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愛之谷

攻懲罰受使用冰塊/跪在地上等主人打調教/交換第一次

攻懲罰受使用冰塊/跪在地上等主人打調教/交換第一次

就在那時,這群被奉承至極的女性在第一天看到了比 羅浮生下的屁股還大的 東西

   在加之陳二狗時不時的在村莊里嚷嚷,也就讓更多的姑娘知道了,羅浮生長了一件驢家伙兒。

   有時候,一些不相信,不滿足的 女人開始和羅浮生聯系,說一些讓羅浮生臉紅的話,只是為了看看一個羅浮生能走多高。

   當然,羅浮生今年只有20歲,雖然已經長大了,那東西還能用,但誰也沒有先給羅浮生帶走,大家都知道,沒事就偷偷把人沒事,怎么養個野貓不吃魚呢?但如果是羅浮生,就要等到有人戳到脊椎。

   嫂子,你真美。

  羅浮生一只手攥住葫蘆瓢,一只手在安 蓁蓁身上不斷的探索。

   本身已經是燃到爆,被羅浮生這么一攪和,更像是火上澆油一樣,整個人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饑渴!安蓁蓁覺得這個詞語已經不能熊人現在的自己了。

  這一刻起,安蓁蓁的思想和意識,已經最起碼的理智已經被浴火給占據了,狠狠的按住羅浮生的腦袋,手指也已經攥住了羅浮生的頭發,浮生,想了…… 十里八村人得 男人眼中,安蓁蓁就是那種貞潔到不能再貞潔的女人,可現在的安蓁蓁卻變成了十足的蕩婦。

   把安蓁蓁放在身下,雙手和嘴巴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尤其是安蓁蓁的配合更讓羅浮生不能自己。

   守在安蓁蓁那地方連續探索了好一會兒,也沒能突破那道防線。

   羅浮生很著急,同樣的,安蓁蓁也很著急。

   浮生,抱緊嫂子…… 被羅浮生手口并用之下,安蓁蓁就感覺自己那地方簡直到了爆發的邊緣,接二連三的小高峰瘋狂的席卷,這就是自己用手指解決的時候,完全沒有的感覺,這可不是左手、右手那么簡單了。

   浮……浮生……安蓁蓁有些著急,可偏偏就是羅浮生找不到入口,浮生,你不會是沒玩過把? 嗯。

  羅浮生有些羞澀的點點頭,嫂子,我找不準門…… 沒關系,嫂子教你……讓嫂子先看看……安蓁蓁一直胳膊摟著羅浮生,另一只手已經攥住了羅浮生那東西。

   鼓搗了好一陣子,可羅浮生那東西著實有點大,當一聲怒吼發出聲之后,羅浮生就準備開始大面積的進攻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陣音樂聲響了起來:是誰在唱歌,溫暖了寂寞。

  白云悠悠藍天依舊淚水在飄迫,在那一片蒼茫中一個人生活,看見遠方天國那璀璨的焰火…… 一陣音樂聲,嚇得嫂子和小叔子兩個人渾身一機靈,羅浮生的眼睛下意識的看向音樂響起來的地方,那是姐姐羅素素新給他換的智能電話,據說這部電話足足有六千多。

   浮生,這么晚來電話準沒好事……安蓁蓁的手摟住羅浮生,嬌滴滴的在羅浮生的耳邊呢喃,別管它,來搞嫂子…… 羅浮生重重的點點頭,腰身一挺就準備干活,誰知道電話又一次響了,羅浮生怒不可解的從安蓁蓁身上離開,拿起電話就要扔出去。

   可偏偏來電顯示上的名字讓羅浮生一下冷靜下來,那根東西也一瞬間變成了蔫茄子。

   怎么了?安蓁蓁沒想到羅浮生會冷靜的這么快,她可是時刻等待羅浮生那玩意兒狠狠的弄她呢,下意識的做起來,看了看羅浮生手中的電話,安蓁蓁發出一聲尖叫之后,默不作聲了。

   喂,姐……羅浮生接起電話和那頭人聊了起來,也不知道聊的什么,安蓁蓁只知道羅浮生嗯嗯啊啊幾句后這才掛掉電話。

   嫂子,姐姐說這兩天準備回來。

  把電話放在一旁,羅浮生躺在安蓁蓁身邊,手也很規矩的沒去碰安蓁蓁。

   那我回去了。

  安蓁蓁心里有些失落,有些戀戀不舍的看了一眼羅浮生兩腿間的東西,這才重新裹上毯子。

   嫂子……羅浮生很想說,嫂子你別走,可話到嘴邊卻實在是說不出來。

   我回去睡了。

  安蓁蓁的眼睛里閃爍過一點失落,這才一步一回頭的離開羅浮生的房間。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羅浮生現在很恨自己為什么要有電話,和嫂子已經進行到那么深層的一步了,已經進去一半了,這個時候來什么電話?你是鎮長你就牛逼嗎?不知道我羅浮生現在很忙很忙嗎?不知道老羅家現在還無后嗎?給老羅家制造后代的時候,你打什么電話? 看了看軟趴趴的蟲子,上面粘粘的,似乎沾了嫂子的那啥還沒有干涸,輕輕的把手指放在鼻息一聞,還有一股女人獨有的淡淡的香味。

   沒用的東西……羅浮生狠狠的拍了拍小浮生,也不知道是說自己沒用還是說小浮生沒用。

   安蓁蓁回到房間,直接躺在炕上,用毯子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手還下意識的夾在兩腿之間,雖然人已經被大姑姐一個電話弄清醒了,在心里暗暗罵了自己幾句不爭氣…… 蓮花鄉水田和旱田各半,因為鄉里人口少面積大,每家每個人都能分到七畝多地,再加上臨近蓮花河,所以家家都會種上一晌地的水稻,賣一部分留一部分,剩下的稻米磨成米足夠一年吃用了。

   因為羅浮生的姐姐是鎮領導,所以鄉長在分地的時候,給羅家分去的都是水田,還是鄉里的一等地,那個年代大米很值錢,羅浮生家每年也有幾萬塊的收入。

   早晨嫂子熬了粥,還住了兩個雞蛋,吃飯的時候嫂子一直悶著頭不說話,臉還紅透了一大半,羅浮生知道,嫂子是害羞了,大半夜的去和小叔子玩玩,想想都覺得臉紅。

   浮生……喝了幾口粥,安蓁蓁抬起頭,十分不好意思也不自然的看著羅浮生,吃完飯去地里看看,田里需要灌水了…… 嗯。

  羅浮生點點頭,嫂子,給我二百塊錢,我去買桶柴油,田里的抽水機好幾天了沒加油了。

   好。

  安蓁蓁站起身回到房間,拿出錢遞給羅浮生。

   怎么這么多?羅浮生只想用二百買柴油,沒想到嫂子會(完美暗戀)給拿這么多。

   在買套行頭,順便買幾條……說到這安蓁蓁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壓低了聲音,十分羞澀的說,在買幾條內內,你那些都臟成什么樣了…… 說吧,安蓁蓁一甩長長的秀發,低著頭紅著臉就逃離了飯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臟?羅浮生很不理解,一直以來羅浮生的衣物都是嫂子給洗的,歷來嫂子都沒說臟,今天怎么說臟了呢?吃了一口雞蛋,羅浮生突然之間明白嫂子說的臟指的是什么了,似乎每次看畫報,每次想象嫂子嬌美的時候,那些子子孫孫似乎都留在了衣物上。

   但是,最重要的是但是,嫂子說臟,絕對不是嫌棄羅浮生臟,這是赤果果的暗示啊,絕對是暗示,這是嫂子在暗示自己,以后別自己動手了,有需要的話可以找嫂子。

   越想越覺得對勁,嫂子絕對就是這個意思,是在暗示自己,隨時可以爬上嫂子的床。

  羅浮生覺得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充滿陽光的,如果能擁有嫂子,甚至是和嫂子搞點咻咻咻的事情,更是好到不能在好的事情了。

   鄉里幾乎家家都養牛,在農村,馬和驢不值錢,牛絕對是硬通貨,不管是水田還是旱田,收割的秸稈都能用來喂牛,而且還長得十分肥大,整個鎮里乃至縣里,蓮花鄉 的牛都出名,每當到了冬季,來收牛的販子都會把目光對準蓮花鄉,哪怕是高價收購,也要買到蓮花鄉的牛。

   蓮花鄉幾乎家家都養牛,卻很少有人養 母牛,整個鄉里面,就只有羅浮生家養了兩頭母牛。

   就在羅浮生得意洋洋的,幻想著今天晚上要怎么鉆進嫂子的被窩,好好的和嫂子搞點事情的時候,卻發現門口傳來 趙飛燕的聲音。

   羅浮生,你個二貨,你家的母牛都跑了……趙飛燕很惱火,昨天晚上在小樹林被陳二狗弄得不疼不癢的,一點沒過癮,好不容易羅浮生出現了,卻被一個旱天雷給嚇跑了,趙飛燕是打心眼里鄙視羅家的狗犢子,甚至是詛咒那狗犢子楊偉、早謝、不舉…… 就在趙飛燕劃圈圈詛咒羅浮生的時候,卻發現自家的公牛也跑出去兩頭,找了一大圈,才在自家的田地里找到那兩頭公牛。

   飛燕姐?你咋來了?羅浮生看到趙飛燕,立刻想起她白花花的一點都沒有下垂,相反卻異常大的葫蘆瓢,羅浮生的眼睛也不懷好意的看過去。

   今天,趙飛燕喘了一件白色的襯衫,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襯衫似乎有點小撐得緊緊的,就像是要沖破襯衫的包裹一樣,一雙筆直的腿,看的羅浮生直流口水,心里更是暗暗的琢磨:都說趙飛燕在上大學的時候幾乎被全學校的男生玩過,怎么身材還保持的這么好?雖然大,卻一點都不垂…… 羅浮生,你沒睡好覺嗎?看著羅浮生頂著黑眼圈,趙飛燕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間,趙飛燕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問羅浮生,昨晚上和我沒干成,不會跑回來和你嫂子搞那事了吧? 趙飛燕說的煞有其事的樣子,似笑非笑的頂著羅浮生,還時不時的往羅浮生的褲襠上瞄幾眼。

   羅浮生多少有些發虛,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飛燕姐,那可是我嫂子…… 說完,羅浮生仗著膽子反守為攻,趙飛燕叫了一聲之后,臉色紅潤,,來啊,來搞我啊…… 一邊說,趙飛燕整個人晃了晃,那兩團劇烈的顫抖了一番,一陣陣女人獨有的香味也蔓延開來,羅浮生哪見過這陣仗,正要開口躲閃,卻發現趙飛燕已經深手抓住了羅浮生的玩意兒,你說你咋長這么大的東西,昨天晚上回家一晚上沒休息,就在想你的小東西……你個沒膽的混蛋,一個雷就把你嚇跑了…… 羅浮生被搞了幾下,那玩意一下子就漲了起來,他真心發現,趙飛燕實在是太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就開始搞他一個良家婦男了。

   鄉里面惦記你的娘們兒多得很,要不是礙于你姐是副鎮長,早都把你的童子雞給吃了。

  說完,趙飛燕連連不舍的松開那玩意兒,還不去和我把牛都拉回來? 哦,哦。

  羅浮生連連應和著,伸手捋了捋,把那硬邦邦的東西塞進了褲腿這才算完事。

   此時此刻的羅浮生,柴油暫時是不能買了,還要跟著趙飛燕去找牛。

   飛燕姐,你大學什么專業的?羅浮生很不理解,趙飛燕一個大學生居然還懂得養牲口,而且趙家的牲口從來就不得病。

   畜牧專業的。

  趙飛燕笑了笑,我爹說,女孩子家家上大學就是去學本事去了,什么專業都沒畜牧專業的靠譜……所以,現在我家的養牛場就變成我打理了。

   畜牧專業的?羅浮生嘖嘖發生,還針針對了專業口,畜牧業的配起種來還真不含糊,居然一個人睡變了大學里所有的男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跡。

  一個被玩的爛大街的女人,是要頂著多大的壓力,才能玩遍全校的男生? 你是不是在想那個傳言?趙飛燕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問羅浮生。

   羅浮生沒回答,可答案顯而易見的,羅浮生就是在想那件事。

   你們是不是都覺得,我被那么多人睡過,就是一個爛大街的破鞋?趙飛燕依舊沒回頭,語氣也有些消沉。

   這……羅浮生撓撓頭,想了一會兒這才說,別人或許認為你那么多男人搞過,是一只臭大街的破鞋,可我不那么想。

   什么?趙飛燕挺住腳步,轉過身眼睛直直的看著羅浮生。

   我的意思是說,我沒覺得你是一只破鞋,我倒是覺得那些男的才是破鞋。

  說到這,羅浮生笑了,飛燕姐,誰說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玩的?女人也可以玩男人的,那么多男人和你搞過,我很難想象他們是多厚的臉皮出現在學校的,大家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如果一嘮嗑都是你干了?我干了!我也干了……那你覺得還是男人在玩你嗎?你這屬于睡免費的鴨子,多劃算! 咯咯咯……趙飛燕笑了,伸手又在羅浮生身上撫了一把,你的見解還真獨到。

   趙飛燕搞的羅浮生有些難耐,還好趙飛燕見好就收,抹了一把之后在沒把手伸進去,其實我是有病了…… 有病?羅浮生聽說睡男人還是因為有病才去睡的,這理由……真心很奇葩。

   我是一名、性、成、癮、患者。

   啥?羅浮生覺得自己好像是聽錯了,性、成、癮、患者?這是什么病? 上高中的時候,我還覺得自己用手指解決不是病,因為宿舍里的女生在想的時候,都會用手指去解決,我們宿舍里,還有人買了器械。

  一直到了大學開始,我發現我對男人有強烈的看望,看到帥一點的男人都會去幻想,騎在他們身上縱橫馳騁的樣子。

  大一剛入學不到半個月,我有了第一個男朋友,那時候我的需求量就很大,一晚上都要三四次以上,就連早晨起來都不會放棄啪啪的機會。

   說到這,趙飛燕微微有些哽咽,眼睛里也已經泛起了淚花,我問過同齡的女孩,他們也和我一樣,一晚上都三四次的樣子,因為大部分女生都覺得,男人就是時間越長越好,次數越多越好。

  后來我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我的室友們都是幾天才和男朋友在一起一次,一晚上最多也就三兩次,可我不行,我幾乎每天晚上都需要,大一上學期,我除了來例假的時候是在宿舍的,其余的時間都會泡在賓館,騎在男朋友的身上…… 羅浮生就在那靜靜的聽著,他知道,或許他才是趙飛燕的第一位傾聽者,或許趙飛燕這是趙飛燕一直堵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

   大學生都沒什么錢,去掉吃喝邋遢的,根本沒那么多錢去住賓館。

  我的男朋友已經很努力的和我在一起一學期之后,選擇和我分手了……趙飛燕有些自嘲的干笑幾聲,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滿足不了我。

  從一百三十斤直接瘦到了不足一百斤。

  分手的原因就是因為我的需求量太大了。

  分手那些天,我一直靠手指慰藉自己,甚至還買了器械,可那些都不行,我喜歡男人的味道。

  于是,我交了第二個男朋友,這時我的需求更大了,幾乎是無時無刻都想要,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我受不了沒有男人的日子,我男朋友那方面不行,他就開始吃藥,曾經從晚上天剛黑的時候,一直能搞到天亮,最后他也因為我的需求量太大選擇和我分手。

  可他不是個東西,他和她認識的人都說我怎么樣怎么樣……為了驗證這件事,不斷的又男生找我,因為我有病,對男性沒抵抗力,就這樣,我幾乎睡遍了全校所有的男同學,甚至是連一些發浪的男教師也沒放過……無一例外的,他們都被我的需求給折服了,大四的那年,全校的男同胞看到我都繞著走……他們怕了,他們全部對一個女人低下了頭…… 后來這件事被我爸爸知道了,帶著我四處求醫,這才知道我居然是病態……趙飛燕苦笑連連,現在你知道了吧?為什么我睡鄉里的那些光棍我爸都當做沒看見了吧? 我很佩服你,飛燕姐。

  羅浮生由衷的佩服趙飛燕。

   佩服我什么?趙飛燕的眼角滴落了兩行晶瑩的淚水,我永遠忘不了那些學生和老師躲避我而不及的眼神,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個變態,我曾經自殺過,可我命大最后活下來了,后來我父親來了學校帶著我去檢查,從精神科到心理科幾乎走遍了縣里市里所有的醫院,最后才確定了病癥,我是一個重度的性、成、癮、患者。

  雖然我是病人,可我沒男人不行,我這樣的快被玩、爛的女人,也值得你佩服嗎?你佩服我什么? 佩服你的原則。

  羅浮生輕輕聳聳肩,最起碼,你沒去破壞別人的家庭,最起碼沒去睡有婦之夫。

  這點就值得佩服,也值得尊敬。

   你和我遇到的別的男人都不一樣。

  趙飛燕的眼睛里閃爍過一點狡黠,你這樣我真的就不好意思嚯嚯你了…… 嘴上雖然這么說,可趙飛燕的手還是不斷的撩撥著羅浮生的褲襠,羅浮生狠狠的吞了幾口口水,這才躲避著趙飛燕,找牛去了。

  他怕了,他怕自己不小心直接把趙飛燕按在田間地頭就和趙飛燕搞事情了…… 找牛是一個技術活,因為現在的季節正好是所有動物都發春的季節,自家的兩只大母牛跑了,趙飛燕家的牛場跑了兩頭公牛,這就有點說不清道不明了。

  畢竟,羅家的母牛配種都是要收費的,豈能讓趙家的牛白玩自家的母牛? 再者說了,現在水稻的秧苗已經正緊地里了,玉米的青苗也已經長出來十幾厘米高了,這要是公牛和母牛一起在田地里,搞壞了了別人家的莊稼可就不好了,這可不是賠錢就能解決的事情了。

   現在已經到了畜生叫春的時間了,一件就找羅家的母牛配過種,估計這是惦記上老相好的了,趙家的公牛帶著羅家的母牛私奔了。

   尤其是身邊還跟著一個自稱有病的患者,不斷的搞羅浮生,保不準什么時候,就被趙飛燕給霍霍了小身子,于是,羅浮生一再的決定,還是先找到牛要緊。

   浮生,你家的牛被鄉長家的牛玩了……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指了指不遠處的一片稻田地。

   快走。

  羅浮生拉起趙飛燕的手,就跑向小女孩指引的方向,還不忘對小女孩感謝:謝謝你,二丫,抽空給你買糖吃。

   雖然說是買糖吃,可二丫還真就高興不起來,記憶中,羅浮生欠她的糖塊,已經足足幾十枚了。

   一路小跑,跑到了一片稻田地,也見到了那四頭牛。

  正如二丫所說的,趙家的一頭公牛趴在羅家的母牛后背上,一聳一聳的,尾巴一搖一搖的,不斷的在母牛的身上耕耘。

   啊……趙飛燕本身就有病,平時被說是小視頻了,就連那種帶顏色的小說都不敢看,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犯病,現在看到正在辛苦耕耘的牛,趙飛燕就感覺自己好像又犯病了。

   趙飛燕的眼睛一點點瞄上了羅浮生的東西,一雙手死死的扯著衣角,就像是在做劇烈的思想掙扎一樣,手心里也出現了大量的汗水。

  呼吸急促臉色發紅,一雙眼睛里盡是桃花迷離。

   飛燕姐,還不把你家的公牛拉走?羅浮生的眼睛看到趙飛燕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趙飛燕幾乎要吞掉他的表情,立刻對著趙飛燕吼道,想要把沉迷的趙飛燕叫醒。

   趙飛燕先是一愣,但明顯的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眼睛從羅浮生的身上挪開,咋整啊?我沒見過這陣仗啊…… 哞哞…… 兩聲叫聲想起來,就看見另外的一頭母牛晃動了幾下腦袋,四只蹄子踩在稻田地的田埂邊上,一邊搖晃腦袋,蹭向閑著的公牛。

   我靠,這啥子情況?羅浮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家的母牛居然一點點的挪到趙飛燕家公牛的身前,坐等著被趙家的公牛…… 在看看趙家的公牛,已經挺起巨大的大炮對準了母牛最讓它心動的位置,趙飛燕看的是真真切切,這簡直要了趙飛燕的命,本來趙飛燕就有病,現在面前上演了一出活春宮,怎么讓趙飛燕平靜,趙飛燕整個人都微微顫抖起來,臉色也變得紅潤無比,一副貓發春的架勢。

   羅浮生拉著自家母牛的韁繩,可愣是不能把牛給拉走了,趙飛燕顯然已經犯病了,趁著羅浮生拉牛的功夫,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锏羅浮生拉不動母牛,就抱著羅浮生,幫著羅浮生拉牛。

   見拉不動自家的牛,羅浮生最終也算是放棄了,人家公牛和母牛正在最歡樂的時刻,還是不要打擾了吧。

   我擦,這丫頭怎么蹭我?羅浮生就感覺后面的趙飛燕不斷蹭他,羅浮生不是傻子,看著牛牛們在哪里歡樂,就知道趙飛燕很有可能是犯病了。

   拉著羅浮生拉的死死的,羅浮生放棄趕牛之后,卻發現褲帶被趙飛燕給扯斷了,褲子刷的一下落下來,只留著一個褲衩子。

   趙飛燕狠狠的吞了幾口口水,眼睛死死的頂著羅浮生,恨不得一口把羅浮生給吃了一樣,尤其是在羅浮生轉身的時候,趙飛燕看到褲衩上高高的隆起,更是有上前抓一把的想法。

  一陣清風吹過來,羅浮生聞到了一股清香,那是女人獨有的味道。

   涼颼颼,羅浮生急忙捂住褲衩的鼓起來的部分,驚恐的看著趙飛燕:飛燕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可別干傻事…… 光天化日?趙飛燕伸手拉住羅浮生的褲衩,就要往下拽,我就喜歡這個詞,光天化日……來日…… 飛燕姐,這田埂邊上可別干那事,讓人看見了多不好…… 羅浮生左躲右閃,怎奈趙飛燕的手勁兒實在是太大了,拉扯了幾下之后,手也已經伸進了羅浮生褲子里,一把攥住已經逐漸發硬的小浮生,羅浮生,今兒你要是不要,我就出去說你要強我…… 強個屁……羅浮生急了,牲口不管了,都進別人家水田了,禍害了水田要賠錢的…… 我不管,我現在就犯病了,你的和我辦事,不辦事我就出去說你要對我用強……趙飛燕現在十分難耐,哪里還會管公牛母牛那點破事。

   此時的四頭牛已經辦完了該辦的事情,齊驅并駕的朝著水田里面走了過去,現在的水稻已經長出來一尺多高了,這要是讓四只出聲給禍害了鐵定沒收成,還得賠錢。

   羅浮生拎起掉在地上的褲子,飛燕姐,我曰你還不行嗎?咱把牛先整回去,你想怎么日都行。

     閱讀提示:深夜11點多,我帶著滿身的疲憊和酒氣回了家, 老公氣得和我大吵起來。

  話趕話沒好話,老公罵了我一句“沒有良家女人的賢德,真是賤,成天在外鬼混。

  ”這么難聽的話,我當然不接受,氣得我給了他一巴掌。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采訪人:小雅  傾訴者: 夢冉(化名) 女  已婚身份讓我失去了 工作晉升的機會  大學畢業后,工作剛一穩定,我就和老公結了婚。

  那時想的挺簡單,婚姻大事完成了,可以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但,婚后在職場競爭中還是遇到了不公平的對待,先說說我在第一家 公司的窩心事。

    大三實習階段,我就在這家藥品公司打工,畢業后順利應聘到了這里。

  我從醫藥代表做起,一直熬到銷售部門的副主管,付出了我全部的精力和心血。

  也趕巧,結婚時間不長,公司決定在四川設立分店,要選拔一名有經驗的員工,除了待遇豐厚之外,一年后回到公司,可以直接上任部門經理。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 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非常有信心得到去四川的名額,我工作經驗豐富,而且有穩定的客戶源。

  沒想到一番競爭后,我卻落選了,原因是我已結婚。

  被選上的竟然是剛來公司不到一年的新員工,這令我非常驚訝氣憤,無論才干和資歷,我都應該是優勝者。

    帶著種種不滿去找總經理,他的解釋很簡單。

  首先我是有家的女人,獨自遠赴四川,有諸多不便;再者我肯定馬上要有孩子,連帶的特殊假期會影響我安心工作。

  最后,他意味深長地反問我:“你也知道,設立新的銷售點,商務應酬免不了,你還能像單身時那樣毫無顧忌嗎?”“我還沒有要小孩的打算,怎么就不能投入新的工作?”“去四川的員工,公司已定好,也不便再更改。

  ”對方板上釘釘的語氣,令我無法辯解。

    本應該屬于我的機遇,卻因婚姻而泡湯,我將所有的怒氣全撒在那位新員工身上,看見她就討厭。

  惡劣失控的情緒也影響到工作,被上司批評數次后,我毅然選擇了辭職。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固執地認為是婚姻阻礙了工作的發展,所以,再次求職時,決定將已婚的身份隱匿起來,結婚是私事,沒必要讓天下人都知道。

  我很快找到新的工作,填簡歷時在婚否一欄中我填寫的是“未婚”。

    起初,還擔心這是欺騙,但想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頓時釋然,就算欺騙也是被職場“潛規則”逼的。

  重新上班前,我刻意脫掉手上的結婚戒指,并叮囑老公,不要去我的新公司。

  老公聽到“隱婚”的荒唐理由,感覺不可思議,結婚也能隨意隱瞞?我的私事,說不說全在自己,總之,我不能再一次被婚姻牽絆。

    “偽單身”之后,失去腹中的寶寶  再次工作后,我在單位從不接老公的電話,也不在眾人面前談私人情感。

  加班應酬,耗到多晚,我都和同事們“并肩作戰”,沒有人知道我已婚的身份。

  我把精力都放在業務上,進公司不久,我的銷售業績直線上升,很受上層領導的重視。

  我每天忙于工作,無暇顧及家庭,老公頗有微詞,他埋怨我不像有家的女人。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我也有自己的理由,女人要是沒成功的事業,就體現不出價值。

  倆人經常為此拌嘴。

  而我倆最大的糾結則是要孩子這事。

  我想過幾年要孩子,老公則認為我倆年齡都不小了,尤其是來自婆婆的不停嘮叨,讓我非常矛盾。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今年元旦前夕,我查出已有兩個多月的身孕,當時沒告訴老公和家人。

  我猶豫是否要這個孩子,要吧,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事業又得耽擱下來,不要吧,于心不忍。

  正在我舉棋不定時,意外的事情讓我痛失了孩子。

    元旦那天,公司組織了慶祝派對,原本計劃好要回婆家吃團圓飯,可為了盡顯自己是單身,我違心地告訴老公要去參加宴會。

  老公非常不樂意,忿忿不平地數落我:“都過節了,單身也得有私人時間吧?”我賠著笑臉,告訴他:“中午的聚會很重要,董事長都參加,晚上再陪你回媽那邊。

  ”吃過午飯,同事們提議去酒吧唱歌,我本想拒絕,又找不出合適的理由,只好跟著一起去。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晚上六點多,老公來電話,問我幾點回家。

  我悄悄地對他說:“正在酒吧,不方便離開,明天一定陪你回家。

  ”“誰沒工作啊,有幾個像你這么不顧家的。

  ”聽著老公在電話那端憤恨地抱怨,我還得表現得盈盈笑意,擔心同事們看出端倪。

    深夜11點多,我帶著滿身的疲憊和酒氣回了家,老公氣得和我大吵起來。

  話趕話沒好話,老公罵了我一句“沒有良家女人的賢德,真是賤,成天在外鬼混。

  ”這么難聽的話,我當然不接受,氣得我給了他一巴掌。

    想不到老公也急了,他好像把平時積攢的怨氣全爆發了,狠命地推搡了我一下。

  我一個趔趄沒站穩,整個身子朝后重重地摔下去,頓時感覺下身不對勁,一股熱流很沖地涌出來。

  老公一看有鮮血滲出,嚇壞了,趕緊撥打120,去醫院一檢查是流產。

    住院那幾天,婆婆埋怨老公的粗暴:“夢冉有了孩子你不知道嗎?怎么還敢去推她。

  ”看著老公滿臉的歉疚,我也沒敢多嘴。

  如果家人知道我隱瞞懷孕的事情,指不定要亂成什么樣子。

  失去孩子后,總感覺是自己親手殺了他,痛悔莫及……口述:我(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隱婚”  假如說“隱婚”是為了在工作中得到公平競爭,那么,面對異性的追求,就是虛榮心在作祟,也導致了現如今的難堪。

   恩杰(化名)是分配到我手下的新員工,比我小兩歲,很會做事,嘴上姐長姐短地叫著。

  漸漸地,我發現他對我很有好感。

  遇上節日,他會在我辦公桌上放一束鮮花;外出應酬,他會起身替我擋酒;下班晚了,都要把我送回家。

  恩杰的殷勤,令我既慌亂又甜蜜,害怕已婚的身份暴露,可又很享受“未婚男女”的親昵。

    若即若離的曖昧一旦和工作扯上關系,就難以分清里外了。

  在工作中我非常關照恩杰,將我的一部分客戶介紹給他,恩杰也很懂事,從我這得到實惠后,會加倍將他的情愛表達得淋漓盡致。

  原以為自己可以左右逢源下去,但世界太小,老公偏偏就與恩杰撞在了一起。

    那天,我和老公去逛街,剛走出購物中心大門,正好和迎面而來的恩杰碰個正著,他身邊有個女孩子,一看就知道是他女友。

  當時,我的一只手挽著老公,看見恩杰不動聲色,很詭異的眼神,趕緊從老公的臂彎里抽回手。

  恩杰看看我,再看看老公,臉上帶著一種摸不透的笑意:“夢冉姐,你也逛街?”“嗯!是啊,我來陪他買東西。

  ”結結巴巴地用“他”含糊地介紹了老公。

  我非常難為情,既有被熟人撞破的窘困,更有莫名的醋意,原來,恩杰有女友。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第二天上班,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怨懟,問恩杰:“那個女孩是你女友嗎?”“是啊!”“既然有女友,干嗎對我這么殷勤?”“姐姐,別只顧審問我,那個‘他’是你老公吧?”一聽這話,我耳根子都紅了。

  但,心有不甘,自己好似一個玩偶,豈能由他來擺弄:“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居然會玩‘感情劈腿’。

  ”恩杰并不生氣,仰起頭,眼神放肆地盯著我:“要說‘劈腿’,你也有份,我倆彼此一樣。

  ”此時,我才醒悟,恩杰對我的殷勤曖昧,不過是很有心計地想從我這里挖走更有利的客戶而已。

    “隱婚”的事情被恩杰說了出去,同事們說什么的也有。

  有一天,我去茶水間,無意間聽到兩個員工在議論,“真沒看出來夢冉有家庭,還和恩杰玩婚外情。

  ”想不到,“隱婚”給我帶來如此惡名。

  假如被老公知道,我給他“戴綠帽子”,這婚姻可就徹底完了。

  我惶惶不可終日,實在難以忍受大家無休止的議論,只得再次遞上辭呈報告。

  原以為“隱婚”是私事,沒想到卻將自己推向婚外情的邊緣。

  兩次辭職,我真不知該如何處理好家庭和工作的關系?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專家周振基點評:  夢冉是個職場“隱婚族”。

  所謂“隱婚族”,是指在法律意義上已辦理了結婚手續,但在公共場合隱瞞自己已婚的事實,而以單身身份出現的男女,因此也被稱為“偽單身”。

  如文中主人公夢冉那樣,職場隱婚大多是作為一種職場的生存策略,隱去已婚的身份,意圖換來“自由”的空間、“公平”的機會以及更多職業上的發展。

    嚴格說,是否在社會群體中公示自己的婚姻狀態,完全是個人的自由。

  但“隱婚”者一定是期待在隱婚中獲得自己的利益。

  然而夢冉的“隱婚”并不如預期那般如意,反而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尷尬和麻煩,并因此導致自己難以承受的后果甚至包括孩子流產這樣嚴重的創傷。

  原因何在?若仔細分析夢冉的故事,不難看出其中的端倪。

    首先,比較強烈地感受到夢冉具有一種“自我中心”的、不成熟的個性特征以及非理性的思維方式,經常以自我感覺作為判斷事態發展的依據,并由此引起連鎖反應。

  比如,在職場競爭失敗后所產生的情緒反應,是因過于自我的評價而引起———認定自己“無論才干和資歷,都應該是優勝者”。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當定式被打破后難以從情感上接受現實,不僅將上級的決定認為是在“替我做決定”,還遷怒于不相干之人,一味發泄個人的情緒,以致影響工作并辭職。

  她因為站在“自我中心”的位置上,所以不會找到導致自己“失敗”的真正原因,卻偏激地將所有的工作機會都與婚姻對立起來,陷入了婚姻與工作的非理性思維沖突中。

  同時在“隱婚”的狀態中對丈夫感受的忽視,對婚姻和家庭中自己應承擔責任的忽視,也恰恰說明其“自我中心”的特征,或者說是尚停留在兒童時期的心智特征。

    其次,追求表面上的虛榮心也是夢冉比較明顯的個性特征之一。

  對來自職場肯定的過度需求、對來自異性青睞的盲目享受,雖然以滿足虛榮、追求自身價值的形式表現出來,但其根源卻是對自身在婚姻中價值的不自信,以及對婚姻關系的不信任,更深層的是對他人信任感的缺乏,這也是夢冉會選擇“隱婚”方式的內在心理機制之一。

  口述:我隱婚參加公司派對 老公罵我賤  如此看來,所謂“隱婚”,并不僅僅是一個沖突之下的無奈選擇,更多的是反映了隱婚族人深層的心理缺失。

  事實上“兼得”的選擇,必然不得不同時也承擔了“兼失”的風險:屈從于職場的“潛規則”,意味著最終可能失去職場發展的機會;對婚姻關系不理性的態度,則意味著可能失去婚姻。

    所以,夢冉若不改變現在的思維定式,不填補意識深層的缺失,即便面臨無數次的職場機會,依然會重蹈覆轍。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638314.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9893924.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369817.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136930.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27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892202.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822222.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4832174.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493562.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051049.html
http://www.viagraoiqw.com/4gra/XJ5V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