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門衛老董與柳煙:每天被男朋友拉著做

門衛老董與柳煙:每天被男朋友拉著做

下一刻,車門開啟,有個衣著華貴的年輕人走下車,徑直來到了 趙娟的面前。

   毫無隔閡的,他一把摟住了趙娟纖細腰身,然后叼著香煙,斜眼上上下下打量著 杜峰

   娟兒,這就是她們口中,你那個青梅竹馬的小破爛吧? 你以前的眼光不咋地呀,這種破爛貨也往身邊劃拉,怎么的,你搞扶貧獻愛心? 這個年輕人杜峰認識,是蜂窩商廈總經理的兒子,名字叫茍 正陽

   以前趙娟還跟他說過,茍正陽就是個花花公子,靠著砸錢在商廈里禍害了不少女孩。

   但杜峰萬萬沒想到,曾經在語氣里對茍正陽不屑一顧的趙娟,如今也成為其身邊的女孩。

   伸手指向茍正陽,目光卻始終盯視著趙娟,杜峰憤怒地問道:就是因為他? 趙娟沒有作出回答,反倒是含著怒意咆哮喝斥。

   你什么態度,把你的狗爪子拿開,茍少爺也是你隨隨便便能指點的?! 這句喝斥辱罵,讓杜峰冰涼的心頭結冰,卻也讓茍正陽臉上喜笑顏開。

   掰過趙娟的腦袋,茍正陽在她那張紅潤的小嘴兒上狠狠親了一口,不錯嘛娟兒,做我茍正陽身下的女人,就得有這種覺悟。

  做的非常好,明天就帶你去買LV的包包! 聽得出來,茍正陽絲毫不在乎趙娟的尊嚴。

   但趙娟卻討好地媚笑著,就知道茍少爺對我最好了,謝謝茍少爺,讓您破費了! &ldqu(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o;哈哈,區區一個LV的包包而已,十萬八萬的事,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得意的說完后,茍正陽又伸手入懷,翻開錢包隨便抽出一小摞錢,直接砸在了杜峰臉上。

   小破爛,拿上這些錢趕緊滾去給自己買身正兒八經的衣服。

  這特么像什么,在我家商廈門前裝臭要飯的呢?趕緊滾! 對了,以后離娟兒遠一點,再讓我發現你靠近她,我特么找人打斷你的三條狗腿! 又往飄落在地的錢上啐了口唾沫,茍正陽就摟著趙娟離開了。

   離開的過程中,兩人還不停地打情罵俏著,清楚可見茍正陽的手鉆進了趙娟衣服內。

   而大庭廣眾之下,趙娟只是嚶嚀嬌媚的嗔了幾句,那種拒絕,更像是欲拒還迎。

   望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杜峰雙手緊緊攥成拳頭,指甲都掐入了肉里面,冒出血痕。

   但終究他還是松開了,直接轉身走人。

   他眼下沒有 能力報復茍正陽的羞辱,也沒有能力去反駁趙娟的恥笑,所以自然不會說什么大話。

  但假如有朝一日他有了足夠的能力,那么他絕不介意把今天丟的臉狠狠找回來! 載著茍正陽跟趙娟的路虎離開了,杜峰也已經走出上百米遠,只有地上那啐了唾沫的千把塊錢,隨凜冽的寒風在地面上飄遠,引得好些人在后面追逐。

   幻影車內,老先生輕撫著那根價值近億的鉆石點睛龍頭柺棍,眼神中流露出欣賞。

   副駕駛上 管家評價道:老爺,小少爺不錯,看他緊攥的拳頭就知道他想動手,但哪怕掐出血來最后也忍住了,這肯定是惦記著打完人之后,家里生病的母親沒人照顧。

   有血性又有理智,簡直像極了當年的二爺。

   老先生重重 點頭,他同樣也是這么認為的,所以他很滿意。

   走,去接上我那流浪在外的可憐小孫子,我 杜兆鶴今天要送他個小小的見面禮! 杜兆鶴,大名鼎鼎的杜氏集團創始人,身家3800億美元。

   但那已經是20年前做的統計了,近20年來他拒絕了所有的富豪榜參比,然而杜氏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子集團卻是越來越多。

  有好事者初步估計下,如今至少有8000億美元的身家。

   就這也少估計了許多,畢竟還有無數杜氏集團控股的企業沒有計算在內。

   所以當那張全國熟識的面孔出現在面前時,杜峰顯得有點懵。

   尤其對方聲稱是他的親爺爺時,那種感覺就更懵了,不過他最終還是點頭認下了這事。

   你都不懷疑這件事的真假,這么快就相信了? 我在新聞上見過你,像你這種大人物不會無聊到騙我,而我也沒資格讓你騙。

   杜峰的回答,讓杜兆鶴微微點頭贊許,心里想著這小家伙腦袋還蠻靈光的。

   這樣,既然你已經知道自己是杜家人,那就磕頭認祖歸宗吧,我今晚帶你回家族。

   換成別人早就迫不及待磕頭了,但杜峰卻是沒有,他始終都很冷靜。

   他問道:我媽呢? 提及這點,杜兆鶴輕輕撫弄著龍頭拐杖,她不能去,她不是你爸明媒正娶的女人。

   那我也不去。

  杜峰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杜兆鶴那張老臉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僅用如矩的目光盯視著杜峰。

   而杜峰也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徑直迎視著杜兆鶴,絲毫不受這位豪閥的氣勢壓迫。

   眼瞅著爺孫倆剛見面就杠上了,旁邊管家趕緊開口勸慰。

   峰少爺,家族有家族的規矩,沒有堂堂正正迎娶進家門的女人,確實是不能回到家族的,但是您可以放心,您在家族里接受良好培養的時候,我會派人盡心照顧您的母親…… 管家還在說著什么,但是杜峰卻打斷了他的繼續。

   杜家于我沒有養育恩、沒有生身恩,我憑什么要因為認祖歸宗而放棄我媽?! 你們杜家有錢,那是你們的本事,我不眼饞。

  我沒錢那是我的命,我認。

   但是想要讓我因為這個就離開我媽,門都沒有! 這種桀驁不馴的態度,讓管家心頭為之一震,惟恐惹惱了脾氣并不好的杜兆鶴。

   但下一刻,杜兆鶴卻很平靜的開口問道:所以你想繼續在那個開路虎的小子面前,像烏龜一樣的縮頭忍著,任別人一直欺負你嗎? 杜峰當然不會一直忍著,在我媽去世之前,假如我有能力翻身自然會收拾他。

  如果沒能力翻身,那么在我媽去世后,我就會把他的腦袋給割下來! 很倔強,很狂傲,從沒有人敢在杜兆鶴面前這么說話。

   所以管家真的挺擔心,擔心杜兆鶴在憤怒暴起后,將唯一的孫子給拒之于門外。

   但事實上并沒有,杜兆鶴在沉默中盯視了杜峰一會兒,最終輕輕點頭。

   行,是你自己把路撅斷的,那以后就別怪我沒給過你機會。

   下一刻,杜兆鶴向管家伸出手,管家趕緊從包里取出張銀行卡,雙手遞到杜峰面前。

   杜兆鶴說,這張卡里面有一個億,算是我替你父親對你們娘倆的照顧。

   另外,蜂窩集團也是由我杜氏集團全資控股的,明天開始蜂窩集團你當家作主。

   你可以拒絕,只要你能做到眼睜睜看著你母親病入膏肓就行。

   骨氣讓杜峰不想接,但現實卻讓他不得不接,他做不到眼睜睜看著母親沒錢醫治。

   當他接過銀行卡后,杜兆鶴轉身往車上走去,蜂窩集團交給你,盈虧自負。

   賺了賠了都歸杜峰的蜂窩集團,外加一個億的現金,這就是杜兆鶴送的小小見面禮。

   不過這份見面禮,杜峰卻不想就這樣腆著臉收下。

   他說道:我會還給你的,連本帶利! 杜兆鶴沒有說話,只是坐回了車上,任管家將車門閉合。

   這個時候,他臉上才泛起些許笑容。

   車輛駛離后,前排管家問道:老爺,您覺得少爺怎么樣? 杜兆鶴沒有回答,反問到管家,那你覺得他怎么樣? 管家想了想,回道:我覺得挺好,既有骨氣又有孝心,至于倔強…… 不等他說完,杜兆鶴就接話說道:野草終究是經歷了風雨的,不倔強如何生存。

   管家笑了,他知道,老爺不僅沒有生杜峰的氣,反倒還挺欣賞…… 手握銀行卡,杜峰用力攥了攥,隨即邁步往旁邊的銀行自動取款機走去。

   查詢過余額后,竟然真的有一個億,那零多的,直讓杜峰心頭震撼。

   錢是真的,那么接手蜂窩集團這件事情自然也是真的。

   想想茍正陽跟趙娟都在蜂窩集團內工作,杜峰狠狠攥緊了拳頭。

   他都不敢奢望能在陽光下贏回失去的臉面,沒成想機會這么快就到來了。

   行,茍正陽,趙娟,我會讓你們知道,欺負我、嘲諷我到底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不是杜峰小心眼,而是他這些年遭受的欺凌實在是太多了。

   他需要爆發,而現在他手中所擁有的,正是他爆發的底氣與實力。

   所以對于明天的到來,杜峰現在非常的期待! 點擊取款,杜峰從ATM機里先后取了6筆,由于ATM機限額的緣故,他只提取了18000元。

  不過盡管只有這些,也足夠他先把欠下 房東的房租給還上了。

   路上的時候,杜峰想著已經拖欠人兩個月的房租,這次得多給些表示下歉意才好。

   哪成想剛到家門口的,就聽到了里面傳來出的嘲諷聲: 像你們這種來自鄉下的窮壁,我特么見多了,窮的身上沒幾分錢了,還總跑來我們城里,在你們鄉下地里刨食吃不好嗎?城里是你們這些癩蛤蟆能來的地方嗎…… 行了,我也不跟你多廢話了,趕緊把房租給我交上…… 能住就住,不能住就趕緊搬,死賴在這里干什么呀,你們沒錢那是你們的事情,但 老子還指望這錢買酒呢,趕緊的,趕緊搬出去,老子明天就租給別人! 屋里房東因為房租的事情,罵罵咧咧連嘲帶諷,杜峰當時就怒了。

   他已經不是從前的杜峰了,再也不會為那每月600塊錢而承受別人的欺辱!!! 杜峰剛剛進屋,就被臉上映現酒紅的房東一把抓住了衣領。

   特么的,你回來的正好,趕緊交房租,都拖欠老子兩個月房租了,1200塊呢! 你知不知道1200塊是個什么概念,十塊錢一斤的酒老子能買120斤呢,還能送包花生米! 你說老子當初怎么就把房子租給了你們這么對窮壁,叼毛沒一根,老子真是瞎了眼。

  你們也是,窮就別特么出來害人了,死在鄉下地里多好,還能當化肥使…… 先前還想著多給房東點錢補償下呢,這下明顯是免了。

   于是下一刻,杜峰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沓錢,攥在手中直接抽向房東那張壁臉—— ‘啪&quo;的一聲脆響,從房東臉上抽出,直把房東給抽懵了。

   你特么欠我房租,還敢抽…… 老李這幾天茶不思飯不想,被隔壁新開飯店的老板娘蕭雅迷得神魂顛倒。

  蕭雅今年二十四歲,剛結完婚,長得那是膚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翹,簡直就是個性感尤物。

  反正見過蕭雅一次后,老李每天晚上做夢都是和她在床上顛鸞倒鳳,蕭雅一臉媚態的跪在床上,將她那翹臀挺著高高的,迎合著自己。

  這天,老李懷著激動的心情,再次來到了蕭雅的飯店。

  一見到老李,蕭雅便嫣然一笑道:“ 李師傅,您可算來了,快請進。

  ”蕭雅上前攙著老李的胳膊,一邊走著路,一邊說道:“李師傅,都說您是這市里出了名的 大廚,還求您好好在店里 廚師面前露兩手,教教他們。

  ”老李聽著蕭雅嬌滴滴的聲音,兩條腿都酥了,差點走不動道。

  更要命的是,蕭雅那 飽滿的胸部還一直頂著自己的胳膊肘,有意無意的摩擦著,加上鼻子嗅著那股誘人的少婦體香,老李真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那里有著強烈的反應。

  老李想和蕭雅做那事兒都快想瘋了,不過他心里也清楚,蕭雅可未必瞧得上自己這個老光棍。

  蕭雅的老公 他也見過,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個精明人,肯定特別能掙錢。

  而反觀老李,今年都五十了,還特么是光棍一條,也沒啥錢,就是一個窮光蛋老頭子。

  不過老李的廚藝是真沒的說,做了大半輩子廚師,以前在五星級飯店掌過勺,是本地名氣很大的大廚,后來也是因為生活作風問題,天天逛窯子找小姐,把上班都耽誤了,結果就被勸退了。

  從那以后,老李干脆也不上班了,拿著這些年賺的錢,整天去逛窯子,弄那些胸大屁股翹的小姐。

  不過老李大廚的名聲在外,經常被一些飯店邀請給廚師做指導。

  因為接到的邀請多,老李反而還挑剔了起來,給自己立下了三 不做的規矩:錢太少,不做;店太小,不做;人太丑,不做。

  蕭雅的這間飯店實際也不大,說白了就是家常小飯館,燒的菜也用不著多么的追求精美,要換做平時,老李肯定會推了。

  但在看到老板娘蕭雅的那一刻,老李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原因就是這個女人長得太漂亮了,比他睡過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和蕭雅聊了幾句后,老李便被請到了廚房,邊上站著兩名小伙子,是這店里請來的廚師。

  老李一笑,對著那倆人說道:“我盡量讓自己動作慢點兒,你們好好學著啊。

  ”說著,老李便開始揮動著自己手中的菜刀,干起活來。

  從切菜到下鍋,從翻炒到出鍋,老李整套動作行云流水,一點放慢動作的意思都沒有。

  老李是故意的,他的想法其實很簡單,要的就是那倆人學不會,好讓他多來教幾次,不然,他哪還有機會接觸蕭雅。

  “來, 小雅你嘗嘗菜的味道怎樣。

  ”老李招呼道。

  蕭雅笑著應了一聲,滿心歡喜的走到桌前,低下身來準備品嘗。

  此時此刻,蕭雅正對著老李,彎著腰,因為角度原因,胸前的春光被老(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李瞧了個一干二凈,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今天穿著一件黑色的蕾絲花邊,甚至那兩團雪白的飽滿也隱約可見……望著那對誘人的寶貝,老李都看呆了,差點忍不住流哈喇子。

  他往邊上挪了一小步,找了個更好的角度。

  這樣看過去,不僅可以把那對雪白看的更清楚,還能透過中間的那條溝壑,看見蕭雅那平坦光滑又白皙的小腹……看到這里,老李更是快要受不了了,如果旁邊沒人的話,搞不好他真會撲上去,狠狠的揉捏蕭雅那對飽滿……雖然沒有上手摸過,但老李從經驗上判斷,蕭雅的這對飽滿,怎么說都有D了。

  蕭雅此時也不知道自己春光乍露,依舊品著菜,把老李剛做出來的兩道菜都吃上兩口后,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李師傅,您這菜做的可真好啊。

  ”蕭雅贊嘆道,和自家那兩個請來的 廚子相比,這味道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說完,蕭雅還不忘讓邊上那倆廚子一起過來嘗嘗。

  直到這時,老李這才收回了自己貪婪的目光,但余光還緊盯著蕭雅那鼓脹的胸前,惦記著里面的美景。

  菜是做完了,蕭雅和那倆廚子也都嘗過了,只不過他們學會了多少,從那倆廚子木訥的眼神就能看出來。

  蕭雅有些生氣的問他們:“別告訴我,你們一點都沒學會吧?”倆小伙子低著頭,不敢說話。

  蕭雅急了,心想請老李來一趟店里可不容易,也花了不少錢。

  要知道老李可是本地名氣很大的大廚,不少飯店都搶著想請他呢。

  這下倒好,他倆竟然看了半天什么都沒學會!看見蕭雅那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老李心里別提多高興了,不過他也不能表現得太明顯。

  老李拉著蕭雅的胳膊,感受著她那柔弱無骨的嬌軀,小聲說道:“我說小雅,你就別為難他們了,我的本事要有這么好學,那豈不是大廚滿地跑!”蕭雅一聽,倒也有幾分道理,礙于自己老板娘的面子,還是不滿的嘀咕兩句:“那他們一點都沒學會,也太笨了吧,真是的……”“還得麻煩您啊李師傅,您有空多來兩趟,教教他們。

  ”說這話的時候,蕭雅抓住老李的胳膊,輕輕的搖晃,語氣故意帶著幾分嬌氣,生怕老李再也不來似的。

  老李感覺自己的胳膊被蕭雅抱著,在她胸前的鼓脹處反復蹭著,身子都輕了幾斤,那里也有了反應,他老臉一紅,求之不得的連連點頭。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美妙的主意。

  沉吟片刻,老李對著蕭雅說:“小雅啊,其實我看你也挺適合做廚師的……”“我?”蕭雅一愣,隨即笑了:“李師傅您就別鬧了,我長這么大還沒下過廚呢。

  ”老李看著蕭雅這嫣然一笑,身子都軟了,心里就跟貓爪子撓一樣,癢癢的。

  “我沒開玩笑。

  ”老李也知道現在還不是他沉醉的時候,連忙又道:“做廚師,不是看你燒過多少次飯菜,而是看你有沒有這個天賦。

  ”“天賦?”“對,天賦。

  ”老李故作嚴肅,點點頭:“我做了大半輩子廚師,看人也是很準的。

  之前,我上班的地方有個打雜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他是個做廚師的料。

  后來,他跟我學了沒幾天,自己就能燒出一手不錯的飯菜!”“真的啊!”蕭雅有些驚喜,對于老李的話她還是比較相信的,畢竟人家做過大廚嘛,相信看人的本事,自然也不會差!蕭雅這邊心里暗自竊喜著,老李卻有些焦急,畢竟他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瞎編的,想學廚師,確實要天賦不錯,但是從外表上來看,蕭雅就很明顯不符合這一點,所以他也擔心蕭雅直接拒絕。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7726663.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377679.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33029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530423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33366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7948363.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2321580.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500811.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084672.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788641.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MRFhO/7ff42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