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撕開蕾絲小內內強入|絲襪腳折磨男生

撕開蕾絲小內內強入|絲襪腳折磨男生

“不用再脫了,就這樣子就行。

  ” 孫萌萌還想要將自己的內.衣脫下來, 楊修趕緊弄制止了起來,因為現在孫萌萌的狀況有些嚴重,也不能耽誤,楊修現在完全就沒有心思占孫萌萌的便宜,他讓孫萌萌趴在床上,在她纖細的腰上插上了一組穴位,孫萌萌發出了一聲舒服的聲音,這聲音還是讓楊修有了些激動的感覺。

  這孫老師叫聲真好聽,在床上做運動的叫聲,一定更加好聽,楊修心里估摸了一句,心里更加對孫萌萌有了些想法。

  “好了,我現在就帶你去 衛生所,給你洗胃,被衣服穿好。

  ”楊修收好了銀針,等孫萌萌穿好了衣服后,將自己的后背貼了上去,孫萌萌也明白楊修是什么意思,有點害羞的說道;“這樣子,這樣子不好吧?我自己可以走。

  ”“上來吧,沒事,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個什么勁兒。

  ”楊修裝模作樣的數落了孫萌萌一番,也不管孫萌萌答不答應,拉著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背著他就往學校的門口的方向走去。

  到了學校門口,衛生所的車子就停在那里,楊修將孫萌萌送到了車上,正好看到了邊上的 所長,走到了他的跟前, 跟著他說了起來道;“這不是一起簡單的食物中毒,應該是有人蓄謀投的毒,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個人投毒。

  ”“要是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報警,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即使是知道是有人投毒,沒有證據,報警也沒有什么用。

  ”所長在邊上,跟著楊修解釋了起來。

  孫萌萌中毒這件 事情,楊修能感覺到,就是有人要誣陷自己,因為孫萌萌的病是楊修負責的,村里人都知道,這次投毒肯定是想要誣陷楊修,只要孫萌萌生病了,大家肯定會懷疑,是楊修沒有給孫萌萌治好病,她們就有把柄說楊修是個半吊子的郎中,到時候,在村里楊修那是徹底混不下去了,所以無論如何,楊修都要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楊修心(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里有了懷疑的對象,那就是 村長,因為楊修把他兒子的手弄脫臼了,所以才會想到,用這個方法來報復自己,想要拆了楊修的招牌。

  “證據,應該有的,你等等,我問孫老師幾句。

  ”楊修想到了問題所在,就上了車,跟著孫萌萌就問了起來道。

  “你跟同學吃的東西是什么?”“學校的師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給我做了一道紅燒鯉魚,我一個人吃不完,就分給同學們吃了,也正因為這樣,害得那些同學跟我受苦了,我對不起那些學生。

  ”孫萌萌有些自責。

  “沒事,去衛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所長去衛生所,等一下,我在過去,給你好好看看。

  ”楊修跟著孫萌萌說了一句,然后,就往學校的食堂跑了過去。

  進到了食堂,楊修就問廚房的師傅,今天孫萌萌吃的菜還有沒有剩下的,那個師傅,從飯桌上,端出來了兩盤菜,一盤是青菜,另外一盤正如孫萌萌說的——紅燒鯉魚。

  楊修 看了看那盤紅燒鯉魚,上面只剩下一個骨架,但是邊上還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楊修看到了邊上還有一小段蔥,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湯底下,楊修看到了一些類似于青菜的殘渣,楊修用手指沾了點湯底,自己嘗了一下,嘗到了那湯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這紅燒魚里面,你放了甘草進去?”楊修看向了那個廚師,跟著他問了起來道。

  “甘草?沒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蔥進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沒有聽說過啊?”廚師表示自己冤枉,跟著楊修問了起來。

  “甘草是中草藥,他跟鯉魚一起吃,會引起中毒。

  ”看這個廚師的模樣,楊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著他問道;“你做菜的時候,有沒有什么人進來,或者你有沒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廚房。

  ”那個廚師仔細的想了想,跟著楊修回答道;“有啊,有一個小伙子來過廚房,他說他是學校之前的廚師,現在回來拿點東西,我那會兒有點忙,就讓那小伙子幫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廚師?”“對啊,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那師傅很肯定的,跟著楊修回答著。

  聽到了這個,楊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廚師,楊修知道的,也就只有村長的侄子—— 大強,他就是學校之前的廚師,只是不知道后來因為為什么事情,被校長攆走了,現在楊修基本上可以確定呢,就是大強干的。

  “好,幫我找個袋子,我要把這個帶走,這個是證據。

  ”那個師傅聽了,也很配合樣修,現在學校發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來了,他也脫不了關系,現在聽到楊修說,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這讓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楊修帶著那紅燒魚,來到了衛生所,將那盤菜放在了所長的面前,跟著所長說道;“所長,剛才你說,沒有證據報警也沒有用,但是我現在告訴你,證據我找到了,我還知道是誰做的,現在可以報警了吧?”“那你說說,這件事情誰做的?”所長在邊上,整理著資料,沖著楊修問了起來。

  “還能有誰,村長的侄子,劉大強啊。

  ”楊修脫口而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所長講了起來。

  很簡單,村長的侄子,也就是劉大強,是之前學校的廚師,但是因為一些事情被校長辭退了,劉大強懷恨在心,就想要趁機報復一下,所以才會在菜里面投毒,楊修覺得這個劉大強,想得還真周全,這樣做不但報復了學校,更是報復了自己,楊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長可能也知道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達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長,報警吧,這種人太可惡,太陰險歹毒了,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說不定就會放老鼠藥了。

  ”楊修催促著所長報警,一是為了給村長她們一家,來一個下馬威,而是給孫萌萌討回一個公道。

  “所長,這件事情,與我們衛生所無關,而且單憑這一己之詞,也不能判斷這是人家大強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廚師,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會引起中毒呢?”邊上的醫生 楊智,插話道。

  這個楊智,楊修見過幾次面,要是記得沒錯的話,楊智是劉大強的同班同學,而且兩個人似乎關系還不錯。

  “你是什么意思,現在證據確鑿,再說了,那個大叔是個廚師,老師們沒有特殊要求,不會往里面放中草藥。

  ”楊修在邊上,跟著那個楊智就反駁了起來道。

  “即使是這樣,那也頂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構成了投毒?”楊智明顯是著急了,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呵呵,大強無緣無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現在孫老師和那些學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樣子了,還構不成投毒?”楊修也是氣啊,跟著楊智就爭論了起來。

  本來楊修還好奇,到底是誰教會大強,往孫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會使人中毒,現在看到楊智這個情況,除了他沒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劉大強的關系,楊修現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楊智告訴劉大強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們停一下。

  ”所長在邊上打斷了她們的話語。

  楊修懶得跟他們繼續說下去,憤然離開了原地,看到了邊上的周玉,跟著她就問了起來;“孫老師呢?她在哪?”“孫老師剛剛洗完胃,現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楊修氣呼呼的模樣,有些好奇,跟著他就問了起來道;“修哥,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一個狗腿子。

  ”楊修說這話,然后,拿出了手機,但是發現自己的手機沒有電了,就跟周玉問道;“你手機呢?給我用一下,我報個警。

  ”周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楊修生氣的模樣,也不敢多問,就將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遞給了楊修。

  楊修拿著周玉的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但是打了兩三個,怎么也打不通仔細一看,發現那手機一格信號都沒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著楊修解釋道;“這是外地卡,我一直沒有時間換。

  ”“算了,我還是找其他人借吧。

  ”楊修又打了幾次,都沒有打得通,只好將手機,還給了周玉,然后,徑直的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了過去。

  孫萌萌看到楊修進來了,就要起身,楊修急忙走了過來,跟著她說道;“你別動,好好躺著。

  ”“謝謝你,楊醫生,你又一次幫了我。

  ”孫萌萌跟著楊修道謝了起來。

  “你沒事就好。

  ”楊修謙虛了一句,然后,跟著孫萌萌說起了,她中毒的原因,還將調查到的結果,跟孫萌萌說了起來。

  “你是打算報警嗎?”孫萌萌明白了過來,跟著楊修問了起來道。

  “當然了,像這種陰險的人,就應該進勞.改所,勞.改個十年半載的。

  ”楊修在邊上,憤憤不平了起來。

  “修哥,村長找你。

  ”周玉走了進來,喊著楊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過來,好好幫你緩解一下。

  ”楊修跟孫萌萌說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衛生所的門口,看到了村長正站在那里。

  “小楊,你沒有報警吧?”村長看到楊修第一句話,就問了那么一句。

  “你來得很及時,我剛想報警,就被你叫出來了。

  ”“小楊,大強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氣,他就是心里氣不過,你別報警了好吧,就當做是我欠你一個人情,你看怎么樣?”村長怕楊修不答應,急忙跟著他說道;“你不是想要進衛生所嗎?我明天就讓阿尚給你弄行醫資格證,有了行醫資格證,你就可以進衛生所,你別報警行不?”楊修了村長的為人,就是個出爾反爾的貨,上一次說給孫萌萌看病,他就給楊修弄個行醫資格證,但是一直遲遲都沒有見他實事求是的去辦,而且現在他的侄子大強,更是投毒給孫萌萌的,不管怎么說,都不能就這樣算了。

  而且,楊修有些忌憚劉大強,聽說他在外面認識有做很生意的人,現在楊修跟村長家,基本上鬧翻了,所以現在對于楊修來說,劉大強就是一個禍害,現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時候,不知道會用什么法子對付自己,所以絕對不能跟村長妥協。

  “你說的話,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樣,表須臾無,再說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給他長點教訓,不知道下次會不買耗子藥來毒人,這件事情沒得商量。

  ”楊修一口就拒絕了起來,村長聽到了楊修的話語,氣的渾身抖擻。

  “楊修,我告訴你,你別不知好歹,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報警,我讓你這輩子都進不了衛生所,我還會讓你在這個村子混不下去。

  ”村長氣急敗壞的,跟著楊修就吼了起來。

   “手段。

  ” 張泠一聽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夏留,你真覺 的我對付你還要手段嗎?之前我確實以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剛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過打著催乳師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聽張泠這話,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還侮辱我這神圣的職業,操……我正想開罵,張泠看了看我店:“一個月,一個月內我一定會讓你關門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長時間沒有遇到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張泠,你夠囂張,一個月讓我消失,如果我一個月沒消失呢?你要怎么樣。

  ”“怎么要跟我打賭嗎?”張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賭就賭,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給我一個月,我一定會讓你這家店沒一點生意,你輸了的話,你這種敗類就給我滾出催乳師行業。

  ”張泠憤憤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張泠自己身為一位催乳師,為何就對同為催乳師的我,如此反感,這永遠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種仇恨,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嗎?當然我也沒理會張泠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應你。

  ”“走著瞧。

  ”張泠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勝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攔下她。

  “你又想怎么樣。

  ”張泠縮了縮眉頭。

  “你好像還沒說你如果輸了呢?”我盯著她那一對雪峰道。

  雖然張泠囂張,但從專業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張泠 的胸實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許小倩,能以沒有乳水的狀態之下達到如此豐滿,如此筆挺誘人的胸實在太少了。

  “我不會輸。

  ”張泠不屑的哼了一聲。

  看她這種趾高氣揚的樣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會輸,我直接道:“我是說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皺。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嬈的的嬌軀:“張泠,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過分,如果你輸了,就讓我檢查檢查你的胸如何。

  ”“你……”張泠剛想發飆。

  我就連忙打斷道:“怎么怕輸嗎?”張泠 點了 點頭:“好,如果我輸了,我就讓你檢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這個如果,哼……”說完,張泠甩頭走了。

  我目視著她離開, 看著她那妖嬈的嬌軀,那豐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這個賭約呢?應該再說大一點,如果張泠輸了,除了檢查胸之外,還要檢查檢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嗎?胸雖然美,但這身子更美呀!只是現在話都說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著人家繼續說這個。

  能摸胸也算不錯了,只要讓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夠忘得掉。

  當然這一切也不能光說不練,還是要努力才行,特別是我去觀察了一下張泠裝修好的店鋪,那設備,環境,還有人員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讓我瞬間有了一些危機感。

  這要不努力的話,自己離開不離開這個行業是小,這沒錢賺,才是虧大了。

  我也連忙制定了推銷廣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滿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門,還沒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

  “不會這么靈驗吧,剛貼出去就來了。

  ”我聽到腳步聲,一下子來了精神,然而回頭一看見到卻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實一直躲著郭小欣。

  不是她不夠漂亮。

  要說郭小欣絕對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那胸雖然要比徐雅雅,許小倩,張泠等人小了一點,可她才不過二十歲出頭,能發育這么美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特別是短裙下那一雙美白大長腿,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說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關系的話,自己跟徐雅雅之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點怕她。

  見到她進來,不由縮了縮頭,看著她瞪著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來了。

  ”“哼,你個沒良心的,看了人家,親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來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欣,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店里忙嗎?你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隨便胡扯著,畢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實,要是她一生氣把事情捅給徐雅雅聽。

  那自己豈不是更完蛋。

  看著小妮子嘟嘴生氣的樣子,我瞧了瞧身邊美人,一把從身后摟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氣了,是我錯了好嗎?來哥哥親一個。

  ”“我才不要你親呢?”小妮子哼了一聲,推開我說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氣了,今天我來找你,主要是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聽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皺了皺眉頭。

  “嗯。

  ”郭小欣慎重點了點頭道:“從昨晚開始我姐就說胸疼,讓我幫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讓你姐來找我呢?”我一聽立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這來找你都是我偷偷來的呢?”郭小欣張大嘴巴道。

  我縮了縮眉頭,知道徐雅雅肯定還是生那天的氣,不由的有些郁悶,但她生氣歸生氣,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著郭小欣正要走,但想著自己現在跟張泠打賭呢?老是關店不好,就讓郭小欣幫我看著,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來了。

  ”徐雅雅開門見著我,就詫異的問道。

  “你說我怎么來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時也顧不上跟她生氣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幫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雖然誘人。

  不過此時我倒是沒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種病因(兩性口述小說)。

  徐雅雅漲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來就豐滿,之前因為堵塞不能出奶水,現在雖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實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夠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會發生奶漲,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著吧!”我直接對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皺,搖了搖頭道:“不要。

  ”“怎么還不要了呢?”我也是皺了皺眉頭,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這是漲奶了,我必須要幫你吸出來,要不然的話你會更疼,甚至會引起發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詫異的看了看我,隨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嗎?這該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說了沒事,沒事,她怎么還跑去找你。

  ”見徐雅雅還怪上了郭小欣,我郁悶道:“你這是病得治,快點去躺著吧!”“我不要。

  ”徐雅雅搖了搖頭,身子還往退了一步。

  見到她這舉動,我不禁一陣心痛:“徐雅雅,你這是要跟我斷了關系嗎?”“不是的。

  ”徐雅雅抬頭看了看我:“我只是覺得我…我們這樣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澀一笑,看著徐雅雅羞澀樣子是又氣又急,問道:“你真覺的這樣不大好的話,當初為什么又要我幫你呢?”“我……”徐雅雅一時語塞。

  “哼。

  ”我哼了一聲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專業嗎?我當了這么多年催乳師,為多少母親治療過,這期間我飽受了多少質疑,現在你也要不信我嗎?”“我…我沒有。

  ”徐雅雅搖了搖頭,一個激動,胸口立馬又漲了起來,她那俏臉立馬扭曲在了一起,還拿著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這是漲奶了。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應該是很痛的。

  畢竟這都兩天了。

  “徐雅雅,讓我幫你好嗎?”我靠近徐雅雅問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著痛,還是不讓我幫忙治療。

  我真是又氣又急又無奈。

  看著徐雅雅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徐雅雅抱了過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徐雅雅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徐雅雅妖嬈的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一對雪峰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徐雅雅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吸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徐雅雅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摁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一對雪峰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雙峰挺拔而立,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聽到徐雅雅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雪峰親了上去。

  剛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著徐雅雅不斷搖擺的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徐雅雅的美胸,還是為徐雅雅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著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摸到了。

  徐雅雅顯然有感覺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留,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徐雅雅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徐雅雅的嬌軀。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徐雅雅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徐雅雅,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摸呀!”徐雅雅哭著狠狠的又拍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剛才吸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徐雅雅,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留,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徐雅雅,回頭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頭:“徐雅雅,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徐雅雅,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徐雅雅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雅雅擺了擺手:“小留,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徐雅雅,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30424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6802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543692.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8292711.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9596894.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67734.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645733.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355496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22123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69396.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eyn3WX/vIlrAi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