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剛打開的生蠔像女生/小寶貝你下面都濕透了

剛打開的生蠔像女生/小寶貝你下面都濕透了

男人正蹲坐在 秀琴身后,隨之發出粗重的呼吸聲。

  wEv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秀梅俏臉都紅到耳根子了,咬著性感的嘴唇,顫抖著聲音問身后的男人說: 老劉,你……你能治得好不?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時弓著身子的男人才直起腰,手從張秀琴的翹臀上抬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秀琴妹子啊, 你這怎么摔得?這么嚴重,尾椎骨都快錯位了。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著,他把手繼續放在這張秀琴的臀上面,又弓著腰,狠狠的揉搓推按起來。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秀琴剛想拒絕,可她疼的厲害,要是不讓老牛繼續給她推拿的話她連家都回不去,只能咬著牙,壓下心里的那股子想法,忍了起來。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原本是上山準備采一點蘑菇的,給快上大學的女兒芳芳做頓好吃的,卻沒想到一腳踩空摔了下來。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要不是剛好遇到村里上山采藥的中醫老劉,她今天回家都是個問題。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今年四十多歲了,是村里的醫生,自從婆娘十多年前離開后,他就沒有再討老婆,有很多年沒有碰過 女人了。

  現在面對張秀琴,他心生一種久違的感覺……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以老劉的醫術,張秀琴跟他說一下情況,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便讓張秀琴脫了褲子再說。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說摔的是女人很私密的地方,但沒辦法,在老劉的要求下張秀琴才脫了褲子,讓老劉給他推拿正骨。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秀琴感覺全身跟散架了一樣,偏過頭看著自己身后弓著腰賣力動作的男人,感受到屁股上跟腰間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她只覺得空虛的身子一點一點被老劉的揉搓的動作給推開了……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就在張秀琴心里春意泛濫的時候,老劉忽然抬起頭,說(兩根一起插進去):秀琴妹子,你這大屁股好大好白啊,比村里那些婆娘都要好看。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正心潮泛濫的張秀琴聽到老劉說這話,頓時羞臊的別過了臉。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可是瞅準了機會說話的,他剛剛給張秀琴這娘們推拿時候可是用來他祖傳推拿技巧里的一些技巧,專門用來對付女人……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感受到指尖傳來柔軟的觸感,他沉浸的野火再次燃燒起來,要不是覺得這個秀琴太老,他馬上就脫下褲子把她給辦了。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很有原則,自己雖然憋得難受也不想睡秀琴這婆娘,四十歲人了還這樣,身材都走形了,一點興趣都沒有。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也就是秀琴這股子騷氣,村里的大老爺們可都想著折騰這娘們,但老劉心里不屑,她堅信自己一定可以摸到年輕小姑娘。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秀琴妹子,你這摔得太嚴重了,你得趴著我才能給你按到位。

  老劉對已經杏眼迷離的張秀琴說道,要是按不到位,只怕是會壓迫神經,留下什么后遺癥啊。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本來張秀琴覺得這個動作已經夠羞臊的了,剛要拒絕,但聽到老劉這話,頓時急了,急忙說:老劉我……我馬上趴著。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在村里的醫術可是一流,關鍵是他祖傳的推拿之術更是十里八村都有名,所以盡管那個動作讓人很羞恥,但她也沒多想。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且,老劉的推拉,讓她的身體非常受用,令他心馳蕩漾、意亂情迷起來。

  她丈夫也死了六七年了,也非常渴望男人……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到張秀琴撅起屁股,老劉的眼睛頓時直了起來,這秀琴果然夠開放,明明都殘花敗柳了,這小身子一扭,還是讓自己產生了沖動的感覺。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個角度老劉剛好隱約能看到張秀琴那處!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劉叔你……你快點,我真的好疼。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秀琴雖然撅著身子,但尾椎骨上傳來的疼痛感實在是太折磨人了,讓她忍不住催促老劉。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愣了一下,這才有點反應,被秀琴一催竟然心生煩躁,干脆就不想亂七八糟了,認真推拿。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這門手藝能傳遍十里八鄉,那確實是有些門道的,更何況張秀琴雖然傷了尾椎骨,但沒有多嚴重,以他的推拿手法,還是能夠應付得了的。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手上功夫揉了揉,最后給秀琴正了骨,才算完事。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秀琴啊,我這只是給你正骨了,你這摔得太狠了,想痊愈還需要幾個療程。

  老劉臉色一本正經。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張秀琴點點頭,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剛才那么羞人的姿勢,她以為還能發生一些什么,誰知道這老劉竟然真的這么老實,白給的便宜都不占,這讓她臉色通紅。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穿好了褲子,只感覺屁股后面沒那么疼了,還能站起來了,心里頭頓時對老劉的手藝很信服。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劉看著往山下走的張秀琴,心里頭滿不是滋味,要是秀琴這娘們再年輕十歲多好,今天非把她弄的走不動路。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wEv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喝酒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兩個人一直對我抱有敵意,雖然他們沒做出出格的舉動,態度卻很不友好,讓我頓時就警惕起來,看起來我首先面對的第一困難,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內。

   很多人的失敗,并不是敵人太強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隨便選了一個房間,在第七層,這棟樓一共就八層,僅次于頂層。

   因為是爛尾樓,門窗都沒有安好,小刀說了,看中哪個房間了,明天就去不遠處廢品收購站,花不了幾個錢,弄一扇二手的門,再弄點塑料紙當窗戶紙,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這么干的。

   喝多了,在爛尾樓里對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辭,走了,至少要和嵐姐、小清說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讓我說什么好哪!見到嵐姐辭職的時候,嵐姐追問我的去向,我就直說了,嵐姐頓時就生氣了,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嵐姐,我知道你擔心我,可這是我的選擇,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會讓那些人騎在我頭上欺負我,以后我不會再繼續懦弱下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從選擇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和過去的生活方式說再見了,盡管我還是我,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哎,你以為社會是這么好混的嗎?江河,夠厲害了吧?你看怎么樣?還不是被人捅進醫院去了?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嗎?要是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嵐姐出面,江河不會難為你的。

  嵐姐勸我放棄。

   嵐姐,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說什么了,記得嵐姐,要是實在難了,就來找嵐姐。

  我看得出來,知道我要出去混社會之后,嵐姐的情緒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辭了,又來找小清做告別。

   對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復雜,朋友不像,戀人未滿,處于一種很奇妙的關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還沒等我說話,她就首先開始問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萬峰嚇跑阿強的手下,看你當時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離開了,也知道我勸不了你,只是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對不起,我會回來看你的。

  扭頭,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沒有離開的勇氣了。

   我是一路跑出來的,渾渾噩噩的回到爛尾樓,我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知道現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爛尾樓我選擇那套房子的時候,發現我用來擋門的板子沒了,就是屋里那個快爛掉的破床,也被人給踹散架了,讓我頓時想起昨晚喝酒的時候,那兩個始終對我抱有敵意 的人

   看來,要先立立威,否則他們真把我當做軟柿子了。

  從決定出來混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不再懦弱,現在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一定要讓某些人長長記性才行。

   惱火,卻沒讓我失去理智,我這現在去找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很可能還會讓他們反咬一口,所以記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會在一起,報復的機會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隨后到旁邊的舊貨市場,買一扇被淘汰的鐵門,只比廢鐵的價格高一點,然后又弄來一些粗鐵鏈,回來之后用鐵鏈把門固定在門框上,其他人也都是這么做的,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

   不過多加幾道鐵鏈,也是相當結實的,在里面用鎖把鐵鏈鎖住,門就安裝好了。

   門上的門鎖還能用,可能不是安裝在門框上的,有門鎖說也沒用,只能用鐵鏈鎖住了。

   然后,我的幫派生活就開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在其他人異樣的眼光中,開始鍛煉了。

   萬峰在幫我帶來的路上,曾經指點過我幾句,如果只想做一個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樣混吃混喝就夠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渾渾噩噩了,最基礎的就是從鍛煉身體開始。

   身體鍛煉好了,打架的時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從追兵的追蹤下脫身。

   小楊,你整天這么折騰自己,有意思嗎?我正在鍛煉的時候, 三毛嬉笑著來到我身邊。

   三毛和小凱,就是對我抱有敵意的兩個人,直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他們為什么對我抱有敵意,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經記住他們兩個了,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后悔。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當然不會流露出任何不滿。

   切,有這功夫不如去睡一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許去睡了。

   接下來的幾天又沒什么大事,無非是每天到場子去轉轉,在三灣巷上,小刀負責看管三個場子,一個 臺球廳,一個舞廳,另外還有一個不大的酒吧,每天我們都會去這三個場子轉一轉。

   我來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動就到來了,傍晚的時候小刀召集我們。

   今天的行動是要教訓一伙人,是一伙撈過界的小偷,在我們看管的場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們打聲招呼,而且小偷在我們的場子每做一筆買賣,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

   而今天要教訓這伙人,原來是在三灣巷對面大佬的地盤上的,一個星期前才流竄過來的。

   他們多次在我們的場子上出手,卻一直沒來上交保護費,盡管小刀已經找人和他們打過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這一伙小偷過來,很可能是對面的幫派慫恿的,所以他決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樣,我們在臺球廳逛了一圈,沒呆多長時間就走了,然后我們離開臺球廳沒多遠,就又立刻轉回來了,每個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臺球廳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里藏起來。

   現在是晚上,雖然有路燈,可路燈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們藏身的陰暗角落。

   小楊,以前沒出來打過人吧!腳軟了沒?等候目標出現的時候,小凱諷刺的聲音響起。

   這些天以來,其他人都還好,就是三毛和小凱,總是時不時的找機會,針對我冷嘲熱諷。

   對他們的冷嘲熱諷,我一般就當做沒聽見,這筆賬只能記在心里,等合適的時候狠狠還回去。

   都給我閉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凱頓時就不出聲了。

   刀哥,他們出來了!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們都等得不耐煩了,終于目標就出現了。

   有五個男子,看起來最小的不過二十歲,最大的也不超過四十歲,從臺球廳先后走出來了。

   就是他們,等一會兒沖上去,都給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點,別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實一般的幫派沖突,見血可以,斷手斷腳可以,卻很少會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級,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會歸于普通打架斗毆。

   所以幫派斗爭的時候,很少出現人命,除非是一些關鍵時刻,就像是大佬爭奪幫派位子。

   從臺球廳里走出來的 五個人,顯然也挺謹慎的,四下看看沒有不對的情況,才匯合到一起。

   距離遠,他們說什么聽不到,不過他們很快就走過來了,要從我們藏身的地方路過。

   沖! 就在他們要過去的時候,小刀一聲令下,我們一窩蜂的沖出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我們的人數差不多是他們的三倍,三對一,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木棒。

   哥,快跑!我們剛跑出來,就被他們發現了,于是他們五個人轉身就跑。

   然而我們是有備而來,率先啟動,再加上距離比較近,五個人剛轉身就被追上了,一頓亂棍打下去,就聽到五個人慘叫,他們都被打蒙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們也試圖反抗,然而一來我們手中有 棍子,二來他們的人數太少,所以他們的反抗徒勞無功。

   我也揮起棍子打下去,有興奮,也有害怕,只是有點木然機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們打架的地方,距離臺球廳不遠,有一些進出臺球廳的人,也發現這邊的動靜了,多數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少數的看了一小會兒熱鬧之后,也都很知趣的進去打球,或者干脆離開。

   停! 終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頓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個人,何止一個凄慘,頭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臟的不成樣子了。

   我們經手之后,一時之間五個人只顧慘叫,根本就站不起來,每個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們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桿折斷了,要是手里拿的鋼管,他們早就被打死了。

   現在讓他們去要飯,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別人的同情。

   當然,就憑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別人嚇壞了,畢竟他們滿臉都是血。

   知道為什么挨打嗎?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個人的腦袋。

   哥,大哥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沒 拜碼頭,我們錯了。

  被敲腦袋的那個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們既然出來混生活,當然懂得 規矩,也不知道他們被打一點都不冤。

   知道還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頓時打出一聲慘叫聲,把那個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饒命,我們明天就去拜碼頭,不,現在就敗!小刀又走到一個人面前,那個人也立刻就跪了。

   現在才想起來,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沒拜碼頭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嗎? 我看到小刀這么說的時候,五個人臉色都變了,顯然后果很嚴重,比被打更嚴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們一馬吧!都是我們一時糊涂!五個人同時求饒。

   晚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幫派也有幫派的規矩,既然你們知道這條規矩,還敢不拜碼頭,那就更不能饒過你們了,小的們,執行規矩!小楊,你來第一個!小刀點名要我去執行。

   刀哥,要怎么辦?對于這些規矩還不了解,所以詢問。

   斷一條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讓我一陣惡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沒想到第一次參加行動,就要活生生打斷一個人一條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這是幫派的規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點意外的神色沒有,顯然他們知道這條規矩,甚至以前都打斷過別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拿著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經加入幫派了,就要按照幫派的規矩來,而且眼前的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專偷人家東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無辜之人。

   所以我拿著棍子,來到距離我最近的一個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軟了沒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幫你怎么樣?三毛看我沒第一時間下手,冷嘲熱諷起來。

   這時候小刀并沒阻止三毛,這是必經的一關,出來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還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殺殺最正常不過了,所以即使我是萬峰送來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嗖! 也許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個小偷,突然從地上跳起來了,轉身就向遠處跑去。

   不能讓他跑了,否則我就會被其他人鄙視,也沒臉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條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揮了出去,剛跳起來的那個小偷,頓時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個小偷頓時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著被打的脖子慘叫,剛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規矩,卻不來拜碼頭,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腳踩住那個小偷的后背,對著他伸出來的右臂,掄起我手中的棍子,用盡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隨即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腳下的那個小偷,右臂詭異的扭曲起來,一看就知道骨頭被打斷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斷了,棍子和骨頭都斷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為。

   和以前桶包工頭、打阿強不一樣,那兩次都是被逼的,而這一次是我主動的。

   更不一樣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時間就是渾渾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還留在現場。

   啪啪啪啪! 四聲,其他四個人都被打斷胳膊,是對他們的警告,也是對其他人的警告。

   拜碼頭是一種規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懲罰他們,以后其他人也不會遵守這個規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軟怕硬,該硬的時候硬不起來,就會被人當做軟柿子捏。

   何況他們也不冤枉,他們是明知道這條規矩,卻故意來挑釁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從這次行動開始,我才算是正式成為幫派人,平時和其他人一起巡場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獨那兩個對我有敵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時候都針對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說每天堅持鍛煉,跑步,打沙袋,經常被其他人笑話,我卻依舊堅持,不過有一天我發現,這群中還有一個人也天天鍛煉,小刀,他也每天都堅持鍛煉。

   一晃,打斷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期間一直相安無事。

   偶爾有些小事,有都是無足輕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瘋,我們負責把他們拖出去。

   嘭! 這天,今天在樓頂喝酒,有一個滿頭是血的人沖進來,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滿頭是血,我們頓時酒也不喝了,都站起來走過去,查看他的傷情。

   皮外傷,之所以看起來比較恐怖,是因為頭被打破了,血流到臉上了,看起來會比較嚇人,實際上血早已經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看樣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就被他們盯上了,打我的那幾個都認識,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慘了。

  小安把臉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盤,是屬于另外一個大佬的,和三灣巷緊挨著,那條巷叫曲柳巷。

   那個大佬和江河有點不合,所以大規模沖突沒有,小打小鬧就經常不斷,尤其小刀和歪脖子,兩人的地盤緊挨著,中間還有一片比較模糊的地帶,所以沖突更是頻繁,對此都不以為奇。

   歪脖子的人經常被打傷,小刀的人也經常被打。

   不過這種常規性沖突,雙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傷,甚至可以打斷骨頭,絕對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會引來警方大力度調查,對誰也不好,所以沖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聽說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傷的,眾人就不以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這次不一樣,他們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聲喊,讓我們以后小心點,他們說那五個人的胳膊不能白斷,也要我們五個人斷胳膊。

  小安卻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匯報了一個消息。

   這簡直是宣戰,也表明了五個小偷,就是歪脖子派來搗亂的,所以他們才會囂張的想要報仇。

   刀哥,歪脖子太囂張了,你帶我們殺過去吧!上次我們能把他攆得屁滾尿流,這次一定打斷他兩條狗腿,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太囂張了?小凱立刻就跳出來了,三毛也隨聲附和著。

   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發現三毛、小凱兩個人,好像有點急于上位的心思,他們一直努力要成為其中的二號人物,他們對我的敵意也就有了根源,因為我到來的時候,小刀很重視。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們感覺到威脅了,才對我產生敵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針對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點評我的不足之處。

   而在這種小團體中,最能樹立威望的事情,無疑是帶著兄弟們去獲勝,去賺錢。

   可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場子,以及一些拜碼頭的特種行業,帶來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來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們的收入的最主要的來源。

   今天聽到小安被打了,有機會樹立一下威望,兩個人頓時就忍不住了,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閉嘴,你帶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還是找打?小刀不耐煩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小道消息,確定歪脖子的行蹤,然后突然帶幾個人殺過去,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把歪脖子怎么樣,而他們卻差點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狽的逃回來了。

   殺到別人地盤上去,是一種很冒險的行為,而且不能大規模行動,否則就成了搶地盤了。

   搶地盤和小規模沖突不一樣,搶地盤是大規模沖突,甚至有些時候會出人命,所以搶地盤很少出現,多數地方都是長時間固定的,就像三灣巷,已經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過具體管理者倒是經常換。

   小刀也才來三灣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個人,已經更進一步,成為更大的頭目了。

   而那個人升職,因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潛入對面的曲柳巷,把當時曲柳巷的老大給廢了。

   混社團的,一旦手腳被廢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經成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筆豐厚的安家費,位置一定要讓出來,所以歪脖子來了,小刀也來了,兩方面同時都換了小頭目。

   小刀也想成為大頭目,誰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廢掉歪脖子上位,卻一直都沒有行動。

   帶全部人殺過去,性質就變成搶地盤了,他承擔不了那個責任,可是一個人殺過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機會會被對方發現,廢掉,之前的那個人能成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三毛和小凱頓時就老實了,小刀畢竟是老大,他們可以提建議,卻不可以挑釁老大的權威。

   三毛,你帶兩個人去摸情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會打聽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張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個,卻單獨點出他來,說明器重他,說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這幾天,你們都小心點,盡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個人。

  小刀吩咐。

   在爛尾樓還是安全的,盡管歪脖子知道爛尾樓是他們的窩,可歪脖子決不敢殺到爛尾樓來,一個人來了,或者是少來幾個人,那就是送菜找虐來了,如果來的人多了,就是搶地盤了,后果他們承擔不起。

   他們當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窩,可也是同樣的理由,他們也不(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窩。

   之前那個成功上位的,殺到曲柳巷,也不是燒到對方老窩,是出其不意半路襲擊才成功的。

   事情并沒有這樣結束,第二天,三毛回來了,很狼狽。

   他帶出去的那個兩個人,有一個胳膊被打斷了一條,另外一個和三毛一樣,身上都掛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臉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們在臺球廳附近被襲擊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帶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報。

   臺球廳,那不是在我們地盤上?小刀問。

   就是我們的地盤,所以我們才沒有防備,被他們給偷襲了。

  三毛很委屈,的確是被偷襲了,臺球廳是我們看的場子,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防備,一頓棍棒就把三個人徹底打蒙了。

   還好,對方也只有三個人,而且不敢戀戰,所以他們三個被打了幾棍之后,就突圍而出了。

   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你們三個人,他們也是三個人,竟然被打的這么狼狽,你還有臉回來?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嚇得一哆嗦,混幫派的就是這樣,成王敗寇,沒人會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敵人,所有人都只看結果,輸了,任何借口都沒用,贏了,做過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結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沒用,不過我有一個懷疑。

  三毛說。

   有什么懷疑? 我懷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蹤,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經過那里。

  三毛向我看過來,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過來,就像我是那個奸細,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蹤。

   這是陷害! 這是紅果果的陷害,無論如何這口氣不能忍下去,否則以后所有人都會把我當做一個軟柿子。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228084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97129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746908.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205156.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3935416.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7669318.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1388475.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3949323.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376218.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620875.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uMvoJn/gTR1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