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不允許我穿內褲去上學|醫生手指在花唇間滑動

不允許我穿內褲去上學|醫生手指在花唇間滑動

   他說,做我的情人,好嗎?我會把所有的愛都給你,除了那一張結婚證。

  他我暫且用他代替吧,他是我的 上司,男性。

    我說,我們若不能成為夫妻,那么我不會做你的情人的。

    他注視著我搖了搖頭,不說話。

  看到他的眼睛后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剎那間涌上我的心頭。

  我知道他以為他的這個要求對很多女孩來說是一個天下掉餡餅的美事,升職加薪所有所有他都會給的除了 妻子的名分。

  但,這些不是我想要的他給不了的才是我想要的。

  我知道如果我拒絕了我將離開這個單位,就算不走也將永遠被打壓,職場就是這樣,永遠有自己的潛規則。

    以后的日子他還是那么體貼,他知道我不會做他的情人。

  后來的某天他說,你做我的紅顏知己吧,我真的很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而且現在我發現自己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你。

    我說,紅顏知己只是男人的次愛,那不過是暫時的歡娛而已,這不是愛。

  我想上司對很多女孩應該都用過這樣的伎倆了,他的心中只有上床根本不會有愛,一切的語言為的都是上床這一個最終目的。

  他就是冷了的時候找個臨時取暖的肉體罷了。

  暖了就會愉快地離開再去尋找下一個。

  男上司的曖昧 糾纏 讓我 無力應對  好景不長,上司帶我出差回來后,也許因為我沒回應上司的性暗示,所以上司想把我辭掉,但又不好開口于是叫他的妻子來單位找我,他的妻子大罵了我一通后說:要多少錢你才能離開 老公?你說呢?我反問她。

    他的妻子顯然被激怒了,又是一通大罵,我心里在為她悲哀, 女人真是包容啊!老公天天想著在外邊跟其他的女人偷情,自己還來找人家談判要人家離開她的老公,她怎么沒有想過,如果他老公想要其他的女人,任誰也攔不住的,應該從自己的老公下手,怎么能愚蠢地找其他的女人呢?這也許就是女人的悲哀吧!  我求你你以后不要再找我老公了。

  好啊,只要你老公不騷擾我,我肯定不會找他。

  我老公是個好男人,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才不會做對不起我的 事情!&rd(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quo;他的妻子自信地說。

  原來是這樣,那好,你把你的老公找來,你問問他以后可以不找我嗎?如果他說可以,那么我馬上消失。

  男上司的曖昧糾纏 讓我無力應對  她果然給他老公打電話了,很快他來了。

  看見我他很吃驚,看來他并不知道他的妻子找我的事情,是我錯誤的判斷了他。

  你怎么在這里?他問我。

  你的太太約我來的,這不也把你約來了。

  他有些憤怒,對他的妻子說:你怎么能來這里干涉我的事情?你很沒素質。

    我沒素質?你有素質做這種男盜女倡,傷風化的事情?他的妻子發瘋地說。

  我象一個觀眾一樣看他們的表演,突然發現原來你不用心做的事情,無論結局如何你都不會在意,就象他,無論我們的結局如何跟我都沒有關系,因為對他從開始我就沒有期待。

    他的妻子說,你一定要給我保證以后不再跟她糾纏!他說,不可能!我保證不了!他果斷地回答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對他的回答有些意外,她以為自己是掌控著老公的,可是她竟然錯了,他的妻子呆坐在那里,怔怔地看著他。

    我覺得他們夫妻的事情與我無關,于是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他在我身后說,我對你認真了。

  男上司的曖昧糾纏 讓我無力應對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 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 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 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不行,這是長輩,不能胡思亂想。

  蘇倩一個勁安慰自己。

  許文看得出蘇倩的掙扎,于是火上澆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蘇倩一愣,瞥了一眼許文,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許文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蘇倩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

  “倩倩,你和阿杰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許文問道。

  蘇倩反應過來,“現在還年輕,先掙錢,以后再生也不遲。

  ”“該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許文故意道。

  蘇倩臉一紅,還真被表叔說準了,每次兩三分鐘,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許文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叔,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許文。

  在渴望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嚨干澀的說了句。

  “倩倩,我好難受,你能幫幫我嗎?”
https://twngavdgo.weebly.com/73374.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8419653.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072570.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1043174.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52250.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21256.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329384.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775538.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158002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686280.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CDYUsx/dR8BbX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