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korean sex selling

korean sex selling


 “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剛才上了個廁所,發現我。


  發現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跡,而且還有。


  還有痛感,  是不是對了 做了什么?你。


  你就是流氓一個,我要報警抓你!”  靠, 李文龍暗罵一聲,如果真要是為這事被抓進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點血跡就賴我,我能做什么?再說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會有血跡, 女人的第一次才會流血呢!  “你是原裝?”李文龍脫口而出,睜大眼睛看著 林雪梅


    “不行嗎?”林雪梅俏麗的小臉漲得通紅。


    “那你包包里帶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龍傻傻的問到。


    “用你管”林雪梅臉幾乎變成了豬肝“你說,到底你對我做了什么?”  “啥 也沒做”李文龍自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你等著,有你好看的。


  ”林雪梅咬牙切齒的拉開衛生間的門回到床邊。


    “ 林總


  別。


  ”李文龍一個箭步沖到林雪梅身邊奪下了林雪梅剛剛在包里掏出來的手機。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著說到“做的時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總,我不是怕了。


  ”李文龍一本正經的說到。


    “不怕你奪我的手機干什么?”林雪梅繼續冷笑“有本事你讓我報警”  “林總,您報警我不反對,只是在您報警前我想說幾句話”李文龍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門真的應該看看黃歷的,平白無故的就惹了這么一身騷,這也太點背了吧!  林雪梅扭過頭去不看李文龍,只是沒有堅持去搶奪手機。


    “我承認,您長得是漂亮,如果說對您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我還沒有混到對自己領導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您說您下面有血跡,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對你做過任何違背倫理道義的事情,或許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時候有點用力過猛,也可能是由別的原因。


  ”  李文龍本來想說是不是來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漲得發紫的臉,把這后面的話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手機給您,要不要報警您看著辦吧!”  說著話,李文龍把手機扔到病床上,頭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獨自在那里發呆。


    “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林雪梅自言自語到“自己確實沒有感覺到有什么異樣,不都是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兩天都走路不正常嗎?看來自己還真的錯怪他了,不過,他看到了我光的樣子,這筆賬一定要算回來。


  ”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種是奇怪的動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卻還把這筆賬記到人家頭上,你說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廁所里吸煙的李文龍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計他。


    剛剛把煙屁扔掉,兜里的手機卻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機一看,李文龍的眉頭皺了起來。


      “林總,有何吩咐?”李文龍不情愿的接起來,剛才他已經打定主意了,抽完這根煙,然后過去告個辭,直接打道回府,這邊的事誰愛管誰管,至于這開車的活,自己也不干了,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來,以后別想有好日子過了,還不如早點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來一下。


  ”林雪梅的聲音溫柔了許多,雖然還帶著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總,有什么話就在電話說吧!”李文龍不客氣的說到“如果是警  察一會過來抓我,您告訴他們,我就在醫院門口等著,如果不是這件事,對不起,我正想跟您說一聲,我這就開車回單位跟沈主任匯報,估計沈主任會給您派新司機過來的。


  ”  “還在生氣呢?”林雪梅的話軟了幾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氣。


  ”李文龍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向漂亮女人低頭。


    李文龍暗暗的鼓勵自己,只是,這腳步卻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門口。


    正思量著怎么辦呢,病房門打開了,露出那張足以撼動泰山的臉:“小李,得麻煩你回咱們縣一趟。


  ”  這話柔聲細語的,聽得李文龍的骨頭都酥了。


    只是,這面子上一時半會兒還抹不開,所以,李文龍站在那里一動也沒動。


    “這是我家的鑰匙,我住在明珠花園的棟三單元六樓西戶,你回去幫我拿幾套換洗的衣服,剛才醫生過來了,說是我還需要住上幾天,這沒有換洗的衣服怎么行?”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另外,你再幫我拿毛巾牙刷洗面奶。


  ”  林雪梅說了一大堆,聽得李文龍腦袋都大了:這是住院,又不是搬家,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  “等等林總,這個我得找紙筆記一下,咱腦子可沒這么好使”李文龍趕緊制止林雪梅說下去“林總,您給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好,我回去直接拿來不就行了?”  “我是一個人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林雪梅的聲音壓得很低。


    哇靠,單身原裝美@女,李文龍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不過,馬上又把這份激動壓回到了心底,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副總,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車夫,這天壤之別的差距怎么可能。


    “我剛才簡單的寫了一下,你照這個回家去拿就行。


  ”原來林雪梅早有準備,回身把自己寫好的一張字條拿到李文龍面前。


    “林總,要不您一塊回去得了。


  ”李文龍看看字條上的 東西,好多都是女孩子的隱私品,這……這讓自己如何下手?  “醫生不讓走,就麻煩你跑一趟吧!”林雪梅也是無奈之舉,如果醫生允許,她能讓李文龍動手拿自己的小褲褲嗎?  “那行吧!”李文龍‘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心中卻是有股冒血的沖動,這美女的閨房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的,李文龍還真想仔細的看看,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股窺視欲吧!  驅車上高速,只用了半小時不到的時間,李文龍便回到了縣城,用林雪梅的話講,最好不要再回單位,以免有人問起來不好說話。


    遵照林雪梅的安排,李文龍直接去了林雪梅的家里。


    打開防盜門,李文龍揣著那顆砰砰直跳的心步入了林雪梅的閨房,原木色的地板,淺黃色的墻壁,淡藍色的沙發,處處透著恬靜與溫馨,推開臥室的門,李文龍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甚至想象出了林雪梅睡在這床上的場景。


    無名之火開始在體內燃燒,努力的壓制了一下,李文龍開始著手準備林雪梅需要的東西,當觸碰到林雪梅小褲褲的時候,李文龍那不爭氣的東西噌的一下打起了立正,聯 想到這個白色的東東包裹住的應該是什么地方,李文龍竟沒來由的產生了嫉妒心理,暗想如果換做是自己該有多好。


    了一陣子,李文龍終于收拾全了林雪梅想要的東西,看看時間,竟然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因為林雪梅說過今天晚上不用趕回去,在外面隨便吃了點東西,李文龍回了自己的出租房,由于父母都在農村,李文龍上班之前就托叔叔給找了一個住處,顧及到李文龍剛剛有收入,叔叔便給他找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偏僻的小區,好在李文龍并不在乎這個,只要是住的舒服就行了。


    打開電腦,李文龍胡亂瀏覽了一下縣里的貼吧,  看過幾條帖子之后,李文龍第一次不知道該干些什么了,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 影子,冰冷的表情,雪白的肌膚,還有自己不小心的看到的女人最為隱私的部位,聯想到這個,李文龍無法淡定了,起身點上一支煙在屋子里挪了起來,有好幾次他甚至有下樓返回醫院的沖動,最終,他還是拿上一件東西鉆進了衛生間。


    一切歸于平靜,當看到林雪梅衣服上那一團自己遺留下的污漬之后,李文龍渾身上下一下子變得冰冷,手忙腳亂扔進洗手盆里開始使勁的揉搓,搓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這才又拿出熨斗熨燙起來。


    明天一早就得走,這么一夜的時間,如果不熨燙一下,李文龍不敢保證它能干好,如果干不好,怎么跟林雪梅交代?  躺到床上,李文龍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卻又夢到跟林雪梅糾纏在一起,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又弄臟了床單。


    起身到衛生間收拾了一下,李文龍頹廢的坐回到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雖然至今還沒有觸碰過雌性的身體,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李文龍卻是很少發生的,偶爾弄臟床單也全是沒有目的的,不像今天,滿腦子都是林雪梅的影子,難道自己真的被林雪梅深深地迷住了,又或者是,冥冥中注定要與她發生點什么?  到陽臺上把昨天晚上林雪梅的那小褲褲收起塞進包里,李文龍鎖上門下了樓。


    直到坐進車里,李文龍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狀態,作為一名資深司機,李文龍深知這個狀態下開車的危害,深吸兩口氣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李文龍這才發動 車子系上安全帶駕駛著車子駛離了小區。


    由于時間還早,路上并沒有多少行人,這正是李文龍想要的結果,在縣城里,這帕薩特太扎眼,因為能擁有這車的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腦的,林雪梅曾經說過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所以,李文龍專揀了一條小路準備駛出縣城。


     沒想到,越是怕什么越是來什么,車子離開縣城到了國道上,李文龍的心情也是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一輛再熟悉不過的車子映入了他的眼簾。


    要說這車子也沒什么特殊之處,也不過就是一輛的帕薩特,但是,最讓李文龍感到頭痛的卻是那車牌號,跟自己這輛車子的車牌號只差了一個數字,自己車子的尾號是2,對方的尾號是1,很顯然,這是豪嘉集團寶東縣分公司一把手的車子。


    踩油門的腳不自覺的抬了抬,車子慢了下來,沒想到,前面的車子早就發現了他,直接打了右轉向靠邊停車了。


    沒辦法,李文龍硬著頭皮開了上去。


    兩輛車子并排著停下,對方車子里露出一個油光光的腦袋,雖然兩個人之間還隔著有兩三米,對方那刺鼻的發膠味卻是結結實實的傳進了李文龍的鼻子里。


    心底隨時一陣不屑,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的:“鵬哥,你這是去哪?”  “是小李啊!”魏大鵬透過打開的副駕駛玻璃朝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那攝人心魂的身影“我出門辦點事,你這是跟著林總出差?”  “嗯,啊!”李文龍含含糊糊的答道。


    “林總早啊!”沒想到這魏大鵬還扯著脖子喊上了。


    李文龍一陣心驚,這可怎么辦?林雪梅并沒有在車上,對方這一喊豈不是露了餡了?大腦高速運轉,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噓……”李文龍豎起右手食指湊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又指了指后面,張嘴做出了“睡著了”三個字的口形。


    “擦,不愿搭理我就散。


  ”魏大鵬嘟囔道,也不再理會李文龍,右腳猛勁一踩,車子忽的一下竄了出去,只留給李文龍一陣灰塵。


    手忙腳亂的升起副駕駛的座位,李文龍呸呸了兩口,早就聽說這個魏大鵬仗著有一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手在后面給他撐腰在公司橫行霸道了,沒想到這自身素質還真不怎么樣,這一下自己得好好的清理一下內飾了。


    掛上前進擋,李文龍穩穩地起步重又向前駛去,同樣的車子,要是真想攆的話,李文龍自籌魏大鵬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現在的李文龍早已經沒有了那爭強好勝之心,因為,那一次發生的事情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那還是當年跟著師首長的時候,單位上組隊外出學習,李文龍開的一號車當之無愧的打頭陣,后面跟著政委的車子,在高速路上,兩輛車一直勻速前進,因為不經意間跟了前面的一輛好車,李文龍不知不覺間把速度提上去了,原本跑一百一的竟然跑到了一百六,也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此時的李文龍已經沒有辦法把車子用正常的方式停下來,只能一腳悶住剎車的同時咬咬牙把車子開到了護欄之上。


    只一次,李文龍便長了記性,所以,現在的他開車只求穩不求快,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之心。


    “林總,您吃早餐了嗎?”四十幾分鐘后,李文龍出現在了林雪梅的病房里,相對于昨天而言,今天的林雪梅顯然是恢復了不少,臉上有了些許的紅暈,雖然那表情依然很冷。


    “吃過了”林雪梅淡淡的說到“我讓你拿的東西都帶來了沒有?”  “帶了,都在這里”李文龍把手中的背包遞過去。


    “行了,你先出去吧!”接過背包,林雪梅直接就給李文龍下了逐客令,昨天淋了雨,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這澡也沒撈著洗,對一向愛干凈的林雪梅來說,這是最不能容忍的,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輸液的時間了,自己必須趁著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洗洗澡換換衣服。


   林嘉怡想起了以前小學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自己爸媽的動靜,當下便搖了 搖頭,小小聲的和 王小帥說道:“在這里肯定不行的。


  ”其實王小帥已經有些被沖昏頭腦了,滿腦的都是林嘉怡的假媽媽 妙妙,反而是林嘉怡在他面前其實誘惑力并不算是很大,要什么沒什么,只有這身皮膚不錯,看起來光滑細膩罷了。


  但丟了一個西瓜還是得撿一個芝麻,不然他現在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而且還漲的難受,于是他哄騙林嘉怡說道:“寶貝兒,要不你給我弄一弄?”王小帥也在女人堆里面摸爬滾打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心知肚明,特別像是林嘉怡這樣的女人,花了他不少的錢,而且逢年過節給的禮物還有紅包都讓林嘉怡虛榮心大漲,她是千萬不敢得罪他的,只要稍微逼迫一下,林嘉怡絕對就會就范。


  “可是我…我不會啊……”林嘉怡緊張地眨吧了一下眼睛,她的手還覆蓋在王小帥的褲子上沒辦法挪開,感受到手心下的溫度,以前跟宿舍里面 的人看到的那一些小電影當下便涌入了腦中,她心中不知為何,竟燃起了一陣悸動,身下也覺得有些空虛難耐……王小帥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當下便乘勝追擊說:“沒事,你隨便弄一弄就好,幫我疏解一下。


  ”王小帥看著她,他們兩個人交往到了現在僅限于牽一下手,還有親一下抱一下,其他的啥事都沒有做,更別說是這樣的要求了。


  林嘉怡聽見了之后連忙搖頭,一張臉紅了一片,雖然沒有做過那些事情,但之前王小帥也時常會把她的小手蓋在他上面,跟她說自己有多難受,暗示的意思明顯,但是她都嚴詞拒絕了。


  而王小帥也知道,像現在的大學生,其實還需要循序漸進的,她們雖然物質,但心中還向往著愛情,所以他基本上都不會怎么去要求她,也不會強迫,因為他也知道放長線才能夠釣大魚。


  而且林嘉怡這樣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比較平凡,能夠有那么奢侈的生活,也是拜他這個金主所賜,若是他們兩個人分手了,那她現在一切的包裝都會化作泡影,所以平時和他相處起來多多少少會帶著那么一點討好。


  “可是我現在太難受了,我不能這樣子出去見你爸爸媽媽吧?而且我也不好去衛生間那里…”王小帥這一次是覺得自己剛到手的鴨子又飛了,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對林嘉怡的語氣也有了一點不耐煩,不過林嘉怡這個小丫頭聽不出來。


  其實王小帥哀求過那么多次,林嘉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點動搖了,這會兒更是覺得是自己的原因才會讓男朋友難受成這個樣子的,于是猶豫了再三之后她竟然 點了頭。


  “真的嗎?”王小帥知道這樣的女孩子逼迫一下馬上就會就范,但他并不想給林嘉怡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王小帥沉下了一雙眼睛來,頗有些為難的說:“如果你不愿意的話,那還是算了,我也不應該強迫你的。


  ”見王小帥這樣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林嘉怡也覺得自己那么多次的推脫都成了負罪,當下立刻搖頭說自己并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自愿的。


  看著王小帥那么難受,她覺得自己也很有一些責任,于是自愿的蹲了下來。


  王小帥心里面暗笑,果然女人就是好騙,頭腦比較簡單,多說幾句軟話就就范了,特別像是這么個在學校里面沒有出過社會的女孩子。


  林嘉怡蹲下來之后,王小帥還摸了一下林嘉怡的頭,并且一臉為難的對她說:“我本來不想和你進展那么快的,因為我擔心你會覺得我是輕浮的人,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在這樣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住,對不起,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話那就不做了。


  ”王小帥再一次貼心的詢問,林嘉怡 聽了之后腦袋搖的就像撥浪鼓一樣,同時心中越發的愧疚,那么優秀的一個男人,對她也彬彬有禮,不過只是提出了一點要求罷了,她之前一直都沒有答應,現在還拒絕的話,那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吧?這一招欲擒故縱,王小帥用的十分的巧妙,看見林嘉怡一臉堅定的樣子,王小帥就知道這個小丫頭片子絕對是上鉤了,于是裝作一副非常自責的模樣,把自己的褲拉鏈給拉開,里面一下子彈了出來,打在了林嘉怡的臉上。


  林嘉怡看了之后眼睛都睜大了,她驚呼了一聲,小臉蛋迅速的紅了一片,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這和在電影里面看到的簡直就是一樣的,而且這個還要可怕…“是不是嚇到你了寶貝?”王小帥小心翼翼的問道,林嘉怡搖了搖頭,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其實王小帥并不是自己第一個男朋友,她也并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也品嘗過這方面的滋味。


  不過那些都是年輕的男孩子,所以對于這一方面沒有太能夠給林嘉怡太多的快樂,而林嘉怡只覺得有些索然無味,所以很快的就分手了。


  當時她還想著再次交往就希望找一個更成熟一些的,能夠把她當成女兒來疼的男人,那樣的男人成熟又有閱歷,那方面應該也很有技巧……“寶貝,你張大嘴,像吃糖一樣就行了。


  ”王小帥慢慢的引誘著林嘉怡,林嘉怡聽了之后乖巧地點了 點頭,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大了嘴巴,那一刻,她能夠感覺到一點味,但是其他的味道就沒有了,進去之后適應了一下,林嘉怡在自己的櫻桃小口之中活動,那種感覺讓林嘉怡心中有些蕩漾,她蹲下來的姿勢慢慢改變了,一點不自覺的把自己給翹高。


  在林嘉怡的口中活動,并且越來越堅,林嘉怡突然想著,如果這穿刺到自己,讓自己包裹住,也像現在一樣的話……一想到這里,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發癢了,她不自覺挪動了一下,隨后便感覺到淌了出來。


  感覺到空虛,林嘉怡頓時春情泛濫,更加賣力。


  她一邊弄著一邊想象著自己在王小帥的身上,搖晃著腰肢,把那沒進,感覺到那在自己的里面,最后出來,林嘉怡當下便覺得心馳神往,她雙眼迷離,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王小帥看見林嘉怡那副模樣,心里面也覺得十分的躁動,真想現在就把林嘉怡壓在身下,狠狠的大戰三百回合!想到此,他當下便忍不住伸手探入到了林嘉怡的胸前,另一只手扣住了林嘉怡的后腦勺,不斷的送到她的口腔。


  王小帥的動作太猛,林嘉怡有些不太適應,當下想要干嘔起來,王小帥自己雖然正舒服著,但也在注意著林嘉怡的情況,察覺到了林嘉怡好像不太適應,于是立刻撤了出來,盡管現在很難受,但是他還是分外關心的問道:“是不是讓你不舒服了,那我不做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輕,讓人聽著好像他受了委屈似的。


  林嘉怡聽見王小帥這么關切的問話,他自己都那么難受了,還在顧及她的感受,心中頓時燃起了一陣陣的暖流,覺得這個男人確實是可以托付終生的。


  于是她趕緊的搖了搖頭擦了一下嘴邊,又繼續,很快王小帥便感覺自己好像漸入佳境了。


  他一邊想著在外面廚房忙活的妙妙,一面又不斷的到妙妙女兒的口中,一想到這一些就覺得十分刺激,隨后不多久他就出來了。


  其實這個時候林嘉怡的嘴巴已經非常的酸了,剛才還在想著這個男人怎么那么持久,為什么還沒有出來,這會兒竟然裝了她一嘴。


  她有些茫然地抬頭,王小帥趕緊從旁邊拿了紙巾遞過去給她,讓她把嘴巴擦干凈,林嘉怡點了點頭。


  而他自己也抽出了幾張紙將自己擦了,接著塞回褲子里去,套好褲子之后覺得神清氣閑,但心里還是有點失望,畢竟沒有真弄上一場,所以還是有些不太滿足。


  不過至少嘗到了一點甜頭,也總比好過沒有。


  王小帥起來之后把林嘉怡從地上扶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膝蓋,還有摸了一下林嘉怡的臉蛋,把人抱在了懷中,親了一口額頭說:“辛苦你了寶貝兒,我是不是特別混蛋?你覺得我很好色吧?”林嘉怡連忙搖頭,其實剛才她自己也有非常強烈的感覺,差一點就想這樣順水推舟和王小帥弄了,可一想到這是在家里面,而自己的爸爸媽媽還在外面,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聲,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東西,還好自己忍下來了,否則兩個人真的要做的話,她肯定會舒服的叫出聲來吧?“寶貝,我真的是很對不起你,在你家里面對你做這樣的事情,這樣吧,你前些日子不是又看上了哪一款口紅嗎?等今天晚上吃完飯之后,我給你發個小紅包,你去買個禮物慰問一下自己,我剛才的行為肯定把你給嚇到了,真的是太對不起你了。


  ”王小帥說完這一句話,林嘉怡頓時覺得自己非常的幸福,畢竟她想要禮物張口就行了,而且這個男人還都惦記著自己說過的話,一看就是個好男人!她們宿舍里面的小姐妹想去問自己的男朋友要一個禮物,就跟擠牙膏一樣,每次都是氣急敗壞的,而她有一個出手大方的男朋友,逢年過節除了紅包還有禮物,平時什么YSL,TF,子彈頭范思哲寶格麗應有盡有。


  總之她的梳妝臺上面是最多奢侈品的,盡管她長得不算是宿舍里最美的。


  同一個宿舍里面其她女孩子都非常的嫉妒,覺得那個金主絕對是瞎了眼了,才會看上林嘉怡這么個女人,長得又不好看,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樣。


  “我們先出去吧,在房間里面呆太久了,可能你爸媽會起疑心,我也不想在你爸爸媽媽面前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王小帥說完這句話,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林嘉怡點了點頭,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


  剛出去就撞見了把菜端出來的妙妙,王小帥用赤裸裸的眼神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妙妙,妙妙起初是背對著王小帥的,所以沒有察覺,她轉過頭去便撞進了王小帥那一雙不加掩飾的眼睛里。


  這雙眼睛如同餓狼一般,仿佛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妙妙嚇了一跳,手里面的盤子差一點就摔了下來,還好她穩定住了心緒,想到了剛才在廚房里面荒唐的事情,當下便覺得一雙眼睛不知道應該怎么放。


  還好王小帥也知道現在不應該做什么會暴露倆人關系的事情,因為他想將這兩假母女都拿下來,雖然女兒差了一點火候,也并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但是看起來單純好拿捏,而這一個未來丈母娘確實是人間尤物。


  他之前來這里的時候就是想要找到妙妙的,因為找不到妙妙才退而求次,沒有想到緣分那么美妙,一眨眼(媽媽啊啊啊啊)的功夫就讓他們兩人又相遇了,一想到能夠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王小帥就覺得自己又躁動起來了。


  很快飯菜就上桌了,林嘉怡的爸爸叫做林 友生


  “小王,你們北方那邊的人好像挺能喝酒,要不我們兩喝一杯?你來這里多久了,會不會劃拳?”林友生問道。


  王小帥聽了之后點了點頭,十分謙虛的說自己只會一點喝酒也喝得不太好。


  而王小帥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看向坐在林友生旁邊的妙妙,妙妙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下來了,穿了一件比較居家的衣服,可能是擔憂自己的巨大會露出來,造成不雅的效果,所以穿的非常的保守。


  平時在家里面她是不太喜歡穿內衣的,這一次卻套上了。


  王小帥剛才在廚房里面調戲妙妙的時候就已經把該摸的都摸了,這會見妙妙換了這身衣服,看起來沒有之前的那一套那么誘惑了,但他已經知道誘惑人的模樣是什么樣子的,所以一點都不在意。


  兩個男人十分歡快的吃喝起來,友生哪里是王小帥的對手,一來二去竟然已經醉的開始說胡話了。


  林嘉怡看見自己的爸爸這個樣子,于是站了起來,說要把爸爸帶進房間里面休息一下,妙妙聽了之后警鈴大作,連忙的站起來對她說:“不用不用,你們兩個先吃一會兒飯,這件事情我來做就行了,不用你們。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連忙的把老公架了起來,可是雖然林友生長得有點瘦,但是還是有重量的,而且喝醉了酒的人都是沉得很的,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把人從凳子上面拉起來,而且他還有些發酒瘋胡亂動。


  王小帥看見發酒瘋的林友生,便從位置上面站了起來,把人一把扶住,隨后拖到了他們兩個人的房間里面去,剛一進去就發現這屋子好像十分冷清,不像是溫馨的小窩。


  妙妙站在旁邊,目光之中有點擔憂,王小帥瞧見妙妙眼中的擔憂,心中忽然有些生氣,不過他隱藏得很好,并沒有發作出來,他往門外一看,瞧見林嘉怡并沒有跟上來,他直接上前一步捏了一把妙妙的肥美。


  妙妙嚇得差點驚叫出聲,沒有想到王小帥這個人竟然那么大膽,渾身上下的冷汗全冒出來了,只見她著急的朝自己老公的方向看過去,而床上躺著的林友生已經呼呼大睡了,根本察覺不到這邊的情況。


  兩個人出去接著吃飯,吃飯的時候飯桌上一聲不吭,林嘉怡倒是屁顛屁顛的和妙妙說了不少的話,根本就沒有發現王小帥這一邊的一樣,王小帥往嘴里面塞了幾筷子菜,嘗不出什么味道,但是一門心思都在剛剛捏了一下妙妙的手感上,覺得這樣豐滿的用來后入再好不過了。


  王小帥一邊想著一邊又覺得心癢難耐,竟然把手伸了下去,一把把妙妙的腳給撈了起來,妙妙驚呼了一聲,林嘉怡有些疑惑開口問道:“媽,你這是怎么啦?”妙妙搖了搖頭,說只是自己剛才想到了一些什么,有點大驚小怪了,林嘉怡聽了之后不疑有他,繼續吃著碗里面的飯,而王小帥一只手夾的菜,另外一只手則是握著他未來岳母那雙細腳,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她身上穿了一件闊腿褲,倒是很方便王小帥的手摸上去。


     閱讀提示:微博 網友@AC空氣稀薄 8月7日晚23點21分,在 微博上發布了一張 馮喆表情有些猙獰的 奪冠照,并“ps”上了幾只憤怒的小鳥,因此得名“憤怒的小胖”,喜感十足。


  還有網友 調侃說馮喆這次可“得罪”了攝影師。


  網友惡搞馮喆成“憤怒的小胖”(圖片來自新浪微博)奧運 男子 雙杠馮喆奪冠  “萌主”馮喆奪冠后繼續貧嘴:我本身就是個 笑話  北京時間8月7日晚進行的倫敦奧運會體操男子雙杠決賽,中國名將馮喆(微博)憑借15.966的高分擊敗各路對手,勇奪 冠軍


    賽后,馮喆在接受采訪時被現場記者問到賽后會不會接著在微博上寫笑話,馮喆笑著回答說那些笑話都是賽前壓力大的時候寫的,最后還不忘調侃自己一句“我本身就是一個笑話”。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311736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085599.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408368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38263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545325.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112207.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677618.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3380846.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7950033.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2904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