內部成員近二十人,人員構成穩定,內部體系健全、職責明確。


  該犯罪團伙組織嚴密,成員分三級管理:第一級是首領伍志堅、伍志偉,負責財務分配、內部管理等事項;第二級是王中偉、司義波等骨干成員;第三級是一般成員,負責以暴力手段非法拘禁、恐嚇、殺人、追收所欠的毒資、與其他團伙爭奪地盤等,并監視內部成員有無違規,負責執行家法。


  廣州最殘忍黑幫覆滅繳獲大量軍火(8/8)   導讀:我(秦檜兒子怎么死的)不是故意泄露程浩然的行蹤,無心之過導致了嚴重后果。


  程浩然與 司徒 菲菲別墅約會,竟被司徒菲菲的 老公追上門。


  雖說對方私闖民宅,但捉奸在床并拍了 照片——無論如何,走到哪里都是理虧在先。


  程浩然被對方打得鼻青臉腫,據說差點光著屁股回來。


  我都不知道,都是那個電話惹的禍。


    女人依附男人,這就是最大的悲哀。


  為了娘家的所有人,即使程浩然在外搞三搞四也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他說:周末,我有活動。


  你呆在家里,哪也別去。


  他告訴我時間,同時也暗示了地點。


  我們在郊外的別墅,應該是他竊玉偷香的最佳場所。


  他的言下之意、弦外之音——記得別過去!  程浩然怎么說,我自然怎么做。


  寵而不愛,那是對女人最大的傷害。


  況且,程浩然 對我的寵什么呢?難道娶我回家就是最大的恩寵嗎?若不是程爸爸程媽媽喜歡我,估計早就把我換掉了。


  兩位 老人覺得我比較像是賢妻良母,奈何我的肚子就是不爭氣。


  程浩然一個月都 不動我一次,怎么懷孕?老公對我進行報復  我怎么知道,那個男人是司徒菲菲的丈夫?他在電話里,氣急敗壞的說:程總,下班之前我必須找到你。


  銀行那邊,需要你的親筆簽名。


  十萬火急,雙休日就不能辦理了。


  我也聯系 不上啊,只能告訴對方程浩然在哪里。


  想不到,我無意中導演了這出捉奸在床的好戲。


  這一切,隱瞞得了嗎?  我的一切計劃,都被你蓄意破壞了。


  你高興了,你高興了?程浩然將我從床上拽起,狠狠的扇打我的耳光。


  最毒婦人心,我今天總算見識你的歹毒心腸了。


  他一邊罵,一邊扯我的衣服。


  到最后,直接將我壓床上。


  如同經受強暴一般,下體的疼痛不能用言語形容。


  我的錯,我該承擔的。


    第二天,程浩然將我關在雜物室。


  我就這么衣不蔽體的,像只狗似的蹲在地上。


  程浩然吩咐保姆:關她一天一夜,沒我命令不許放她出來。


  我身子本就不好,加上又冷又餓的。


  感覺皮膚在發燙,眼睛都看不清。


  放我出去吧。


  低聲的,無奈的哀求。


  我病成這樣,他還是強迫我例行公事。


  老公對我進行報復  之后的之后,程浩然幾個月都不動我。


  男人在外面風流快活,女人就只能在家獨守空房。


    我這不是故意的,可他就是不相信。


  我才二十五歲,人生的路還長。


  就這樣,一輩子嗎?   私房話為國內最大的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微信號:sifanghuacn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3568596.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3752682.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991621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8256111.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9033749.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105933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721665.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512692.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9997111.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9119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