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婆婆斷定吸煙不是好女人 要求我們離婚

	婆婆斷定吸煙不是好女人 要求我們離婚

只見本身就不弱的靈 琴清成功逆襲,趴在 楚雪湘身上,四處亂摸一通,只求讓楚雪湘告饒。

  “雪湘,服輸了有沒有?快向本姑娘求饒!”靈琴清得意地道。

  “哼!”本在喘氣的楚雪湘一聽這話,立即堅強了起來,不服道:“我什么時候向你服過輸,有本事你再狠一點。

  ”靈琴清見楚雪湘毫不服輸,伸手去扯她的睡裙。

  睡裙本來就薄,靈琴清又是玩得興起,根本沒注意力度,只聽“撕拉”一聲,睡裙被扯脫了下!頓然,楚雪湘只剩白色小褲褲遮羞的嬌軀驟然暴露 在我的視線里,讓爬在窗口的我的心也跟著抖了幾下,差點摔了下去。

  任我想像力再豐富,也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美景,更沒想到楚雪湘的身材這么地美!只看的兩眼發直,口舌發干。

  雖然心里很鄙視自己的偷窺行徑,但是在男人本能的驅使下,還是睜大眼睛觀賞著,一刻也不愿意放過。

  “你壞透啦!”楚雪湘被扯掉了睡衣,氣急地大叫一聲,伸手也抓著靈琴清的睡衣用力一扯!隨著一聲脆響,靈琴清的睡衣應聲落下。

  雖然我有兩次見過靈琴清的 身體,但是當時情況特殊,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觀賞,卻是又有一番令人怦然心動的風味。

  “你——”靈琴清愣了一下。

  楚雪湘哈哈大笑,從床上跳起來,叉著腰站著,得意洋洋地對著一臉愕然的靈琴清 說道:“琴清,不錯嘛!現在咱倆誰也不欠誰的,都可以坦誠相待了!”我不由地一陣口干舌躁,只想找個水井來解解渴。

  “哼,我還有大招!”靈琴清反應過來,麻溜地爬了起來,將正在得意的楚雪湘一下撲倒在床上。

  “怎么樣?還是我厲害吧?快求饒吧!”靈琴清壓著楚雪湘說道。

  楚雪湘哼道:“鹿死誰手,還未見分曉!看我的!”她們又扭在一起,。

  靈琴清與楚雪湘,笑罵陣陣,不時發出幾聲伴著笑聲的輕吟,真是誘惑萬千,只看得我兩耳發熱,心潮澎湃。

  這兩只妖精!真讓人受不了!突然,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楚雪湘忽然捧起靈琴清的臉,不由分說,吻了下去。

  “呀!”靈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 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完美暗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 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這……不太好吧?”靈琴清有些不敢下手。

  “這有什么,趕緊把他的褲子給扒下來,然后拍照,把照片散布出去,讓村里人都知道他的尺寸是多么的短,廢除他的開光師之職,以后我嫁人了,就不用給他破身了!”楚雪湘說道。

  我心中一驚,沒想楚雪湘居然如此之毒,居然要公布我的果照,想讓我做不了開光師!我火了,想推開被子站起來,可是楚雪湘坐在我頭上,我根本就翻不了身。

  “哦……好……好的!”而這時靈琴清竟然答應了楚雪湘,開始扒我的褲子了。

  我雙腿不停地亂蹬,可還是無濟于事,我的褲子,包括內-褲,全都被靈琴清給扒了下來。

  我心中一陣悲哀,這個我曾經救過靈琴清,可她還是忘恩負義,幫助楚雨湘來害我!“趕緊拿手機給他拍照!”楚雪湘又說道。

  “哦。

  ”靈琴清應了一聲,估計是去拿手機了。

  這時,青水仙對我說道:“真是窩囊廢,被女人欺負到這地步,都不敢反抗,人家都騎到你頭上來了,你難道不覺得很恥辱?你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雄起反擊,掀翻她們,干倒她們!”青水仙的話讓我羞愧得無地自容,她說的對,我不能讓她們再這樣欺負下去了,我要奮起反擊!于是,我使盡了全身的力氣,頭上猛地一用力,然坐在我頭上楚雪湘掀翻!“呀——”楚雪湘尖叫一聲,倒在了床上。

  我飛快地掀開蓋在頭上的被子,準備狠狠教訓她們。

  可是,當我剛掀開被子的時候,楚雪湘又飛快地坐在了我身上。

  這一次她坐的位置是我的小腹之下,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屁股下的光滑與彈性。

  她竟然沒穿小內內!這時我看到到床邊上楚雪湘的那條小內內,應該是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她只穿上了睡裙,還沒來得及穿小內內。

  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猶如觸電一般,整個人都懵圈了,都不知道怎么反抗了。

  而靈琴清本來過去拿手機的,見到我剛才突然暴起反抗,馬上又過來和楚雪湘一起把我制服了。

  楚雪湘坐在我的身上,又對著我的頭一陣猛打。

  “你們夠了!”我叫道,“再打我就還手了!”“不教訓教訓你,你不知道你表姐我的厲害!”楚雪湘繼續對我猛烈攻擊,“敢偷看我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他這是翻天了!”靈琴清手下也沒閑著,瞅著我沒防備的地方一陣猛踢。

  “我要發火了!”這倆姑娘越打越起勁,力氣也越來越大,打得我全身疼痛不已。

  “你發火?我比你還火!”“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琴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琴清,幫我抓住他的手!”靈琴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靈琴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的兄弟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4日電月光昏暗,客廳內雖然沒有開燈,但他還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廳的布局。

  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來過,更加可以確定 許靜的臥室在什么地方。

  tM4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穿過客廳, 老王很快來到了臥室門口,臥室房門并沒有上鎖,而是虛掩著。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興奮異常,慢慢將房門推開,接著昏暗的小夜燈,他看到許靜正躺在床上 熟睡,在床邊還放著一張嬰兒床,許靜的孩子正在嬰兒床里面熟睡。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知道今晚這個機會自己絕對不能錯過,他躡手躡腳來到了房間里面,站在床位看著只穿著一件薄紗睡衣的許靜貪婪的舔著嘴唇。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靜睡衣下面穿著一條黑色內褲,因為晚上睡覺,所以她的身上并沒有佩戴胸罩,而是光著膀子,兩只碩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昨天不但摸過而且還吃過,可是此刻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讓老王格外興奮,他的毛蟲早就已經蘇醒變得堅硬如鐵,正擠壓在褲子里面讓老王非常難受。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他扭動了一下身體,直接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下來,最后這才把褲子連同內褲一并脫下。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胯部武器高高翹起,都快要觸碰到了肚皮,隨著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慢慢來到熟睡的許靜身邊,老王貪婪的盯著這具美酮看了很長時間,最終將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許靜的腳踝 部位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靜已經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顧小孩,早就疲憊不堪,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有人正在觸摸著自己的身體。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一邊輕撫一邊瞄著許靜的內褲,他將熊腰朝許靜的后臀慢慢頂了過去,當頂端觸碰到薄紗睡衣的時候,老王發出了一聲舒爽的呻吟聲。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粗糙的手掌順著許靜的小腿慢慢向上滑過,觸摸著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內褲包裹的神秘部位試探了過去。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靜沒有察覺,不知是不是做夢,她扭動了一下身子,這一幕嚇得老王穩住了自己的動作,他屏息盯著許靜,生怕她會突然蘇醒過來。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在許靜沒有醒過來,而是將雙腿分開,這樣可以讓老王的手掌全部覆蓋在神秘部位上。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心跳加速,當指尖觸碰到內褲的時候,許靜敏感的身體突然劇烈一顫,從鼻孔發出了一縷舒爽的呻吟聲。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靜長時間一個人照顧孩子,體力早就已經被抽離干凈。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本以為老公回來會好好將她那具饑渴難耐的身體好好滋潤一番,可是 丈夫卻在房間內發現了老王存在的跡象,和許靜爭吵了一番。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靜心里面極其崩潰,她因為身體的關系,雖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關鍵的時刻,并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卻被丈夫如此誤解,更加讓她無法承受。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老公離開之后,許靜也陷入了身心疲憊之中。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許靜的悲傷,他早就已經想要得到許靜的身體。

  剛才在按摩推油的時候,他就想立刻進入 女神的身體之中。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是因為想要將女神的欲望全都激發出來,老王前戲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準備進入身體的時候,卻遭到了許靜的阻攔。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現在許靜依舊睡著,老王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用手輕輕撫摸著許靜那條毛茸茸的花蕊,一滴滴晶瑩剔透的粘液在老王的觸碰下紛紛從桃花源深處分泌了出來。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許靜已經睡著,但是卻依舊感覺到了這種長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著自己的身體。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伴隨著老王的輕輕撫摸,睡熟中的許靜嬌喘連連。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王用粗糙的手指在光滑濕潤的花蕊上輕輕的研磨,隨著濕潤的黏滑液體一波波分泌出來之后,老王慢慢彎腰,將腦袋探入許靜的雙腿之間,伸出了那條肥厚的舌頭,慢慢朝濕噠噠的花蕊上探了過去。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舌尖抵在花蕊上的時候,許靜的嬌軀好像觸電一樣顫抖了起來。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的身體太過疲憊,可是這一陣陣的快感卻讓再次嘗試到了異性的愛撫。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夢境中,許靜夢到丈夫又重新回到了自己身邊,一邊輕輕愛撫著自己嬌柔的身體,一邊說著一些向自己道歉的話語。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直都想要得到丈夫滋潤的許靜在夢中也原諒了丈夫,二人情到深處,便開始糾纏在了一起。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tM4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ttps://twkfujas.weebly.com/8825807.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861538.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545746.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3828105.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9190529.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56651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174280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232377.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584729.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4831260.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wpV7/8KvB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