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烏克蘭美女x x0o/強干小說/學生的雞巴一進一出

烏克蘭美女x x0o/強干小說/學生的雞巴一進一出

世界 脫衣舞娘 豐乳肥臀 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世界脫衣舞娘豐乳肥臀艷照 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島上,矗立著一所神秘的基地。

  基地的某個房間里,一個青年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他的腳下,放著一只鼓鼓的行李包。

  陽光打在他的臉上,這是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犀利的目光透著幾分輕狂,微微上揚的嘴角似乎充滿了自信,眉宇間細細的皺紋,卻又好似飽經風霜。

  總而言之,各種迥然不同的氣質,在這個青年的身上,完美地融為了一體,給人一種難以言表的獨特魅力!少頃,房間的門開了,一個中年人疾步走了進來,一臉焦灼地問道:“老大,聽說你要回去了?”中年人名叫林 建勛,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但他卻心甘情愿稱青年為“老大”。

  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青年名叫 歐陽羽,是整個“海鷹”組織,乃至整個雇傭兵界的“神”!歐陽羽回過頭來,嘴角仍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經買好了,今天就動身。

  ”林建勛有些不甘心地問道:“老大,難道你能忍受過那種碌碌無為的生活?”歐陽羽輕輕地嘆道:“唉……你不懂,安安樂樂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歐陽羽說的是心里話,加入“海鷹”組織四年了,他已然從當初那個懵懂的少年,蛻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然而歐陽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屬于這里,他的心,早已經飄到了大洋彼岸的家鄉。

  林建勛沉吟片刻,試探地問道:“老大,你該不會因為阿曼達的事情感到內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現實吧?”“你給我閉嘴!!!”歐陽羽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無比猙獰的面孔!尤其他那雙充滿暴戾之色的眸子,簡直令人不寒而栗!林建勛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猶如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低頭不語。

  對于歐陽羽來說,阿曼達就是他心中的一個結,是任何人不得觸及的逆鱗!雖然林建勛的初衷是希望歐陽羽能夠留下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歐陽羽居然會如此動怒!少頃,歐陽羽的臉色恢復正常,走到林建勛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經厭倦這種刀頭舐血的生活了,繼續留在這里也是無益。

  ”“可是……”“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決!而且我也相信,憑你和其他兄弟的實力,定可以將‘海鷹’精神繼續發揚光大的!”林建勛很清楚,歐陽羽是一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 的人,但凡他做出的決定,便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萬分無奈,林建勛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過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攔了。

  不過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這么消沉下去……”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呵呵呵……我只不過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聽到歐陽羽這番話,林建勛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鄉之后,一定會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這時候,歐陽羽低頭看了看表,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碼頭了,咱們就此別(兒童智力故事)過。

  ”“我和兄弟們送送你吧?”“不用了,兄弟們有的正在訓練,有的正在準備執行任務,我一個人去碼頭就可以,不用勞煩大家了。

  ”歐陽羽說罷,提上自己的行李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間。

  望著歐陽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勛心中不由得嘆道:老大……阿曼達的事情,其實根本不怪你啊………………遠洋油輪的自助餐廳里,一個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他面前已然堆滿了空餐盤,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為,已然引起了餐廳內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時發出的“吸溜”聲,更是令許多以紳士自居的人,對他報以鄙夷的眼神。

  “跟這種沒教養的鄉巴佬坐同一艘游輪,真是丟臉啊!”“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來的,該不會是逃票溜上來的吧?”“像他這樣的土包子,就該扔到大海里喂魚!”……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責和冷眼,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故意發出更大的聲響。

  一時間,整個餐廳內,都能聽到他吃面時發出的“吸溜”聲。

  不僅如此,他還神奇地從口袋里掏出一頭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來的,剝開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沒誰了。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歐陽羽。

  歐陽羽的確不是什么紳士,要知道,在過去的四年里,他絕大多數時間都處于生與死的邊緣,幾天不吃飯、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歐陽羽便會盡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補充體力,儲備能量。

  對于他來說,什么紳士風度、公共禮儀都是扯淡,填飽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則之一。

  正當歐陽羽吃得酣暢淋漓之際,身后突然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喂,你吃 東西能不能小聲點?不要打擾本 小姐用餐!”歐陽羽放下手中的餐盤,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穿緊身連衣裙的女孩,雙手叉腰,怒氣沖沖地瞪著自己。

  女孩看上去約莫十八、九歲的樣子,圓圓的鵝蛋臉,肌膚白皙,一頭清爽的齊耳短發,透著幾分女孩子獨有的可愛與頑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緊身連衣裙,卻是將她那傲人的身體曲線,彰顯得淋漓盡致!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軟,不由得令歐陽羽聯想起,站在沙灘上遙望大海的情形——波濤洶涌!但凡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難免都會心動。

  歐陽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況,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東方面孔的女孩了。

  雖然這幾年,歐陽羽征服過不少金發碧眼的洋妞,但他還是覺得,東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歐陽羽異樣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氣了:“喂,你別這樣‘色迷迷’地盯著本小姐,否則的話,別怪本小姐對你不客氣!”歐陽羽笑了笑,正打算說些什么。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餐廳門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駭人的槍聲!隨著槍聲響起,原本喧鬧的餐廳頓時安靜下來。

  循聲望去,就見四個身高體壯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廳門口,每個人的手上,都端著一把明晃晃的AK47!看到這一幕,歐陽羽瞬間反應過來——這伙人八成是 海盜!就見其中一個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來,目光掃視著餐廳里的每一個人:“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現在已經控制了這艘游輪,請你們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交出來,否則的話……”說著說著,迷彩服男子舉起手中的AK47,對著頭頂開了幾槍。

  伴隨著駭人的槍聲,餐廳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場面甚是狼藉。

  這時候,餐廳里的其他人也紛紛反應過來,知道他們遭遇海盜了。

  只不過,恐怕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種只有在電視或者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居然如此毫無征兆地降臨到他們的頭上!出于求生的本能,人們開始驚慌失措地四散逃竄!一時間,尖叫聲、腳步聲、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聲混作一團,好不熱鬧!“噠噠噠……噠噠噠……”槍聲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槍口不再對準天花板,而是對準了四散逃竄的人群!最先沖到餐廳門口的幾個人,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整個餐廳頓時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了。

  “大家不用緊張,我們只謀財不害命,只要你們乖乖配合,不要做出無謂的舉動,我可以擔保你們性命無憂。

  否則的話,你們的下場,就會像他們一樣……”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用槍口指著地上的幾個人。

  聽到迷彩服男子的話,人們紛紛掏出口袋里的錢包,扯下身上值錢的金銀首飾,統統扔到地上。

  對于他們來說,錢根本不算什么。

  錢沒了可以再賺,命沒了可就什么都沒了!剛剛責罵歐陽羽的那個女孩,此時更是緊張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 靈珊,今年剛滿十九歲,乃是唐氏集團董事長唐龍海的女兒。

  在華夏國,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團,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次唐靈珊漂洋過海不遠萬里,為的是取回母親的遺物。

  由于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靈珊為了避人耳目,并沒有乘坐飛機,而是選擇乘坐游輪。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是遇到了麻煩!此時此刻,唐靈珊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想。

  她似乎覺得,這些海盜登游輪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東西是真!唐靈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說本小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母親的遺物拿到手,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人算計了!這下可怎么辦啊?正當唐靈珊不知所措之際,迷彩服男子已然緩緩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請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說著。

  唐靈珊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緩緩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銀首飾,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緩緩放到了地上。

  此時此刻,她心中仍舊抱著一絲僥幸,她希望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盜,并非沖自己身上的東西而來。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靈珊身上背著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呢,快點拿出來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們絕不會傷害你的。

  ”唐靈珊猛地抬起頭來,冷不丁地質問了一句:“是誰派你們來的?”聽到唐靈珊的話,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隨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該不會是嚇傻了吧?什么誰派來的?我們是海盜!海盜懂嗎?”唐靈珊冷哼一聲:“哼!如果你們真的是海盜,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輪,為何不把我們綁架到你們的地盤,然后向我們的家屬索要巨額酬金?費這么大的力氣,并且殺了人,卻只是索要一些錢財和首飾,簡直太不可學了吧?”迷彩服男子臉色突然一變,陰惻惻地說道:“唐小姐,就算你識破了這個局又如何?我們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只要你乖乖將包里面的東西交出來,我保證不為難你,否則的話……”“你這個混蛋!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唐靈珊一邊質問,一邊暗中思考著對策。

  把母親的遺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對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輪,自己又該如何逃走呢?正當唐靈珊束手無策之際,突然一陣“吸溜”聲,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靈珊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繼而驚愕得瞪大了雙眼!原來,歐陽羽仍舊自顧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著盤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唐靈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詫異,心說這個臭小子怎么會如此淡定?嗯……只有兩個可能,要么他是個神經病,要么他和這些海盜是一伙的!“我們是誰派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逃不掉了,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緩緩朝唐靈珊逼近。

  唐靈珊緊緊護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厲聲喝道:“這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你們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們殺了本小姐!”見唐靈珊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猶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們開始行動之前,雇主還打來電話,特地叮囑他們,只要拿到唐靈珊手上的東西即可,萬萬不可傷她一根毫毛!迷彩服男子對此大為不解,心說既然要搶人家的東西,索性直接連人一起殺了,豈不是永絕后患?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雖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話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錢,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靈珊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終他還是打定了主意,將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繼而一邊擼胳膊挽袖子,一邊緩緩湊近唐靈珊,企圖搶奪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萬萬沒有料到,自己這么一個不經意間的舉動,已然引起了另一個人的注意。

  那個人,自然便是歐陽羽……起初歐陽羽根本沒有把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舊自顧自地大快朵頤。

  一來,他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根本不用擔心被搶。

  二來,他覺得憑自己的本事,收拾幾個海盜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當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歐陽羽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赫然發現,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個清晰的豹子頭紋身。

  不會吧?這些家伙難道是“獵豹”的人?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扮成海盜的模樣?難道……想到這里,歐陽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瑪!原本以為不過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盜劫持游輪事件,萬萬沒想到,這些所謂的海盜,實際上是來自“獵豹”組織的職業供傭兵啊!歐陽羽對于“獵豹”組織再熟悉不過了。

  “獵豹”是一只神秘而強大的雇傭兵組織,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與其相提并論的,就是歐陽羽曾經效力的“海鷹”組織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輪上,竟然驚現“獵豹”的人,這實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想著想著,歐陽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靈珊的身上。

  他發現,唐靈珊自始至終,雙手都緊緊攥著身上的挎包。

  從他們剛才的談話來看,這次“獵豹”的獵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東西了。

  “獵豹”的人如此大費周章,喬裝改扮成尋常的海盜,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東西,這說明什么?說明挎包里的東西,無論對于女孩,還是對于這伙人的雇主,都極為重要!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東西?正當歐陽羽好奇之際,迷彩服男子又開口了:“唐小姐,我們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東西,絕不會傷害你,希望你能夠配合一下。

  ”唐靈珊雙手緊緊護住挎包,一邊后退一邊目光堅定地說道:“本小姐已經說過了,這里面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絕不能交給你們!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話,本小姐就跳海自盡,即便玉石俱焚,也好過落入你們之手!”見唐靈珊如此固執,迷彩服男子終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說罷,迷彩服男子張開大手,就要強奪唐靈珊的挎包!見狀,唐靈珊反而鎮定下來。

  雖然唐靈珊看上去只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但千萬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靈珊從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訓練,雖不敢說有多厲害,但對付一般人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她也很清楚,憑自己的花拳繡腿,肯定打不過面前這個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經無路可逃,唯有拼盡全力放手一搏了!看到唐靈珊擺出一個跆拳道的架勢,歐陽羽頓時大跌眼鏡,心說這小丫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獵豹”的人動手?都說女人胸大無腦,這小丫頭……嗯,的確挺大的。

  此時此刻,歐陽羽心中萬分糾結。

  尼瑪!不管怎么說老子也是個堂堂七尺男兒,豈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女孩子被欺負?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脫離了“海鷹”組織,打算回到家鄉過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話,勢必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獵豹”組織的注意!這樣一來,老子想要過普通人生活的愿望,豈不是徹底泡湯了?唉……算了算了,這小丫頭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東西對她極為重要。

  就當是學雷鋒做好事,幫她一次吧。

  想到這里,歐陽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欺負一個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見歐陽羽突然站了出來,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僅是他,就連唐靈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說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來了?從他剛才那副吃相來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之人啊?迷彩服男子根本沒有把歐陽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揮,試圖將歐陽羽推開。

  然而,當他的手觸碰到歐陽羽的身體,卻是頓時大驚失色!因為他發現,無論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氣,歐陽羽仍舊巍然不動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墻一般!迷彩服男子瞬間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謹慎地問道。

  歐陽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誰并不重要,如果你識相的話,就帶著人乖乖離開,否則的話,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迷彩服男子雖然心中有所忌憚,但卻并沒有帶人離開的意思。

  這也難怪,畢竟他是“獵豹”的人,是身經百戰的雇傭兵!倘若就這么灰溜溜帶著人離開,無法對雇主交代事小,損害“獵豹”的名聲事大啊!想到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聲,攥緊拳頭朝歐陽羽打了過去!“哼!自不量力!”歐陽羽身子微微一側,輕而易舉地躲過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繼而順勢一記下勾拳,準確地擊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下巴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擊的人都知道,拳擊之中最厲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擺拳,而是下勾拳!一旦擊中下巴,輕則脫臼,重則粉碎性骨折!迷彩服男子慘叫一聲,捂著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紛紛調轉槍口,對準歐陽羽!說時遲那時快,就見歐陽羽迅速從餐桌上抄起了什么東西,繼而手腕迅速地抖動了幾下!只聽得“嗖嗖嗖”幾聲,幾道凌厲的寒光,迅速朝那幾個持槍男子射去!幾個持槍男子的動作愕然而止,隨即嗚呼幾聲,紛紛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們湊上前去,發現他們每個人眉心的位置,都插著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如同很多電影或者電視劇當中的情節一樣,麻煩解決之后,游輪上的安保隊員終于趕來了。

  看到餐廳內的情形,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但他們還是很快行動起來,收拾殘局,安撫眾人的情緒。

  事已至此,唐靈珊這才長出一口氣。

  呼……真是有驚無險啊!不管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來頭,母親的遺物總算保住了。

  說起來,還真要好好感謝那個臭小子出手相救呢!咦?那個臭小子呢?怎么不見了?原來,就在唐靈珊愣神之際,歐陽羽已然悄悄離開了餐廳。

  然而唐靈珊并沒有沮喪,因為她很清楚,憑借唐家在華夏國的地位,要想找到某個人,或者查清某個人的背景,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著,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https://twhgodkb.weebly.com/150480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524532.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190298.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810952.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734714.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2503936.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12693.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995593.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414869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051049.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a7jEc/3kSI0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