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劉翔摔倒告別倫敦 網友:傷病同歲月不饒人

	劉翔摔倒告別倫敦 網友:傷病同歲月不饒人

這點力氣對于 老馬來說能算什么?不過是徒增情趣罷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馬就越是來了興致。

  他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處躍然于老馬眼跟前,帶著少女獨有的體香,迷的是老馬神魂顛倒,恨不得溟滅在這溫柔鄉中。

  慧心驚的是臉也紅了,呼吸也亂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馬面上,老馬感覺自己已經忍耐 到了極限。

  “施主……”慧心顯然是難為情了起來,但又期待老馬有所動作,心里矛盾極了,一邊是 身體和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邊又是 師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 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癢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漸一步一步吞沒她的腦子,一點一點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時,老馬仿佛在欣賞絕世珍品一樣欣賞著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頭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婦好看了多少倍,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藝術,看的老馬兩眼發光。

  老馬再來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蓋了上去。

  慧心身體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只覺得一股奇妙的觸感,帶著電流一般的感覺傳滿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口中發出控制不住的嬌嗔聲音。

  老馬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動作著,一只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慧心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視老馬的動作,但一邊又被老馬這充滿了男人陽剛之氣的軀體而神魂顛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個更多的進展發生。

  老馬三下五除二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慧心捂著眼睛,卻從縫隙里面偷偷的看,一邊看著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走,一邊又想看看他的樣子。

  雖然有月光,不過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處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難受,伴隨著老馬的動作,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這種 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現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現在還沒把那些戒律清規拋之腦后,恐怕早就對自己這些想法感到無地自容。

  老馬欣賞著 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發出的聲音,一邊感嘆這自己到底是什么運氣,居然能遇見這等尤物,實在是天佑他。

  旖旎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中間散開。

  這一次老馬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猶豫不決,這一次一定要拿下這個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個月了。

  老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擺,只是接觸到了慧心的大腿一側,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陣顫栗。

  “慧心!慧心!”“師妹!慧心師妹!”耳邊不遠處突然傳出來的喊聲將一對野鴛鴦嚇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來。

  這是她熟悉的師姐慧云和師太的聲音,一定是因為這天色深了她又沒有回去,擔心的跑出來找了。

  慧心雖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難以言說。

  沒想到師太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現了她未回山門,一想到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被她們幾個打斷了,慧心實在是有一些高興不起來。

  老馬這邊更是氣憤,他都臨近爆發邊緣了,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壞人好事的尼姑。

  “這聲音你聽聽是不是 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馬開口問著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臉紅彤彤的,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老馬這才十分不樂意的起身,放開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聽著這聲音實在是有些驚慌,剩下飛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馬也在一邊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罵著。

  什么時候來不好,非要 這個時候來,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這一個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兒都已經快要手到擒來了,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給打斷了。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停了,老馬見慧心已經穿好了衣服,但臉色還是那么一副紅彤彤的樣子。

  “在這里!”慧心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喊聲,總算是有些不情愿的開了口。

  一行人聽到了熟悉的師妹的聲音,自然是立馬就找到了洞口,師太絮絮叨叨的聲音還沒有到洞口就已經不停的響了起來。

  “慧心啊慧心,這兩天天氣陰雨連綿,本來為師就提醒過你,行走的時候一定要 小心腳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東西,你要給我一是及時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師太根據著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卻沒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男人。

  她的臉色瞬間有些驚慌。

  可是轉眼一看,這男人身后站著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還不等師太開口,慧心就先一步搶話,這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心虛。

  “師太,我晚間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實在是沒有辦法走路,這位施主過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我,便幫助我走到這里的山洞里面,還幫我處理傷口,只因這腳實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經回去了。

  ”慧心一雙小臉實在是無害,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讓誰看了都覺得可憐。

  師太聽了這些話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復復的上下注視了兩人好幾遍,這才低頭雙手合十。

  “謝過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馬本來就全程(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一言不發,有些不高興,但聽她這么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已經夜深了,況且男女有別,施主還是早日回去吧,我們就先帶慧心回了。

  ”師太和幾個師姐雙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帶著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趨的離開了老馬的視線。

  慧心走后,老馬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這一次機會錯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吃到這個小尼姑了。

  沒有辦法,老馬此時只能去手沖……咖啡去緩解緩解一下自己的沖動,順便洗個涼水又澡。

  平復心中火焰的老馬,躺在床上,閉眼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閉,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嬌軀,雙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纖細的腰肢。

  不得不說,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極品,任誰也想不到十分寬松的僧袍下居然藏著如此誘人的身體。

  “該死。

  ”老馬怒罵一聲,只好翻身讓那兒好受一些。

  想著小尼姑的身體和手中殘留的感覺,老馬終究是忍受不住,開始安撫起自己來,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奮,對于此時的老馬來說,小尼姑留在他腦海中的一切畫面都讓他欲罷不能,終于過了半個時辰,體內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這時老馬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睡覺。

  這幾天,渾身是勁兒的老馬只要閑暇時,總會想起與小尼姑的那一晚,這種馬上可以吃到的鴨子,卻又讓鴨子飛走了才是最讓人嘴饞的,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進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馬終于坐不住了,親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馬便來來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幾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見慧心那個小尼姑,但是希望總是落空。

  這種能吃到但是不見了的感覺讓老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闖別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憐他的份上,讓他能再一次遇見那個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見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馬有些戀戀不忘,但是太陽即將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 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聲響驚醒,她連忙坐了起來,打開門,發現并沒有什么發生,回過頭,才被驚坐在地上。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著看著她。

  庵主準備大喊,可隨后她便更加吃驚的尖叫了出來。

  “祖……祖師爺!”庵主大叫道,這人竟然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祖師爺,她可是從小就看著她畫像長大的。

  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會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將遭遇大難,你提早做準備,我此次前來便是通知你,讓你有所防范。

  ”庵主頓時跪了下來,語氣十分虔誠:“請問祖師爺是何大難,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辦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這頓時讓庵主犯了難,不知道是何大難該怎么辦,于是便又磕了一個頭,再一次問道:“那祖師爺此次便沒有其他的提示嗎?”“小心故人!”老者說完,化為一縷飄煙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來,嘴里念叨著老者最后說出的四個字。

  這時,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睜開眼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來,才發現自己依舊睡在床上哪里也沒有去。

  “夢嗎?”庵主心里想著,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發生過,臉祖師爺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夢又不是夢,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議,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經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來參不透這是個什么意思,可隔日夢里,再一次重復的夢境告訴她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一定是未來的尼姑庵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才會使得祖師先生托夢給她,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發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飽穿暖已是極好,哪還會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與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見,咱們尼姑庵此禍不知是為何,還是早做準備。

  ”祖師先生托夢道天機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難?“小心故人?何來的故人?”慧心的師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們了。

  ”庵主看了半天,總算是有人有些為難的發話了。

  “雖說咋們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這拳腳功夫的事情,咱們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個男保安,護咱們尼姑庵安全。

  ”一個老尼姑開口,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師傅那般偏執。

  “不成,咱們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該來的地方!”“事出有因,我們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亂,若是此時真的是大災難,豈不是苦了庵里無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聲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師傅的爭論,臉色晦暗不明。

  現如今緊要關頭,不得再浪費時間在猶豫上了。

  庵主也是經歷過凡塵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壞,不該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決定采納老尼姑的建議。

  因為現如今的情況,她也沒資格挑剔。

  事不宜遲,庵主即刻便寫了聘文,讓尼姑下山時在附近的鎮子里分發。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這個消息傳到山下面那些鎮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壞。

   感受著那舒服的感覺,秦 曉曼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那種想要嘗一嘗什么味道的想法。

  吞了一口唾沫,秦曉曼顯得有些糾結。

  此刻的周天浩在秦曉曼的刺激下,也緊張的連呼吸都變了,秦曉曼糾結的樣子他能夠感覺到,他覺得,接下來還有更精彩的事情發生。

  “就一下下!”終于,秦曉曼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吞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緩緩的彎下了腰,張開小巧的 嘴巴,用舌頭舔了舔,發現沒有什么味道之后,直接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炙熱的呼吸一點點的襲擊著周天浩,周天浩吃驚之下睜開了嘴巴,然后便看到秦曉曼將自己的那里含在了嘴巴里。

  這驚喜的發現讓周天浩連心跳都停止了。

  那被溫熱包裹的感覺,讓周天浩大呼過癮,也顧不得偽裝了,直接睜開眼睛,驚喜的看著秦曉曼。

  秦曉曼因為緊張,將周天浩的那里含在嘴里之后,便有些擔心的睜開眼睛朝著周天浩看了過去,然后,四目相對,秦曉曼大驚,迅速的將嘴巴挪開,有些緊張的喊道:“姐…… 姐夫……”周天浩唇角微微上揚,笑了笑道:“什么味道?”這問題問的,秦曉曼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過很快,秦曉曼就反應過來了,驚訝的看著周浩天,然后說道:“姐夫,您酒醒了?”雖然這么問,但秦曉曼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猜對了,一想到自己剛才做的事情,秦曉曼便再也不能淡定了,迅速的轉身想要離開。

  周浩天怎么可能讓秦曉曼離開呢,送上門的肉要是不吃的話周天浩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就在秦曉曼轉身的同時,周天浩從床上起來,直接從后面將秦曉曼摟在了懷里。

  炙熱的吻便落在了秦曉曼白嫩的脖頸上,急促的呼吸讓秦曉曼 變得緊張起來,想要拒絕的時候,周天浩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衣服里,直接在她的身上開始揉捏。

  “不要,姐夫,我是曉曼。

  ”到了此刻,秦曉曼還有些僥幸的想,周天浩會不會認錯人了,將自己當成了 姐姐

  “我知道你是曉曼,曉曼,姐夫很厲害的,你不是也喜歡姐夫嗎?姐夫也喜歡你,你就答應了姐夫好不好,姐夫一定會讓你很舒服的。

  ”周天浩嘴里呢喃著,那靈活的手指在秦曉曼的身體上游走,每經過一個地方,就會引起秦曉曼的一陣顫栗,像是被電到了一般,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

  “不要,姐夫,不要這樣!”雖然被周天浩刺激的很想,可秦曉曼還是沒有忘記自己跟周天浩的關系,情急之下提醒著。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姐姐的,只要我不說,你不說,你姐姐就不會知道。

  ”周天浩現在箭在弦上,為了刺激秦曉曼,其實他也早就堅持不住了,現在好不容易到了收果實的時候了,周天浩又怎么會放過呢。

  “不,不要,姐夫,你不能這么做!”秦曉曼氣喘吁吁,拒絕的話說的太過無力了,再說了,她自己也有些同意剛才周天浩說的話。

  周天浩根本就不理會秦曉曼的拒絕,直接將秦曉曼摟在懷里,壓在了床上。

  看到秦曉曼還要掙扎,周天浩的嘴巴直接堵在了秦曉曼的嘴巴上,那炙熱的吻就那么密密麻麻的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被周天浩這么一吻,頓時變得氣喘吁吁連呼吸都困難了。

  最后一絲理智消失,秦曉曼終于開始回應周天浩了。

  周天浩感覺到了秦曉曼的變化,心里大喜,那炙熱而寬大的手直接伸進了秦曉曼的衣服里,在秦曉曼那柔嫩的嬌軀上一點點的游走。

  “小曼,我想你,想得你吃不香睡不著,想得我只要一閉上眼睛夢里都是你。

  ”隨著周天浩的呢喃,秦曉曼也變得激動起來,任由周天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所過之處,那僅有的衣服便離開了她的身體。

  被周天浩壓在身下之后,秦曉曼很快就感覺到了那明顯頂著自己的東西,下意識的扭動了一下嬌軀,這無意識的動作,更是刺激到了周天浩。

  因為是第一次,周天浩吸取了昨天的教訓,每一步都做的很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讓秦曉曼因為疼痛再次失去了理智。

  他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刺激著秦曉曼,讓秦曉曼變得難受一起,內心深處的渴望變得越來越明顯。

  “啊,姐夫,我難受!”秦曉曼感覺自己就好像砧板上的肉,此刻只能任由周天浩來回的折騰,那糾結而又難受的感覺,以前從來都沒有感受到。

  “寶貝,堅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周天浩并沒有放棄刺激秦曉曼,手指更是加大了動作,很快,一股暖流蓬勃而出,秦曉曼整個人都癱軟到了周天浩的懷里。

  那舒服的感覺蔓延了她的全身,秦曉曼的大腦也在這個時候變得空白一片,就好像飄蕩在空中的靈魂一般,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

  周天浩知道,自己要的機會已經來了。

  經過剛才的努力,秦曉曼的身體已經被打開,此刻,他迫不及待的將那昂揚挺拔拿出來,看準方向直接刺了下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哐哐哐的腳步聲……什么人?周天浩迅速回神,整個人變得緊張起來。

  秦曉曼也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了,那腳步聲太明顯了,讓她根本就沒辦法忽略。

  “噓,不要說話!”周天浩讓秦曉曼拿著衣服抹黑回自己房間,而周天浩則是連衣服都顧不得穿,直接在腰間纏了一條浴巾走了出去。

  當他看到換好拖鞋從門口走進來的 老婆時,周天浩便知道,自己今天的計劃又要落空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磨嘰了,哎!周天浩嘆了一口氣,為了給秦曉曼爭取時間,迅速上前從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老婆。

  “啊!誰?!”秦曉蘭剛走到門口,突然被人從后面攔腰抱住,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嚇了她一大跳,下意識的就叫了起來。

  “老婆,是我!”周天浩急忙出聲,秦曉蘭聽到之后,才停止了尖叫,有些生氣的說:“你要死呀,嚇死我了,對了,你怎么還沒有睡?”秦曉蘭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周天浩平時睡得挺早,怎么今晚睡得這么晚。

  周天浩暗道一聲不好,知道老婆這么問肯定是懷疑自己了,急忙穩住心神,嘿嘿笑著說:“想你想得睡不著呀,老婆你今晚不是說不回來嗎?早知道你回來我就去接你了,你一個單身女人回家多危險呀!”周天浩的關心讓秦曉蘭的疑惑消逝,有些感激的說:“我有些資料放到家里了,所以就連夜回來了,明天要用那份資料,我上班的時候順便拿著。

  ”“原來這樣呀,老婆你辛苦了。

  ”周天浩懸著的心才放進了肚子里,他之前還擔心是不是老婆發現了什么,所以才連夜趕回來查崗呢,現在看來不是這樣了。

  “這不都是為了我們的家嗎,走吧,我累死了,趕緊回去睡覺。

  ”這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周天浩這才體貼的拉著秦曉蘭朝著房間里走了進去。

  “咦,什么味道?”秦曉蘭剛到門口,就聞到了房間里彌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聳了聳鼻子,下意(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識的就問了起來。

  周天浩的眼皮跳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急忙上前笑著說:“怎么會呢,我一個人在屋子里,難道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真的?”秦曉蘭有些不相信周天浩的解釋,笑瞇瞇的朝著周天浩看去。

  周天浩心跳加速,可依然一副很淡定的樣子說:“自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會騙你呀,親愛的。

  ”“那可不一定,我可要好好檢查檢查!”在秦曉蘭進門的時候,房間燈已經被打開了,此刻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緊張,直接信步走了進去,開始在房間里來回的巡查,尋找自己認為的可疑點。

  周天浩看得眼皮只跳,生怕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忽了,然后被秦曉蘭發現。

  正在周天浩擔驚受怕的時候,秦曉蘭突然將目光放在了床頭下面的垃圾桶里。

  “咦,這是什么?”周天浩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急忙上前順著秦曉蘭所指的地方看去,垃圾桶里,那用過的紙巾異常明顯,上面還有一些乳白色的粘液。

  “這……我……”周天浩更加緊張了,這些紙巾是之前秦曉曼用過的,當時他也沒有多想,便直接扔進垃圾桶里了,現在看來,自己做的太馬虎了。

  “噗嗤……”就在周天浩猶豫著要怎么解釋的時候,秦曉蘭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老公,你還真沒出息呀,我一晚上不在家你就自己解決,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不愿意給你呢!”看著秦曉蘭捂著嘴巴偷笑的樣子,周天浩懸著的心終于落到了肚子里,那緊張的心情呀慢慢的壓了下來。

  “這么說,老婆你愿意滿足我了?”周天浩在高興的同時,也是一陣僥幸,幸虧老婆想歪了。

  隔壁房間里,秦曉曼現在后悔的捶胸頓足,這要是姐姐回來再晚一點的話,那種不可控制的事情就發生了,到時候自己可怎么辦?而這個時候,姐姐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了那種讓人耳紅心跳的聲音,秦曉曼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在那種聲音的刺激下,剛才被她好容易壓下去的那種想法又再次浮現出來了,聽得她難受的不行。

  好容易等到那個聲音結束,秦曉曼這才強迫自己趕緊睡,睡著之后更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夢,導致第二天起來,秦曉曼頂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咦,姐姐,你昨晚回來了?”秦曉曼假裝吃驚的問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心虛的。

  “哦,你姐姐文件丟在家里了,昨晚回來順便今早帶到單位去,你今天第一次上班,要不姐夫去送你吧!”還沒有等到秦曉蘭說話呢,周天浩就搶先回答了,走進來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不自然,就好像昨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哦,不用了,我自己去。

  ”周天浩能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可秦曉曼卻是不能的,她現在最不愿意見到的就是周天浩,因為只要一想到周天浩,她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就會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

  “那怎么行呢,曉曼,就讓你姐夫送你去醫院吧,記住,到了單位之后要跟同事處好關系,現在外面人心復雜,交朋友什么的要小心謹慎一點,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話可以回來問問姐姐或者姐夫,下班也早點回家,別到處亂逛……”聽到秦曉蘭的絮叨,秦曉曼心里暖暖的,這表示姐姐對她關心。

  當然,要是沒有桌子對面,周天浩總是時不時的看向秦曉曼一眼,讓她很不自在的話就更好了。

  “就是曉曼,反正我去公司也順路,你一會兒就坐我車吧,我把你送到醫院再去單位。

  ”當著姐姐的面秦曉曼也不好拒絕,隨便吃了兩句,便跟著周天浩出門了。

  周天浩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讓秦曉曼坐進去。

  “不用了,我坐后面!”秦曉曼沒有理會周天浩的引擎,直接將車子的后門拉開,然后坐了進去。

  周天浩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到了車上之后,周天浩企圖跟秦曉曼說話,可每一次周天浩提出話題,秦曉曼都不愿意接,到了最后,周天浩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

  “曉曼,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實在是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才忍不住……”“你不用說了,昨晚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吧,以后還請你不要再做這么幼稚的事情了,你是我的姐夫,在做這些事情之前,請你先想清楚自己的身份。

  ”秦曉曼的話說的毫不客氣,語氣也顯得很冷淡。

  其實一開始秦曉曼的確沒有想到周天浩是假裝酒醉的,可當姐姐回來的那一刻,周天浩能夠迅速的反應過來,并且做出回應之后,秦曉曼便意識到了不對,回去之后,稍微一想,便是各種破綻。

  “我知道了曉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周天浩現在后悔的要死,原本都要成了,卻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了意外,現在看秦曉曼對自己防備的態度,估計以后就沒有機會了。

  到了醫院之后,秦曉曼拒絕了周天浩送他進去的提議,自己直接朝著醫院走了進去。

  因為是第一天上班,秦曉曼先去了人事科,知道自己被分配到急診科之后,便去了急診科報道。

  剛走到護士站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種聲音細細密密的,像是從嗓子里發出來的,秦曉曼第一時間想到了姐姐跟姐夫做那事兒的時候發出來的那種聲音,頓時便紅了臉頰,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離開……而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咦,曉曼,你來了?怎么不進去呀!”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147168.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688554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95029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05495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8841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2893852.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25143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104184.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63319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908473.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iFqQ/9YQbBY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