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爱之谷

xnxxvom

xnxx vom


 他家门开着,门槛还站着个人,正四处张望。


  三斤仔细一看,是 晓东 媳妇!“这 女人,大晚上的站门口干嘛?蚊子这么多,难道大姨妈几个月还没来,嫌血多了,找点蚊子放放血?”  离的近了,晓东媳妇也看到了陈三斤,扭头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晓东有没有发现他,冲着陈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户,然后进屋关门。


  这下陈三斤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这女人对这事还真带劲了,站门口等着自己来看她被他 男人睡……  陈三斤稍微转了会,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着晓东家屋后走去。


  脚步很轻,心跳很快,只能听到虫叫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刺激!竟然让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有人的媳妇邀请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这种事想想就让人血脉喷张!屋里晓东媳妇正和晓东搂抱在一起,晓东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着,很快就扯开了她的衣襟,那高耸的柔软顿时跳了出来!趴在窗下偷偷 看着这一切的陈三斤,猛地瞪大了双眼,只 感觉小腹冒起了一团火。


  那高耸的柔软,在晓东那双大手下,不断变幻着各种令人遐想的形状。


  正当陈三斤无比眼热的时候,晓东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裤头,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将她按在床边,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双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妇,不行啊!!咋就硬不起来了呢?”可正当陈三斤看得正带劲的时候,晓东突然耷拉着个脑袋说了声。


    “胡说,咋就硬不起来,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铁棒似的的嘛!我来看看!”  陈三斤挺替晓东悲哀的,这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够失败的。


  此时的陈三斤很想助人为乐一番,但晓东不会同意。


    晓东夫妇两折腾研究了半天也没啥进展。


  陈三斤感觉很无聊,本还以为能爽一把,看来是没戏了,正准备抬脚走人呢。


  屋里传来晓东媳妇的声音。


    “晓东,你等一下!”然后就听见脚步声。


    “来,晓东,把这套上!”晓东媳妇的声音。


    “这……你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还用的着这嘛?拿就拿呗,还拿个用过的!”  “啥用过的,是我刚刚给扯开的。


  你带上,试试看行不!”  在晓东媳妇的强烈要求下,晓东还是带上了那个疑似用过的套-套。


    “我说媳妇,你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觉火辣辣的?嗨……你别说,我这二弟还真起来了!”晓东显得很是兴奋。


    “行了,快点,别让老娘等急了。


  ”晓东媳妇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妇,看我晓东今天晚上大发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两人哼哼呀呀,弄的没完没了。


  听的窗户外的陈三斤心神摇曳。


  壮着胆子抬起头,贴在窗户旁边朝里面瞅去。


    “嗨,这晓东还真搞起来了。


  这都十几分钟了,也没变软蛋啊!难道村里人真的是谣传?不管了,妈的,这晓东媳妇真白,那那里跟何绣花差不多。


  ”看着看着陈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进了裤裆里。


    “哎呀,媳妇,不行了!我这怎么感觉这么辣啊?而且还疼!不对劲啊!”晓东最终还是没设出来,表情有点痛苦,爬了下来,翻弄着下面,一阵龇牙咧嘴。


    可那晓东媳妇明显还未满足,自个伸出手来不断的扣弄着。


  而且还把脸冲着窗户,看着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来,来……快点!”  三斤只感觉脑门发热,一股热流直冲头顶“这晓东媳妇让我来看晓东日她,绝对是要勾引我!”  但随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让陈三斤同志如同坠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点没吓死过去。


    就在三斤看着晓东媳妇的 身体,专注的搓弄着自己的时候,窗户的另一边飘出一道身影。


    头发很长,遮着个半边脸,一身白衣,没有一点声音,是个女人!  陈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吓得魂飞魄散。


  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陈三斤也不敢说话,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陈三斤感觉浑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点的力气。


    那人影动了!从窗户边上悄悄的露出半个脑袋,向屋里张望着。


  屋里的灯光设出来,打在那张脸上。


    陈三斤一看,好玄没气死。


  但随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过灯光,陈三斤看清了那张脸,那张脸很漂亮。


  陈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两口。


    是人不是鬼!那这人是谁?正是陈三斤刚刚遇到的陆 彩凤!  屋里晓东鬼叫着,一个劲说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陈三斤不敢说话,呆呆的看着陆彩凤。


  陆彩凤只是看了几眼,就把目光挪了出来,愤怒的看着陈三斤。


  然后两人悄悄的离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鱼塘的小屋子!  “陈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户口偷看人家和媳妇,你还说没去干坏事!”陆彩凤像审问犯人一样。


    “我……那个……”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大喊冤枉,这都哪门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妇邀请咱去看的。


  这不犯法吧?但这事说给陆彩凤听,陆彩凤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说不出。


    “看你就不像个好 东西!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流-氓!”陆彩凤看三斤不说话,跟着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声嘀咕着,“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没把你上了!”  陆彩凤一听,凤目怒视,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陈三斤啊陈三斤,你,你不可救药了你!原本听村里人说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还真以为是别人毁你名声。


  可现在让我逮着了个正着,你还解释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凤,我要是说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妇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还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点流-氓思想在作祟,还能有什么原因,我给你机会说,看你能跟我瞎掰个什么出来。


  你要是不能说清楚,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别别别……小凤,你千万别说。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无奈之下,三斤只能将中午遇见晓东媳妇 的事通通的说了出来,然后某些细节该添加的添加,该删除的删除。


    陆彩凤听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诓我吧!你说的是真的!”  陈三斤一看陆彩凤不信,当时就急了,一把抓着陆彩凤的手,“小凤,我说可都是千正万确啊。


  真的是晓东媳妇那搔女人让我来的,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让我阳-痿。


  ”  陆彩凤一时半会头脑没转过来弯,这都哪门子事!  “陈三斤,这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没有!”陈三斤下意识的摇摇头。


  能有什么证据,现在把晓东那媳妇给掐过来,然后让她把事情给说清楚,可能吗?换了谁都不会承认。


  那不是搁自己脸上写上“”两个字嘛!  “那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自己的话是真的?”陆彩凤接着问道。


    陈三斤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哼……陈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银贼,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乱编出来的。


  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证据你没有,让你想办法证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辩。


  ”陆彩凤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明显的语气要柔和多了。


    陈三斤其实挺郁闷的,自己就是偷窥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陆彩凤,这陆彩凤还非得跟自己较劲。


    陆彩凤忽然瞄了陈三斤一眼,出声道,“其实也有办法证明你说的事是真的,虽然只能证明一部分。


  ”  陈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办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这事告村长说就行。


  ”  陆彩凤忽然变的扭捏起来,很是害羞的模样,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下陈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死妮子还支支吾吾不肯说,可把自己急坏了。


  “啥办法,小凤你倒是说啊!”“你,你不是说,说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证明你的大,说明你就没在胡扯!”说完这话,陆彩凤的头直接垂到了胸口。


    陈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陆彩凤这是啥意思?难不成也是欠-好的货?我靠,这么水灵的白菜,又是个大学生,没准还是处呢,还等个啥?  呼啦一下,陈三斤直接连裤衩一下子全给脱了,“小凤,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陆彩凤羞的满脸通红,双手捂住了脸。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还是从指缝间偷偷看了几眼,越看就越想看。


  “妈呀,这是驴吊吧?”  陆彩凤的一声尖叫,吓的陈三斤赶紧将裤子提了起来。


    “我说你这丫头瞎叫唤个啥啊,刚不是你要我证明给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陈三斤很不爽,有种被人给玩了的感觉。


    “你个死流-氓,我又没说我要看,我让别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陆彩凤见陈三斤提起了裤子,挪开了捂着脸的手,满脸通红,看的陈三斤心猿意马。


    陈三斤想想陆彩凤说的也是。


  她不看,让别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点银秽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点鲁莽了!  “我要回去了!陈三斤,这事我不说出去!我暂时算是相信你的话了!我先走了。


  ”  陈三斤看着陆彩凤远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话?相信我的鸟还差不多吧?”  “这陆彩凤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来又跑回来了?估计还是不相信我,跟踪了我,奶奶个球滴!” 陈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挂着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东方破晓,新的一天来临!三斤撑了下懒腰,习惯性的将手向裤裆摸去。


  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给摸掉了。


  他陈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处男,每日早晨起来惯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软不拉叽,抖着跟面条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满头大汗,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这辈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开始以为只是没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现在扒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有啥动静。


  “怎么办?怎么办?”三斤彻底没了招,啥办法都想过了,就是不能让它站起来。


  想想以往的雄风,三斤心里就凉透了。


    “哎,这下子省心了,媳妇不用娶了!”三斤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头,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荡荡的。


    “三斤,回家吃饭啦!都中午了咋还不回家?”张爱青的声音。


    “哦,知道了!”陈三斤有气无力的应道,可是半天没动弹。


    张爱青觉得奇怪,“唉?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来喊吃饭的时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见个动静?听声音也不对劲。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张爱青推开门一看,陈三斤正坐在床头上,眼里有着迷雾,整个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没半点精神头。


    “我说三斤,你这是咋啦?”  陈三斤头也不抬,“没事!”  “没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饭。


  你爸今天特地去乡里打了几斤排骨,给你煲了锅汤。


  老家伙懒得上心一会,走,跟妈回家吃饭去!”  陈三斤感到很意外,没想到陈 诗文会亲自给自己煲汤。


  但现在三斤关心的不是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叹,“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子还是处男呢。


  你不能让老子把这处男的名头背进棺材哦!”  一路上,没精打采,走路都感觉脚底发飘。


    还没进家,三斤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


  陈诗文正在锅灶上忙的不亦说乎呢!陈诗文一看陈三斤回来了,笑眯眯的道,“来,吃饭吧,看看我给你煲的汤怎么样!”  三斤一愣神,半会没反应过来。


  两人昨天还吵的跟杀父仇人似的,这陈诗文怎么说变就变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陈诗文很少对三斤说“我”这个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陈诗文的诡异变化冲淡了三斤心中的忧伤,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点!咋不动筷子啊?我陈诗文虽然其他的不行,但是这厨艺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着陈诗文,心中迷糊着呢。


  心中暗道,“这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称“陈诗文”?从来没有的事!难道昨天他跟我说的话都是真的?真的决定改过自新了?”  三斤从未正面喊过这个父亲一声爸爸,都是以陈诗文相称,可真当陈诗文在他面前以陈诗文三个字自称的时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给绞了一下,这种感觉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塞进嘴里。


  陈诗文的巨大变化暂时性的让三斤忘记了二弟带给自己的痛苦。


    陈诗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闪躲,想说什么,但又害怕说错了什么,最终还是没憋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三斤,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语气很急切。


    三斤看着陈诗文,没说话。


  他从陈诗文中看到了一种叫做关心的东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说话啊?”陈诗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三斤,三斤越是不说话,陈诗文心中就越是担心。


    “爸,我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尝到被父亲关心的滋味!”陈三斤淡淡的说道。


    陈诗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孩子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乐,给了孩子什么呢?给了家里什么呢?一个男人做到这个份上,还能算个男人嘛!”陈诗文低下了头,他没有资格抬着头对着母子两说话。


  陈诗文看着地面,回想着过往的种种,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张温热的大手拍了拍陈诗文的肩膀,一碗喷香的排骨汤放在了陈诗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多赚钱,给你风风光光的娶个大胖媳妇回来。


  ”陈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温情的感觉了。


  “三斤,快吃饭,吃完了,咱父子两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阂一朝打破,陈诗文心中舒畅,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爱青,你也快过来吃!” 据海内网12月25日报道:看到 陈川这种满含侵略的眼神, 蒋楠心底一慌,尴尬脸红着看了一眼陈川,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胸前,双腿收缩紧紧合拢在一块儿…… 陈川正是她家教的对象,对于这个英俊且多金的青年,有时候蒋楠在跟 王海亲热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陈川,当然,这是她心底藏着的秘密。


   而陈川呢,对于蒋楠这个性感成熟的老师自然也是喜欢得很,自从一次听课中,见到蒋楠,陈川就被蒋楠所表现出来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


   得知这个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陈川就想办法联系上了蒋楠,以每个月五千的薪资,聘请蒋楠替他补习英语课程。


   眼前蒋楠所呈现出来的一幕,早已经让陈川浑身不安生了,他极力忍着心底那种狂躁和不安,看着蒋楠笑了笑: 蒋老师,快进屋吧,看你都被雨水淋湿了,得赶紧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要不然容易感冒。


   嗯。


  蒋楠点了点头,红着脸跟在陈川后面走进了别墅,她不是第一次来陈川家,每次踏进别墅的时候,蒋楠心底都会生出一股特别酸酸的感觉。


   对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陈家宽敞,大气、豪华的别墅,有一种让她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心底渴望拥有这样一栋房子,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动辄就是成成百上千万的价格可不是现在她所能承受的。


   唉……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摆到一旁的鞋架上,然后光着一双精致的脚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


   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


  而且陈川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必须得赶紧换掉。


   一旁的陈川,盯着蒋楠的背影,看得出神,从背后,更能完美的欣赏到蒋楠那丰腴的S形曲线,被浸透的纱质短裙上方一个轮廓分明的三角印痕,随着蒋楠摇扭动的腰肢,勾勒出的弧度引人着迷。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陈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在心底感叹着。


   哗啦啦……很快的浴室里就传来了一阵流水声。


   站到蓬头下的蒋楠,在热水的冲刷下,身上那股寒意驱散了不少,她伸手将乌黑的长发给揽到脑后,仰着头,热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从粉红的脖颈,流向整个身体,蔓过漂亮的肚脐眼,沿着盈盈可握的小腿,流到地板上,溅起阵阵水珠。


   一旁的晾衣架上,挂着她的 贴身衣物,天蓝色的Bra正往下滴着水。


   站在浴室门外的陈川,此刻心底难以平静,可不是吗?浴室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他要是能淡定的话,那他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嘿嘿……还好我有所准备。


  陈川在心底坏笑两声,连忙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调出监控画面。


   很快的,蒋楠那曼妙的身体就显现到了电脑屏幕里。


  是的,他在浴室里装了监控探头。


   没想到这场大雨竟然帮了他一个大忙,让监控探头有了用武之地。


   浴室里的蒋楠,此刻浑然未觉。


  她伸出洁白的玉手,正往身上抹着沐浴露,整个浴室里腾着大片的蒸汽水雾,腾起的水雾影响了监控画面,陈川这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但饶是这样也把他刺激得不轻。


   而蒋楠呢,此刻一边沐浴着,脑海一边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陈川的影子,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嘴里开始发出低吟…… 都说健壮的男人那方面很厉害,也不知道陈川那里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昨晚与老公,没有令她满足,蒋楠俏脸一红,情不自禁的开始寻找安慰。


   特别一想到这里是陈川家,蒋楠心底害羞之余,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刺激涌上心头。


   在别人家里做这种羞羞的事,总是紧张中透着兴奋。


   她紧紧咬着嘴唇,控制着那令人兴奋的声音不被陈川听到,脑袋也不知道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整张脸蛋上透着丝丝妩媚以及满足。


   这…… 电脑前的陈川看傻了,他没想到蒋楠竟然会自娱自乐! 瞬间,他的心底浮现出一个大胆而疯狂想法! 蒋老师,我给你找了套 睡袍,你把门打开一下我给你递进来。


  陈川抓着一套睡袍,敲响了浴室的门。


   此刻的蒋楠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


   啊……她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手一抖,身体瞬间绷紧,然后又很快舒展开来…… 她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自己…… 蒋老师,你在吗? 啊……在。


  在呢。


  蒋楠深呼吸一口气,忍着浑身酸软的不适,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把陈川手里的睡袍接了过来。


  开门的刹那,她忽然扫到陈川下方,当即小嘴张成O型。


   天呐,好吓人。


  蒋楠在心底吃惊道。


  陈川这儿跟老公王海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话,自己能不能承受还是一个问题,实在是太恐怖了。


   蒋楠心底打了一冷颤,连忙关上了门。


   站在镜子面前,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脸颊早已灿若红云,胸口一阵剧烈起伏,难以平静。


  她用毛巾把身体擦干,拿过睡袍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这睡袍也太前卫,太薄了吧,这……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


   睡袍是那种薄纱透明款的,面料特别轻薄,想来穿在身上肯定特别舒服,只是太露了。


  蒋楠还从来没有穿过如此大胆的衣服!她内心特别纠结。


   不穿吧,自己的衣服又还未干。


  穿吧,她有些抹不开面子。


   小川也真是的,怎么偏偏就给我找了这么一套衣服呢,真是……唉……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虽然有些难为情,但当下没得选择,她慢慢将睡袍穿在了身上,然后对着镜子审视了一圈。


   不得不说,虽然睡袍款式大胆而前卫了一些,但穿在身上展现出来的效果却是特别棒! 曲线玲珑,隐隐欲现,那种朦朦胧胧的既视感,让她看了都忍不住一阵啧舌,别说男人了。


  而且睡袍又是那种类似裙子的式样,睡袍下角堪堪达到大腿腿根,两条丰腴且修长的美腿,毫无遗漏的显露再空气里,空调里的热风一吹,感觉温乎乎的。


   蒋楠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晾衣架上的贴身衣物,犹豫良久:小川你在吗?可以把我的衣服拿出去烘干一下吗? 她真的实在受不了不穿小衣的感觉,感觉随时都会被人看透似的。


   在的蒋老师,你把衣服给我吧,我这就去帮你烘干。


  陈川巴不得这样呢。


   嗯。


  蒋楠红着脸小声嗯了一句,颤抖着手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将自己的衣物交到了陈川手里,这还是第一次将自己贴身衣物给除老公以外的男人,这令她有些害羞,同时又有些兴奋。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难道自己骨子里有放纵的潜质? 那边接过蒋楠衣物的陈川,别提多高兴了,他并没有把衣服立马拿到烘干机里烘干,而是拿到手里捏了捏,真丝的手感极好,面料既柔又软。


   好香。


  陈川凑着鼻子在上面闻了闻,上面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这种味道不像是香水的味儿,更像是蒋楠身上的味儿。


   这种味儿令陈川特别沉醉,就连毛孔细胞感觉都舒张开了不少,在这种香味的引导下,陈川没忍住将蒋楠的贴身衣物放到了裤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游遍全身…… 数分钟后,蒋楠一脸忐忑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蛋红霞未减,羞意更甚。


   每走一步,心口就会揪上一下,她紧张且含羞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川,看到陈川的眼睛一直盯着她,蒋楠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她能感觉到陈川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和贪婪,下意识的她将双腿微微合拢,手也紧紧扯着睡袍下角,生怕陈川会发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殊不知陈川早就知道了,可不是吗?她贴身的衣物都在他的房间里藏着呢,他又没有给蒋楠准备,她去哪穿?这么好的东西,陈川可没有还回去的打算。


   对于他来说,好的东西就要收藏。


   蒋老师,这是我刚替你熬的姜汤,你喝一碗吧,刚才才淋过雨,喝了能驱寒,防止感冒。


  看着蒋楠那紧张的样儿,陈川连忙将熬好的姜汤递了过去。


   谢谢。


  蒋楠道了谢,接过一连喝了几大口。


  她没想到陈川会如此细心、体贴,心底立马升起一股暖意。


   小,小川。


  我看咱们还是快一点补习吧,今天的课程我来的时候已经备好了,大概需要五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蒋楠实在受不了被人盯着猛看的眼神,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看穿似的,连忙说道。


   只有让陈川投入到学习中,她觉得眼前这种尴尬才会缓解不少。


   好的蒋老师,那我们去房间吧。


  陈川答应了。


  然后把蒋楠带到了他的房间里,每次补习的时候都是在这里进行(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的。


   找课本,开电脑,陈川像个乖孩子似的坐到了电脑桌前。


  蒋楠则站在一旁开始指导学习。


   小川,我们先练习一下口语吧,老师说一句,你答一句。


   啊……好,好的。


  蒋老师。


  反应过来,陈川连忙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自打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就被蒋楠那纤细修长精致的小腿给吸引住了! 因为蒋楠是站在他面前的,只要陈川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电脑桌下蒋楠盈盈可握的小腿,特别是……特别是蒋楠那一双光着的脚丫,小巧玲珑,精美无比。


  此刻十指微曲,紧紧并拢着,趾甲盖上涂了性感的玫瑰色趾甲油,显得特别璀璨迷人。


   光顾着欣赏了,陈川哪里还听得清蒋楠说什么。


   蒋楠自然也察觉到了陈川的异样,她蹙了蹙眉,顺着陈川的目光看去,就发现陈川竟然盯着她的脚丫! 这…… 蒋楠浑身一震,内心慌慌的,特别紧张。


  虽说她对陈川也有些许好感,但是做传统教育这么些年,老师的那种拘谨与本分始终枷锁着她,提醒她不能逾越。


   怎么办?揭穿?还是假装不知道? 犹豫片刻,蒋楠还是决定装作不知道。


  她深提了口气,正想用英语和陈川对话,可是忽然的,她的眼睛被陈川床头上放着的东西惊讶到了!小嘴瞬间张大!一脸的羞愤以及难以置信! 天!我的贴身衣物怎么会在他的枕头底下!不是让他拿去烘干了吗?他怎么……这一发现,蒋楠再也淡定不住了。


   她清晰的能看到自己的贴身衣物上有种醒目的痕迹,可以想象得到陈川到底是拿着它干了什么! 木讷,呆滞,紧张,兴奋……等等情绪开始涌上蒋楠的心头。


   短短的数秒内,她的脑海里已经闪现过了多幅画面,一想到陈川拿着她的贴身衣物干坏事,蒋楠整张脸蛋红绯一片,耳垂也烫的吓人,红霞一直蔓延到粉嫩的脖颈,看上去就像一熟透了的柿子。


   要命的是,她竟然在这种状态下有了兴奋感! 天,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可是我的学生!意识到自己那混乱的想法,蒋楠吓了一跳,努力的摇着头,想把这些东西赶出脑海,但是愈赶愈浓,挥之不去。


   一直低着头的陈川,忽然察觉到蒋楠有些不对劲,他连忙抬起头来,就看到蒋楠脸红不已,眼睛一直盯着他床头愣愣出神。


   糟了,被发现了。


  陈川在心底暗叹了一声不妙,想着该如何跟蒋楠解释,承认?那多尴尬啊。


  不承认?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怎么办? 陈川思考了两秒,然后鼓足勇气,忽然站了起来,伸手就把还处于呆滞状的蒋楠给抱在了怀里! 透过薄薄的睡袍,陈川能感觉到蒋楠那温软的身子,当然也有一些紧张,他能感觉到蒋楠娇躯在轻微颤抖着。


   老师,我喜欢你。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说着,陈川立马就吻了上去。


  对付女人,一柔二刚,这是铁律。


   小川……别……呜……反应过来的蒋楠想阻止已经晚了,她性感的薄唇被陈川堵上了。


   蒋楠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自己的学生产生什么关系,也更没有想到陈川竟然这么大胆。


   有那么一瞬,她想推开陈川,可是不知怎么的,手上却提不起力来。


  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气息,在她的口腔里蔓延开来。


   这种味儿她还是第一次尝到,对于接吻这种事儿,她本来是很排斥的。


  和老公王海也就只发生过一次,那还是刚结婚的时候。


  后来发现王海有口臭,有洁癖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和王海接吻了。


   可是陈川不一样,这种淡淡的烟草味气息,让她有些沉醉,有些迷恋。


  渐渐的,蒋楠挣扎不是那么厉害了,她的身体也软了下来,两只手紧紧扒着电脑桌,雪白的尖下巴情不自禁的仰高了起来,香舌也在这种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被陈川给噙住了。


   陈川能感觉到蒋楠的身体变化,从开始的抗拒,到接受,虽然只是短短数秒,但对于陈川来说已经足够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